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优德体育w88百度优德中文88体育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金太太做了个噩梦。

    梦中女人的脸,正是平野夫人。

    不对,应该是......金太太回神,仔细揣摩那个梦。

    梦里女人的脸年轻,狰狞可怖,不是上了年纪的平野夫人,而是她的女儿们。

    应该说,是平野夫人的次女。

    那个叫平野蔷的日本女人。

    金太太梦到她要迫害自己,也是正常的,毕竟她这个人危机意识很强烈,且吃不得亏。

    金千鸿两次栽在那个女人手里,她对金家来说,的确是个威胁。

    金太太沉吟良久,一直无法再入睡。

    报纸没有发表,金千鸿的丑闻并未全城皆知,但是流言蜚语已经传开了,金太太考虑再三,都觉得女儿不能留在太原府。

    金太太打算送金千鸿去日本。

    不成想,金千鸿却闹了起来:娘,我才是受害者,凭什么要我走呀?我不走。

    你是受害者?你再说一次?金太太厉色问。

    金千鸿缩了缩肩膀。

    那三哥呢?金千鸿问,他是不是要陪我一起去?

    他不去,他还有事要做。金太太道。

    金千鸿不甘心:凭什么?

    你要把你三哥也毁了,才心满意足吗?

    金千鸿不敢再顶嘴。

    她心中起了怨怼,觉得母亲疼爱三哥,远胜于她。

    ......你去日本,正好也把蛇肉这个嗜好给戒了。蛇乃大寒之物,吃多了对你没好处。金太太道。

    金千鸿眼泪就滚落了:娘,您太狠心了,我就这么一个喜好,您也要剥夺了吗?

    金太太丝毫不动容。

    她雷厉风行,不经过家中其他人和她丈夫的同意,直接将金千鸿送离了太原府,从天津登船。

    不成想,送到天津的管事急匆匆回来,对金太太道:四小姐跑了。

    金太太猛然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管事仔细道:到了码头,她支开我们,就跑了,我留了人在天津找,自己回来禀告您知晓。

    再找,给我找到!金太太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这孩子被她宠溺过头了,实在太没轻重。

    金太太沉吟了下,去了趟平野四郎的府邸,去找平野夫人了。

    金太太来的时候,顾轻舟正在跟蔡长亭学习日语,平野夫人在旁边景观。

    听闻金太太来了,平野夫人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问蔡长亭:金太太来做什么?兴师问罪吗?

    蔡长亭慢慢放下了书,语气温柔道:阿蔷,你也知晓兴师问罪?你不该和闹成这样的。

    那我就任由金千鸿欺负?顾轻舟斜睨他。

    蔡长亭道:当然不是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蔡长亭眼底闪过一缕狞色。他站起身,对顾轻舟道:今天就这样吧,我有点事。

    是不是去看金太太的来意?顾轻舟问他。

    蔡长亭颔首:我去瞧瞧。

    若是她来找麻烦,让夫人硬气一点。顾轻舟笑道。她这话,多半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她知晓,金太太和平野夫人之间的利益纠葛,不是打几场架就能拆散翻脸的。

    蔡长亭微笑,说了句好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顾轻舟把课本收拾好,然后自己复习了之前的教学。

    她大张旗鼓翻了翻蔡长亭的抽屉。

    蔡长亭的里屋到外屋,都是简单至极的陈设。

    抽屉里也没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顾轻舟却看到了一串风铃——那是平野夫人送给顾轻舟,被高桥荀弄坏了,顾轻舟扔掉的。

    风铃对他们来说,到底有什么意义?顾轻舟拿起来,好奇看了看,蔡长亭放在我能随手找到的地方,也是挺用心的。

    她唇角微翘,有了个讥诮的弧度。

    顾轻舟放好了风铃,没有任何有价值的发现,就离开了蔡长亭的屋子。

    她打电话给叶妩,只得叶妩今天没有出门,她就去看叶妩了。

    暑假在家,叶妩懒成了一团,什么也不愿意做,整日躺着看闲书。

    康暖和其他同学都打电话给我,说了金千鸿的丑闻。听说是金千鸿想要害程渝,反而害了自己。叶妩道,老师,那个程渝不是省油的灯,居然踩着金千鸿扬名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程渝跟金千鸿的恩怨,也不是三两句能消弭的。

    况且,程渝和金千鸿差不多,都是出身富贵,被父母保护得极好,不知世道险恶的人。

    一口气咽不下,就要找金家报复,这才是程大小姐的脾气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程渝的事,告诉了叶妩,然后摸了摸叶妩的头发:像你这样低调的军阀千金,还真是不多见......

    再想到她从小被生母虐待,顾轻舟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叶妩,跟金千鸿和程渝,是有本质上的差别的。

    嚣张跋扈能有几时呢?叶妩道,每个人性格不同。

    顾轻舟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她们俩说着话,顾轻舟提议傍晚的时候出去走走,就听到佣人说,二小姐过来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的后院,是个很庞大的家庭,毕竟叶督军有七位姨太太。

    如今是老二叶姗当家,她每天都很忙,光应付家务就要耗尽一整天的功夫。

    突然听闻姐姐这个时候过来,叶妩微讶。

    结果,她姐姐不是一个人,而是带了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过来。

    阿妩,快看谁来了?叶姗笑盈盈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她不停用巾帕打风,还是走出了一身薄汗。

    叶妩就瞧见了来客。

    不是旁人,是她大姐婆家的小叔子,也是她二姐叶姗的追求者之一王璟。

    王璟是四房的孩子,在宗族里排行第十,太原王氏千年前就是豪门望族,故而王家的孩子身上,都有种书香门第培养出来的矜贵。

    王璟亦然。

    十哥。叶妩含笑,迎接了他们进来。

    跟在王璟身后的,还有一位女郎。

    这女郎身体消瘦,瘦得像单薄的一张纸,却是一张可爱的圆脸。她眼睛大大的,因为太瘦导致肌肤发青,故而她一年四季不离脂粉,把自己涂抹得唇红齿白,更加可爱。

    她是王璟的表妹,从小被王家养大的于阑歌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视线,却落在王璟的脚上。

    她看了好久,导致王璟笑道:这位小姐,我的鞋子怎么了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