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澳门永利国际网络365bet官网客户端下载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王璟离开之后,叶姗也来了。

    走了吧?叶姗问叶妩和顾轻舟。

    吃了饭就走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二姐,你不是跟他说清楚了吗?叶妩问,他怎么又来了?

    我都不止说了一遍,谁知道他是怎么想的。叶姗叹了口气,我都跟四叔说了此事。

    四叔,就是王璟的父亲。

    四叔怎么说?叶妩问。

    还能怎么说?叶姗道,无非是劝劝他。他呢,多半是不听劝的,说也没用。

    叶妩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王璟从小就喜欢叶姗,这点矢志不渝,任何人劝说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可惜叶姗从未青睐过他。

    叶姗是个直爽的性格,从来不拖泥带水,故而一再拒绝他。有段时间,她都是拒绝王璟登门。

    王璟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后来,叶姗的姐姐嫁到了王家,两家重新有了来往,王璟也长大了些,对叶姗不再那么死缠烂打,叶姗也用成年人的目光看待他,故而重新有了来往。

    于阑歌生得可爱,也挺喜欢他的,他为何不爱她呢?叶姗无奈道。

    于阑歌,就是常陪伴王璟左右的那个小表妹。

    看她的年纪,旁人多半会以为她十四五,其实她就是生得稚嫩单薄,真实年纪已经十八了,比叶妩还大一岁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,怎么会有感情?叶妩道。

    怎么不会呢?于阑歌就爱他啊。叶姗说。

    顾轻舟失笑。

    她对叶氏姊妹道:感情哪里能自控呢?

    她又安慰叶姗,你也说清楚了,他是否放手,根本不是你能决定的。你以朋友的身份待他,他怎么想的,你管不了的,只能随他去。

    叶姗颔首:阿蔷说得对。

    她跟顾轻舟越发亲近了些,故而也不客套叫她老师了,直接称呼她阿蔷。

    叶妩在旁边出主意,道:二姐,你只有等你订婚了,十哥大概才会死心。

    叶姗唇色白了下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问:阿姗,你可有打算订婚?

    这个......叶姗情绪一下子就跌落顶点,语气里的伤感都能滴出水来,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听她这绝望的口气,心中咯噔了下,问:阿姗,你不会喜欢上了有妇之夫吧?

    叶妩错愕。

    叶姗瞪了顾轻舟一眼,伸手就打了下她的脑袋:想啥呢,我那么不道德么?

    顾轻舟笑。

    叶姗又陷入伤感里,道:总之,是不会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啊?叶妩问,只要他没有结婚,而且还活着,就有可能啊。

    哪有那么简单?叶姗笑道,你还小......

    我不小了,我也要订婚了。叶妩笑道,父亲说了,等过了年就带人给我看,然后订婚,我毕业之后结婚。

    是什么人?叶姗问。

    叶妩笑道:我哪里知道?

    叶妩错愕看着她妹妹,怔愣半晌问她:对方是谁你都没见过,如何跟他结婚?

    从前上千年,婚姻都是这样的,那时候的人不也过得很好?叶妩反问。

    叶姗瞠目结舌:天哪,父亲是革命出身的。革命,革去的就是封建弊端,他有你这样的女儿,革命有什么用?

    叶妩只是笑:二姐,你太极端了,我不和你说这些。

    叶姗还是觉得叶妩的思想很可怕。

    阿蔷,你是从日本回来的,思想比她先进些,你要多劝劝她。叶姗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她对叶姗道:阿妩比你强多了.....

    叶姗不解。

    叶妩也含笑看着她的老师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叶督军的命令,是阿妩招婿入赘。这场婚姻,注定就是父母之命。阿妩既然答应了,她的夫婿注定是她无法选择的。

    已经答应了,且知晓后果,徒劳无功的挣扎、挑选,是毫无意义的。阿妩想要婚姻幸福,任务是婚后,她跟你不同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并不是赞同叶妩和叶督军的作法。

    包办婚姻,问题重重。

    可叶妩和叶督军已经说妥了,而且叶妩欣然接受了,再去劝她追求爱情,只是让她更加迷茫。

    苦了你。叶姗轻轻抱了下妹妹,父亲做出这等决定,也是枉顾你你的幸福。

    我愿意的。叶妩道。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,心中想起了某个人。那个人言语恶劣,而且态度差劲。

    不过,他很快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他说,他以后不会再回来,太原府让他痛苦的东西太多了。

    留不住的。

    况且,叶妩也没觉得留住了他,对自己是好处。

    叶姗走后,叶妩跟顾轻舟说了半晌的话,多半就是说婚姻和命运。

    命运如何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精挑细选的婚姻,真的就幸福美满吗?叶妩道,还是看人。有的人天生就擅长过好日子,有的人会把一手好牌打烂。

    阿妩,你肯定想了很多。顾轻舟摸了摸她的脑袋,你看似对这件事不上心,心里一定是日夜记挂着,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感悟。

    你姐姐走了,现在就我们俩,你偷偷告诉我,你害怕吗?

    叶妩咬了咬唇,低声道:挺害怕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想不想跟督军谈一谈?

    不想。叶妩摇摇头。

    叶妩从小被虐待,她对强迫她的人往往都会产生诡异的服从感。

    这种心理,她自己根本没办法去克服。

    叶督军安排的婚姻,是经过了她的同意。然而,她同意的前提是,她父亲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只要叶督军提出来,叶妩就会接受,偏叶督军没明白这一点。

    顾轻舟还想说什么,被叶妩打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顾轻舟依旧跟着蔡长亭学习日语。

    天气炎热,顾轻舟正在苦读时,叶妩急匆匆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得很快,出了一身的大汗,鬓角都湿了,刘海湿漉漉贴在脑门上,显得眼睛格外大而明亮。

    老师,出事了。叶妩喘气着,声音很急切,王璟,就是上次到咱们家来玩的那位王少爷,你还记得吗?他出事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倒是意料之中:果然......

    老师,我们去看看他。叶妩道,你得现在跟我走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