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足球外围网站哪个靠谱注册送377彩金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七月下旬的太原府,暑气已经散了两成,今天又是细风,故而并不酷热。

    顾轻舟带着二宝和康晗,乘坐一辆汽车。

    到了跑马场,蔡长亭走过来,为顾轻舟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瞧见是他,顾轻舟微露笑容。

    多谢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说:不必客气,我们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好个一家人!

    顾轻舟的笑容更加明媚,只是那笑容下的眼睛里,不起波澜。

    程渝撑了一把伞,跟司行霈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司行霈挤到了顾轻舟身边,问她:热吗?

    不热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嗯了声,附身在她耳边道:这个姓蔡的,倒是有点能耐,回头我收拾他。

    相安无事。顾轻舟只说了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说罢,她牵了二宝的手。

    二宝不需要旁人帮助,只要给他一根拐杖,他就能如履平地。

    师姐,晗晗牵我。二宝把手从顾轻舟手里抽出来,递给了康晗。

    康晗喜滋滋接了,两个小人儿欢喜往里走。

    顾轻舟愣了下,莫名其妙想起儿大不由娘这句话。

    同时,她又有点担心,二宝和康晗的关系这样好,康家会不会多想?

    别说二宝已经看不见,哪怕是健全的,财阀门第的康家也看不上二宝这个铁匠的儿子吧?

    顾轻舟是二宝的师姐,她也是没军队、没地盘,空手套司行霈罢了,根本无法给二宝撑腰。

    她心思一转,就瞧见司行霈立在旁边,问:想什么?

    想二宝和康晗。顾轻舟道,你看他们多要好。

    小孩子的事,有什么可想的?司行霈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前头,程渝终于收了伞,挤到了蔡长亭和阿蘅之间,同阿蘅攀谈了起来,非常热络。

    若是蔡长亭想要回头,程渝就立马跟蔡长亭说话,让他们无瑕旁顾。

    顾轻舟从前觉得,程渝是个被宠坏了的孩子,性格谈不上多好,有仇必报,甚至有点白痴。

    如今再看她,越发觉得她腹黑狠辣,狡猾多端。

    将门虎女的手段,程渝如今展露无遗,这是司行霈和顾轻舟给她的机会,让她的才能更好的发挥。

    她不错。顾轻舟低声对司行霈道,她跟高桥荀如何了?

    那小日本根本没有过女人,能逃得过她?司行霈嗤之以鼻,昨晚被那女人折腾,还没十分钟就不行了,我都替他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顾轻舟错愕看着司行霈。

    感情司行霈和程渝都有偷旁人房事的乐趣?

    至于程渝和高桥荀,顾轻舟倒也不是特别惊讶。

    程渝没想过天长地久,甚至都没打算结婚。对于这样的露水红颜,男人都把持不住,无需承担责任。

    况且高桥荀年纪大了,他的兴趣转移到了女人身上,岂会不好奇?

    当这等好奇很容易得到满足的时候,高桥荀肯定会被程渝拿下。

    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司行霈搂住了她的腰,顺便在她腰上掐了下,问:唉声叹气?你替那个小日本难过?怎么,你还真想养他做小白脸?

    什么呀!顾轻舟啼笑皆非,推荐司行霈,让他往旁边去,别叫蔡长亭和阿蘅看到。

    虽然心知肚明,却还是要掩耳盗铃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把自己叹气的原因,告诉了司行霈:程渝不是还没离婚吗?

    她男人外头有人了,还要她守活寡?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错愕看着司行霈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司行霈跟她一样,都是旧时代的人,思想会保守。

    不成想,司行霈居然这样看得开。

    司行霈笑了,伸手勾起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顾轻舟连忙打开他的手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怎么了,我说得不对?

    顾轻舟转念又想,并不是司行霈的思想更开化,而是他没什么道德概念。他从最基本的人性出发。

    的确,程渝的丈夫有错在先,那么程渝做什么,都是她合理的报复。

    没、没什么。顾轻舟笑了笑,你说得都对。

    司行霈说什么,顾轻舟都觉得言之有理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问司行霈:那程渝结婚了的事,高桥荀知道吗?

    知道啊,我前几天回家,还看到程渝拿了香港的结婚证给高桥荀看。司行霈道,要不是这样,他们能如此随意睡到一起?日本的社会文化,跟咱们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到这里,顿时就了然。

    高桥荀和程渝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一个想养小白脸,一个想尝尝女人的滋味,一拍即合,管顾轻舟什么事?

    顾轻舟就彻底放松了。

    不要提这些无关的人事了。司行霈道,你答应我的事呢?

    还在那件事——能让司师座念念不忘的,就是顾轻舟答应主动跟他过夜的事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忍不住伸手,往他脸上掐了一把:就记得这些,是不是?

    是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他们俩往旁边的小径上走过去,走到了旗楼的后门,已经看不见蔡长亭等人了。

    蔡长亭一回头,不见了顾轻舟和司行霈,表情微敛。

    找谁啊?程渝问。

    找阿蔷。蔡长亭道,她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程渝和阿蘅也停下来,的确不见了顾轻舟和司行霈。

    阿蘅脸色阴沉。

    程渝则笑道:我男朋友也不见了,被她勾走了。

    为了转移注意力,程渝不停调侃蔡长亭。

    蔡长亭原本就是美人,程渝听顾轻舟和司行霈说过他很危险,故而勾搭他越发卖力。

    阿蘅在旁边,脸色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程渝看戏不怕台高,问蔡长亭:她是你的女朋友吗?

    不是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阿蘅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这句话,让她特别的难受。从前旁人误会她和蔡长亭是一对时,都是阿蘅否认,蔡长亭每次都是笑笑默许。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他肯定又果决告诉外人,阿蘅并非他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阿蘅真的不是蔡长亭的女朋友,可这话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长亭看上了这个女人?阿蘅心想。

    她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阿蘅眼里,程渝简直庸俗。程渝像她母亲,生得高挑美艳,丝毫不输给阿蘅,阿蘅就觉得她可恨。

    阿蘅去看蔡长亭,却瞧见了蔡长亭眼底的不耐。

    他很少这样露出情绪。

    他丝毫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阿蘅的心,重新放回了原位,蔡长亭今天的不悦,不是因为阿蘅,而是讨厌程渝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阿蘅的心情稍微安静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