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亚洲必赢App官方下亚洲必赢连接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平野四郎的府邸并没有大乱。

    蔡长亭很平静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在痛哭,却是拉着顾轻舟的手,不像是悲伤,反而像是打悲情牌。

    至于平野四郎——这个日本人对华夏辽阔的土地充满了热情,对于他的两个继女,他就最基本的感情也没有。

    阿蘅死了,死得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我会找到放黑枪的人,给阿蘅一个公道。平野夫人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头应和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又说:阿蘅太过于任性,她居然联合金家想要杀你......

    这是安抚顾轻舟的。

    对于金家,平野夫人目前还没有说出任何话。

    她会不会和金太太交锋,那是她自己的事,不会告诉顾轻舟。

    她已经走了, 你就不要再怪她,她也付出了惨痛的教训......平野夫人声音忍不住又哽咽了。

    说不痛苦是假的。

    中年丧子,这是人生最大的痛苦吧?

    顾轻舟道:夫人,我从未怪过她。今晚阿蘅的位置,从帷幕的角度来看,正好对准了叶督军,她也许是替督军挡了枪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低头抹泪。

    叶督军的人都进入了教堂,还有刺杀潜伏,这就意味着,是叶督军故意放水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还不知司行霈和叶督军的计划,只当是太原府的其他世家。

    这个仇,平野夫人估计算在金家头上。

    人死如灯灭,你姐姐这一辈子过去了。平野夫人心灰意冷道。

    她不想再谈论。

    她只想给阿蘅一个葬礼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眼前发黑,有点撑不住,顾轻舟就让蔡长亭送她回房。

    顾轻舟接替了蔡长亭,跪在阿蘅灵前的蒲团上,给阿蘅烧纸。

    到了平野夫人的正院,一进门,平野夫人就狠狠掴了蔡长亭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蔡长亭唇角有血。

    樱红的血落在他的唇角,他像个食人的妖精,没有半分恐怖,反而美艳得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则是气到了极致:我如此信任你,你竟敢背叛我!

    阿蘅的计划,蔡长亭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的消息,都是靠蔡长亭来传递,他是夫人最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结果,蔡长亭封锁了这道消息。

    他没有把阿蘅的行为告诉平野夫人。若是平野夫人知晓,绝不会让阿蘅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阿蘅的死,蔡长亭要负三成的责任。

    你为何知情不报?平野夫人脸色铁青,唇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她一次又一次的怀疑,向蔡长亭求问。

    蔡长亭都给了她错误的提示,让她误以为是自己多心。

    夫人,阿蘅求我的,我.......蔡长亭声音低沉而悔恨。

    你到底是她的人,还是我的人?平野夫人大怒。

    蔡长亭不敢再多言。

    他沉默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将桌子上的茶盏全部砸了,心口的那口恶气和浓郁的悲伤,还是无法宣泄。

    又气又悲,几乎要击垮了她。

    她喘气坐下,声音也毫无力气,问蔡长亭:她跟你说了什么?

    蔡长亭道:她想要阿蔷离开太原府,她说,您是她一个人的母亲。

    嫉妒!平野夫人无力扶额,心绪似波涛翻滚,让她无法自持,她的嫉妒心,到了这样的地步,害死了她!

    蔡长亭挨了半晌的骂。

    她最终道:你去给她守灵吧,不枉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分。

    蔡长亭道是。

    他半边脸颊已经红肿了。

    他进了灵堂,顾轻舟就看到了,问他:挨打了?

    是。蔡长亭面无表情。他的温柔面具摘了下来,露出他冰山一样的冷漠。

    为何会挨打?顾轻舟又问。

    知情不报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你没把阿蘅的事告诉夫人?

    蔡长亭点点头。

    为何不说?

    阿蘅不许我说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倏然而笑:撒谎。

    蔡长亭烧纸的手略微一顿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外面,见有几个佣人站着,旁边还有其他佣人,就压低了声音:阿蘅根本没有和你商量过她的计划,是不是?

    蔡长亭抿唇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若是跟你商量过,她不会制定那么愚蠢的办法。金家想要的,就是阿蘅飞蛾扑火,用她来毁了我,是想让我们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蔡长亭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你知道阿蘅的计划,她却没有要求你保密,她肯定以为你不知情。既然如此,为何不提早告诉夫人?顾轻舟又问。

    蔡长亭依旧在沉默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你想她死?

    蔡长亭猛然转过脸。

    他们的蒲团很近,蔡长亭转颐,他的眼睛似乎凑在了顾轻舟的眼前。

    烛火葳蕤,他双目映衬着烛光,有种昏黄的光晕。

    这光晕格外妩媚。

    他把身子略微后缩几分,道:阿蘅要求我保密的,不要把你的猜测乱说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猜对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甚至会想,阿蘅和她的鹬蚌相争,得到好处的到底是谁?

    阿蘅一旦死了,平野夫人最信任的人绝对是蔡长亭,而不是我。顾轻舟心道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都在利用有限的资源,达到他们最想要的目的。

    包括顾轻舟,也包括蔡长亭。

    顾轻舟是胜利了,她赢得了这次的战役。平野夫人那边,局面很快就会打开,她会慢慢让顾轻舟进入核心。

    至于蔡长亭,他估计也会得益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直觉得,蔡长亭并不爱阿蘅,他的爱是虚假的。如今,更加证实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蔡长亭,你节哀——如果你有哀思的话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说罢,她把蒲团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这个晚上,顾轻舟一直跪着给阿蘅烧纸。

    阿蘅的棺木只停灵两晚,后天就要送到庙里去,然后念四十九天往生咒,就再送往日本。

    当然,是否送往日本,这是后话了,平野夫人的话,不能对其他人言。

    夜里起风了,揣着白幡乌拉拉作响,像是阿蘅的咆哮。

    她一定不甘心这样的失败吧?

    这几天,太原府各家都很热闹。

    比如康家,他们就全部聚在老太爷的院子里,凌晨一点多也没有散去。

    他们在讨论顾轻舟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