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910章 满足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躺在飞机上,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脑海中翻腾的记忆,几乎淹没了她,于是她一直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梦到了司慕。

    自从司慕去世,顾轻舟对他的梦境都是狰狞的,甚至常有司慕打她那一枪的回放,这次却格外安静。

    司慕是一位真正的绅士,含笑站在草坪上,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阳光温暖,铺陈在他的周身。

    顾轻舟醒过来时,飞机降落,天也蒙蒙亮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在飞机场等着她。

    仲秋的清晨有点凉,顾轻舟穿着很单薄的旗袍,司行霈脱下自己的风氅,盖在她身上,问:累吗?

    还好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走吧,先去吃饭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他亲自开车,带着顾轻舟进了南京城。

    城里到处都是梧桐树,这个时节的树叶开始泛黄,点缀着地面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一处小楼。

    司行霈把顾轻舟抱下来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了?顾轻舟问他,我辗转了大半个中国,跑这么远的路,你总得告诉我!

    司行霈道:没什么大事,督军他受伤了。他这次很危急,一直高烧不退,清醒的时候说自己不行了,想要交代后事。

    他说,让我把你叫回来,他交代的后事 里,也有你。所以,我这才急切派人去接你。

    顾轻舟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都要到了交代后事的时候吗?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是枪杀。他早上出门,枪击案就发生在他官邸附近。他原本可以躲开的,谁知琼枝要去上学,正好遇到了。司行霈道,他为了保护琼枝,就把自己的守卫分开了。中了三枪,其中一枪差点打中脑袋,把左边耳朵打掉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死死咬住了牙关。

    ......真不行了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他这些年身体不太好,司慕和芳菲去世,他这半年来时常用药。现在,西药对他产生了抗体。

    这几天都高烧不退,军医也说了很危险。司行霈叹了口气,也是憋屈,我们司家的人,不应该是这样死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用力握住了司行霈的手,几乎要把指甲陷入他的肉里:带我去看他,带上我的行医箱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你先吃点饭,我再派人去把那个疯婆子拉开,免得她失控,让你吃亏。

    疯婆子,说的是司夫人。

    司夫人若是看到了顾轻舟,非要和顾轻舟打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没想过,再跟司夫人起冲突。

    重新回到司家,顾轻舟想过千万种情况,却独独没想到是这种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就不敢再吐出来。

    心里是发凉的,浑身都像被什么束缚了,让她手脚僵硬。

    嗯。顾轻舟应了声。

    她胡乱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看到,她端起一碗米饭,不用菜就往嘴巴里填,然后填完了,放下碗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倒了杯茶给她,司行霈道:喝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仰头全吞了,都不知那茶有点烫。

    司行霈见她食不知味,可见心焦的程度,就起身带着她,去了司督军的官邸。

    司夫人已经被人劝说下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司督军官邸的,大部分都是旧部下,看到顾轻舟都睁大了眼睛,甚至有人喊:少夫人?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转头。

    她的手被司行霈牵着,快步去了司督军的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在二楼,司琼枝呆呆坐在床前。

    军医四五位,还在小声商量方案。

    瞧见司行霈进来,众人打算行礼,就看到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住。

    这是我太太,她没有死。司行霈解答众人的疑惑。

    随着司慕和司芳菲的去世,司家公开了司行霈新婚妻子的秘密,所以大家都知道,顾轻舟和司慕离婚之后,就改嫁给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不过,那时候顾轻舟也死了。

    如今,她活生生出现在众人面前,大家都不知该怎么称呼她。

    我来看督军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时军医这个时候才知道,原来司督军半清醒的时候,对司行霈说:让你的媳妇回来,阿爸有事要交代你们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知道,这个媳妇是顾轻舟。

    总司令已经睡了一夜,估计也快要醒了。胡军医先回神,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南京,都把司督军叫总司令。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。

    司琼枝愣愣看着。虽然知道顾轻舟还活着,可看到她,司琼枝没有走上来。这个瞬间,她竟是很高兴。

    父亲一直念叨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临终的愿望被实现,父亲应该会很高兴吧?感谢顾轻舟,她出现了,没有让父亲留下遗憾。

    司琼枝的眼泪夺眶而出,转身下楼去了她母亲那边,她想要拦住她母亲,别破坏了父亲此刻的安宁。

    顾轻舟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从遇到刺杀到现在,不过四天的功夫,司督军已经苍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高烧未退,他嘴唇干裂。

    顾轻舟上前,坐到了小椅子上,为司督军把脉。

    他受了太重的伤,一边耳朵甚至毁了,高烧袭击着他。

    司行霈,把这个化水,给督军服下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她从手袋里拿出一个药丸。

    司行霈问:这是什么?

    是安宫牛黄丸。顾轻舟道,可以用做退烧,看看能否把督军这高烧先压下去。

    司行霈点点头。

    军医们全部不说话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医术,他们是知道的。她回来了,中西结合,也许督军会救回来一条命吧?

    军医更擅长化药,帮司行霈的忙,然后用针管推入司督军的口中。

    司督军喝了药,根本不知道是什么,只当是水,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拿出两颗:三个小时一次,今天都给督军服下去。

    她已经诊脉了,目前她需要做的,就是赶紧再制出一些成药。

    能帮就帮一点。

    她道:我先回去了,明天再来看督军。

    不成想,沉睡的司督军却醒了。

    轻舟?他声音虚弱无力,慢慢喊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脚步一顿,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轻舟,你回来了?司督军问,似乎想要坐起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转过脸。

    她虽然笑着,眼泪却蒙住了视线:督军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督军深深蹙眉,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眼泪流得更狠,哽咽着说:阿爸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督军的眉头松开,脸上用力挤出笑容:乖,阿爸知道你孝顺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