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960章 倒霉孩子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回城的路上,司行霈摘了一把梅花送给顾轻舟。

    腊梅虬枝舒展,嫩黄花骨朵儿傲然盛绽,浓香四溢,车厢里全是清寒的梅香。

    哪里的梅树开了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就是咱们院子的后面那株。

    顾轻舟才出来五天,她眼巴巴期待的梅树就开了花,有种山中数月,世间千年的错觉。

    她轻轻嗅了下。

    关于这次吃斋念佛,司行霈也分析给顾轻舟听了,还把三清观也牵扯其中。

    顾轻舟听完了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她摘了一朵梅花,放在司行霈的衣袖上。若他的毛衣袖口织一朵小小腊梅,会不会太阴柔?

    她在考虑,司行霈也在沉思,只是非同一件事。

    轻舟,这位平野夫人,是想要推你入火坑。司行霈道,你应该反击她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手上微顿。

    反击,就意味着撕破脸。一旦撕破脸,保皇党内部的机密就无法知晓。

    顾轻舟虽然不跟平野夫人亲近,却也是有策略的。

    她知道,现在平野夫人很憎恨她的疏离,可她若是表现得亲昵,对方更加会认为她居心叵测。

    对于这样的政客,顾轻舟能做的,就是让自己的行为有始有终。

    最终,她必然会攻破平野夫人的防线,因为她是唯一的血脉。

    这个前提是,顾轻舟不能主动进攻,让平野夫人感觉到威胁。

    蔡长亭和平野夫人只是保皇党的冰山一角,他们下面藏了什么漩涡,需得深入。一旦反击,就会把局面锁死。顾轻舟慢慢道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似有梅的清香旖旎萦绕。

    司行霈则侧脸,静静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解,问他:看我作甚?

    轻舟,你这样爱冒险的性格,是一直就有,还是被我带坏了?司行霈问,唇角微翘,有个淡淡的笑意晕开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想了下。

    她越发无所畏惧,果真是被司行霈带累的。

    跟你学的。顾轻舟叹了口气,唉,我从前还是个好人,也想嫁给一个好人。如今,自己立场都站不稳了,就更别提......

    司行霈按到她。

    她说这些话,无疑是讨打。

    闹了一场,两人心情还不错,顾轻舟让司行霈直接送她去叶督军府。

    正好司行霈找叶督军也有点事。

    叶妩尚未放学,顾轻舟也去了外书房,坐在外面的会议厅等着。

    司行霈则径直往里走。

    叶督军在家,瞧见是司行霈来了,叫人奉茶。

    ......阿妩跟苏鹏走得比较近,是么?叶督军突然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是啊,苏鹏比较主动,他自己约的阿妩。怎么了?

    无事。叶督军道。

    顿了下,叶督军又问顾轻舟,阿妩是什么意思?她跟康家那孩子,掰扯清楚了么?

    看来,叶督军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的女儿中,他对叶妩是寄予厚望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还没。

    你是她的老师,你帮帮她。这点小事,应该很容易弄清楚的,别不明不白的。叶督军道,拜托顾小姐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会尽力。

    他们说着话儿,叶妩就放学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也有点公务和叶督军谈,顾轻舟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去了叶妩的院子,叶妩很惊喜:老师,你回来了?

    然后笑问,司师座又回去了吗?

    感情她以为,顾轻舟这段日子天天是和司行霈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如实告诉她,她最近去了趟寺庙,陪着平野夫人给阿蘅超度。

    叶妩有点生气:凭什么替她超度啊?老师,她可是想要害死你!

    对啊。可是她死了,夫人就觉得我应该内疚。人的想法很奇怪,胜利者若留有余情,失败者会反扑,不死不休;

    胜利者若痛下杀手,永绝后患,世人又觉得胜利者需要为失败者的死亡而负罪。我辛辛苦苦赢了她,还要背负这么多?顾轻舟反问。

    叶妩就笑出声。

    她也觉得无奈。

    二人说完了此事,顾轻舟就问起了她,康昱那天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叶妩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你跟苏鹏吃饭,却半路杀出康昱的事,你父亲知道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妩脸色更加难看,甚至又羞又恼的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喝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屋子里有点闷,顾轻舟就推开了窗棂,疏疏一树梅,开得风姿绰约,梅香伴随着寒气,涌入屋子。

    满室幽香。

    顾轻舟静静等待着,等叶妩开口告诉她实情。

    果然,片刻之后,叶妩才道:康昱当着苏鹏的面,说我虚情假意。我无法忍受他的尖酸刻薄,这才离开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一顿。

    康昱那个倒霉孩子,就不能成熟一点吗?

    ......我跟他吵了一架,就说以后形同陌路,老死不相往来,他就......叶妩脸色更白,他亲了我。

    顾轻舟眉头微蹙了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要入赘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怎么说这件事?顾轻舟又问。

    他没说过。叶妩道,我们从未心平气和谈过什么。老师,应该怎么办?我要不要告诉父亲,把他打一顿?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你和他的事,是两个年轻人的事。一旦你父亲介入,就是两个家庭的事。

    你既然满心疑惑,何不约了他出来,和他单独谈谈?两个人心平气和,把什么都说清楚。

    叶妩却不想谈。

    面对康昱,她唯一想的就是逃避——离开他,离开那个面上羞辱她,却背后说爱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叶妩常年被母亲虐待,心中早已将康昱视为她母亲一类人,想起来浑身发寒。

    她被康昱吻了之后,却忍不住做梦,梦境里是华美而温馨的,他们俩相依相偎。

    她被自己迷惑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觉得,她可以出手了。

    从前出面,是揠苗助长,对叶妩没有任何好处;如今再出面,就是问题发展到了最关键的地方,叶妩需要一个长辈一样的人为她领路。

    顾轻舟人生经验谈不上丰富,爱情也单调,可她看人还是很准的。

    阿妩,老师不会伤害你的,对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老师的话,你要好好听。顾轻舟又道。

    叶妩再次点点头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