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世界杯用什么app买球视讯ag是正规的平台吗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蔡长亭的情绪不错,笑容也明媚。

    虽然失败了,他没有太失落,哪怕是平野夫人,也未曾付出太多的心血。

    他们做这件事,成功了可以牵制军政府对佛道两门的改革,失败了也跟佛门结下了善缘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好对付,这点平野夫人很清楚。

    一开始和顾轻舟商量的话,她也绝不同意。

    还是有点收获的。蔡长亭笑道,咱们知道了两件事:第一,百姓急需一个信仰,来安抚这世道带给他们的心慌;第二,哪些人可以成为我们的爪牙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沉思了下。

    蔡长亭道:夫人,这次算是一个演练,失败了,我们得到的经验和教训更多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唇角微翘。

    的确,这次是极好的演练。

    与其求顾轻舟,还不如自己造一个神。

    顾轻舟成为神女的过程,可以借鉴,也可以复制,造就另一个和顾轻舟相似的人。

    甚至都不需要是具体的人,只需要一个身份,一个名字,一个影影绰绰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个存在,就可以成为平野夫人和蔡长亭的利器。

    这次一个月,发展了一万教徒,实在惊人。

    也好,丢开轻舟才是最好的,她会坏事。平野夫人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颔首。

    所以,从头到尾,蔡长亭并没有提防顾轻舟,而是放开手脚,尽可能发展神女教。

    直到今天,神女教应该不复存在了,那些人都担心自己胡乱称天神的信徒而受灾,会把木牌全部丢掉。

    好了,到此为止吧。平野夫人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道是。

    离开了寺庙,蔡长亭的下属,也就是这次他任命神女教的总护法,有点不甘心,问蔡长亭:神女烧死人的事,要不要大肆宣扬?

    人没死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总护法心中一动,追问道:既然没死,不就是更好的铁证吗?

    信仰就是心中的幻想。这个幻想被戳破了,哪怕那些人没死,你也得不到民众的信任。蔡长亭淡然。

    他挥挥手,不想这人在纠缠不休,让他先退下去。

    蔡长亭一个人,默默走在小径,心思一丛丛涌上来,让他的脚步不知停歇。他走得很慢,就走到了山下。

    他到了城里,回到了平野四郎的府邸。

    而顾轻舟,此刻正在一墙之隔的叶督军府。

    叶妩和叶姗把事情全部告诉了叶督军。

    叶督军蹙眉道:公然说要烧人,而且还烧死了五个,影响不太好吧?

    不会的,这些迷信行为,城里的进步人士打击还来不及。我已经把人送到了各大报纸的主编室,请他们参观。

    我告诉那些主编,我用迷信的方式对抗迷信,人我没有烧,都是戏班的杰作。他们可以报道。

    一旦他们诘问我,我就会拿出这些人来打他们的脸,让他们报纸声名扫地;若他们攻破我的谎话,说这些人没死,以后邪教继续发展,我就全怪在他们身上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督军瞠目结舌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叶姗在旁边大笑:父亲,当时那些主编和主笔,也是您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你没被人赶回来?叶督军回神,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叶姗又抢先接话:怎么没有?她是被每一家都轰出来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一愣,然后就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报纸是个媒介,在当前世道,他们会助长谣言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实话告诉了他们,而且是亲自带着人,一家家拜访的。

    他们可以报道,但是真话与谎言,他们到底怎么选择,顾轻舟给了他们极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你这样的行径,跟土匪无二,简直就是个无赖。叶督军评价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您过奖了。如此的世道,不无赖就会被人吃得不吐骨头。您是想此事闹得更大,太原府又掀起舆论的风潮么?

    叶督军立马沉默。

    果然,顾轻舟这一招,是非常有效果的。

    那些被顾轻舟拜访过的大报纸,连夜开会,商讨如何报道此事。

    不能说实话,不能告诉百姓这些人没死,要不然他们会重新去信仰邪教,民不聊生,这些报纸人就是罪人。

    也不能撒谎,说人真的被烧死了,因为那样的话,顾小姐会让他们难堪,损害报纸的信誉。

    一旦没了信誉,报纸也就完了。

    主编,有客人来了。一位小编译对主编道。

    主编出去一瞧,对方是个体面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一打听,才知道是金家的人。

    金家的人希望报纸攻讦顾轻舟,拿她烧死人大做文章,希望政府出面。

    主编都清楚顾轻舟和金家的恩怨,他们敢登这样的文章,顾轻舟就会有后招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于是,主编拒绝了金家的人。

    我不相信顾小姐做这样的糊涂事。主编道,然后又低声,实话告诉您吧,根本没有烧死人,当时烧臭的,乃是猪。

    金家的管事气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一连跑了四家大报社,都是这样的结果,让金家恼怒不已。

    去告状,警备厅的人说得更难听。

    烧人的时候,叶家的二小姐和三小姐都在场。管事告诉金太太。

    金家众人这才明白过来,此事乃叶督军授意。

    他们只得忍住这口气,暂时不与顾轻舟较劲。

    翌日的报纸,需得报道此事,于是他们重点描述了邪教的危害,鼓励市民抵抗邪教等。

    却只字不提烧人的事。

    坊间有流言蜚语,相信的人不多。亲眼所见的人,大都是参加了神女教的,此刻生怕蒙受天灾,对此事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顾小姐走一步,已经算好了剩下的五步,你们多跟她学习。叶督军感叹着对两个女儿道。

    叶妩和叶姗道是。

    事情更诡异的是,被烧死那些人的家属,个个眉开眼笑,丝毫没有去告官拼命之意。

    乡邻问起,他们只说:他替我们全家挡了灾祸,我们要让他走得安心。

    然后,背地里给躲在自家地窖的男人送吃的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地窖不知多暖和了。

    这样苦寒的天气,做唱戏就换来一大笔钱财,保证全家五年内衣食无忧,不笑才怪呢。

    当然,闷声发大财的事,怎么能说呢?人家神女可是交代了,有外人知道,就要把钱财要回去。

    谁跟自家男人的性命过不去,谁又跟钱过不去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