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ag平台的赌神大赛银河赌场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叶妩担心看了眼康昱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是顾轻舟制定的,每一步都在算计中。

    若一个环节出错,剩下的其他步骤可能会被打乱。

    顾轻舟无条件帮助康家,叶妩真怕康昱闯祸,辜负了老师的心血。

    别着急,坐下慢慢说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康昱坐下,自己倒了一杯热茶。

    二月的夜,还是这样冷,跟寒冬腊月没什么区别,刺骨的风一阵阵往身上灌。

    康昱浑身像浸在冷水里。

    他喝了一杯热茶,这才道:我打断了刘见阳一条腿。

    顾轻舟让康家兄妹去激怒刘见阳,先让刘见阳露出马脚,康家的大人再出面时,刘见阳心中越发没底,就会越错越多,最终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康暖和追求者见面,是激怒的第一步;康昱派人绑架刘见阳,是激怒的第二步。

    顾轻舟只是让康昱绑架刘见阳,不是杀了他。

    一旦绑架了被杀,刘见阳的叔叔会查。这些蛛丝马迹,是经不起查的。一旦查到了康家头上,彻底得罪了刘见阳的叔叔,康家前途堪忧。

    所以,刘见阳只能自己作死,而不是被杀死。

    康昱绑架了他,用黑布罩住了他的头,却见他骂骂咧咧,说话极其难听,康昱就想起暖暖受过的那些委屈,一时间心中愤怒。

    年轻人的愤怒,无法自控。

    康昱越想越气,就忍不住拿了门栓,使劲打刘见阳。

    他也怕打死了刘见阳,故而专门大一条腿,把那条腿都打得转了个弯,隐约是多处骨粉碎了。

    只怕接不好。

    ......我当时太生气了,出来之后脑子才清楚。老师,现在怎么办?康昱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无妨的。

    她口吻轻松。

    康昱立马紧张盯着她,想看看她的表情,到底是认真的还是讥讽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眼仁很黑,故而显得眼波明亮,双眸妩媚。

    她那双漂亮的眼睛,此刻很安静,表情也随和,没有半分的着急或者生气。

    她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康昱松了半口气。

    你的目的是激怒他,只要不打死,打断了腿他更加受怒。顾轻舟道,也不要过意不去,刘见阳手里的人命可不少。

    虽然你妹妹没死在他手里,别人的妹妹却是死了好几位,他们家的女佣人简直连低等伎女也不如,被折磨致死的有好些。

    康昱听到这里,心中又添了悲愤,说:我应该一刀捅死他!

    那就太招摇了。顾轻舟说,好了,你做得不错。善后如何?

    他们都回去了,没留下任何把柄。康昱道。

    帮助康昱去绑架的,都是顾轻舟从岳城带过来的那一批密探,他们身手灵活,而且非常懂得反侦查,不会留下任何把柄。

    很好。顾轻舟道,你是过来接阿妩的,两人一块儿回去吧,都镇定点。

    康昱道是。

    叶妩就跟顾轻舟告辞。

    看着他们离开了,顾轻舟打了个哈欠,起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还在房间里,整理一些文件。

    他需得整理妥善,因为过几天他要回平城了。

    最近平常没有扩张地盘,都是在搞演习和顾防。

    司行霈该做的都做过了,如今他在不在都是一样,手下已经培养了一大批干将。

    他再为北进做准备。

    要不要一块儿回去?司行霈问,我这次还想路过南京,去看看督军。

    他说这话时,口吻温柔,而且带着几分旅游的闲适,顾轻舟却听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他是催命去了。

    他把信都交给了司督军和司夫人,就是要折磨他们,让司督军承受极大的痛苦和内疚,让司夫人活在惊恐里,无法安宁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敢在这件事上说任何一句话,因为她没有立场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母亲去世了,就是司督军的失察,也因为司夫人的恶毒。

    他不仅把信交出去了,他还时不时去晃荡一圈。

    司夫人这会儿,只怕天天担心司行霈杀她,也担心司督军杀她。

    司琼枝肯定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一想,都感觉南京那批人现在活得水深火热。

    司行霈再次去,无非是让他们更加痛苦。

    我不去了。顾轻舟道,她的声音尽可能不带任何感情,不想让司行霈听出什么误会。

    我得把康家这件事摆平。摆平了此事,二宝和康晗的婚姻就算是定了,康家欠了我极大的人情。顾轻舟说。

    司行霈却放下了手里的文件。

    他走过来,高高大大立在顾轻舟面前,挑起了她的下巴,问:你觉得我过分?

    不。顾轻舟立马道。

    人不能做骑墙派,有时候就需要站队。而站队是需要勇气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在和司行霈结婚的时候,就承诺过此生哪怕是下地狱,也有陪同他。

    故而她永远站在他这边。

    他作恶,她就是帮凶;他杀人,她就是刽子手。

    司行霈,我从不觉得你过分。我对督军的感激之情,比你深厚,我不想看到他难过的样子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是实话。

    司行霈对司督军是没什么特殊感情的,这也是他母亲去世后遗留下来的问题。

    和司行霈相比,顾轻舟的感情倒是更重一些。

    我支持你的任何决定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刻薄,哪怕是作恶,她也支持,这是她的选择。

    司行霈箍住她下颌的手略微放松,顺便再次抬高她的下巴,再她唇上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临睡前,顾轻舟侧躺着,满头青丝铺陈在身后,司行霈就把头搁在她的发间,嗅着她头发里洗发香波留下来的玫瑰清香。

    他凑得很近,声音嗡嗡从她发间传出来:轻舟?

    顾轻舟唔了声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查到司慕和芳菲的死因,可他们到底是死在了我的地盘,我有推脱不了的责任。

    所以,我打算放过蔡景纾,不亲手杀她,督军也是。司行霈道,你觉得呢?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。

    她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若这是试探的话,她回答错了,司行霈就会知道她内心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司行霈无时无刻不偏袒她,而她却无法真心实意做到这样,她想想也替司行霈寒心。

    故而她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司行霈却板过了她的肩膀,凑在她耳边,又问了句:你觉得呢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