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024章 第一次做父亲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扫墓总不会有太好的心情,尤其是给横死的亲人扫墓。

    顾轻舟今天心头似笼罩了一层厚厚的云,稍不留意就能滴下水来。

    她原本打算扫墓结束之后,去趟颜公馆的,此刻却完全没了心思。

    她对司行霈道:回别馆吧。

    坐在汽车里,顾轻舟喃喃对司行霈道:我应该让着她的,今天不该和她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她是司夫人,而是因为她是司慕的母亲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起司慕,似乎他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恩情,甚至坏处比好处多。

    可对待他的死亡,她这样难过。

    也不是真正的难过,而是一种惋惜到了极致生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司慕念了那么多年的军校,又是军阀世家出身,他若是要死,最体面的死法也应该是战场。

    顾轻舟淡淡想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司行霈恰如其时的,握住了她的手,说:你做得很好。你没有做错任何事,没必要受她的脏水。

    顾轻舟只是嗯了声。

    司行霈抱紧了她,下巴搁在她的头顶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开始情绪不好,后来才发现,司行霈持续这个姿势很久了。

    她此刻才懂得,今天司行霈也难过。

    他为芳菲扫墓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伸手,抱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岳城另一头的道路上,督军府的汽车正在往回走。

    司夫人默默流眼泪。

    司慕死的时候,她太过于愤怒,反而没现在这么心酸悲伤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哭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督军府,正好碰到了五姨太。

    督军接了五姨太去南京,她是前天陪同司琼枝回来的。

    夫人,琼枝,没事吧?五姨太低声问了句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不应该问,司夫人去给年轻的儿子扫墓,这心碎五姨太哪里能不明白?

    没事。琼枝回答她,声音嗡嗡的,这是哭过之后堵塞了鼻子。

    五姨太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后来,她问跟着去的副官,到底怎么了。

    副官告诉她:五姨太,夫人和三小姐在墓地遇到了大少帅。

    司行霈吗?

    五姨太的心,倏然一紧,似乎被手重重捏了下。

    她一口气吊在胸口。

    大少帅也在岳城?五姨太半晌平复心绪,问副官。
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他一个人?

    副官有点犹豫,不知道该如何称呼顾轻舟。

    说是大少奶奶?那大少帅立在平城的墓碑是怎么回事?说是二少奶奶,这就更不妥了,二少奶奶早就离婚走人了,司家根本没有二少奶奶。

    最终,副官嗫喻道:是跟他妻子。

    这种离乱的关系,身为下属实在不容易表述,一旦说错了,大少帅可能饶不了他。

    五姨太却似受了震动。

    她脸色微白,半晌才喃喃说:哦,是他们......

    她原本是打算派人去请司行霈,晚上回来吃个饭,现在却没了打算。

    五姨太是认识顾轻舟的,而且跟顾轻舟挺熟的,顾轻舟还给她治过病。

    是他们。她转身往回走,又喃喃自语了一句,穿在脚上的鹿皮靴突然似千斤重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回到了别馆。

    两个人很有默契似的,一进门就紧紧拥抱着坐在沙发里。

    谁也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拥抱让他们贴得更紧。

    不管外头有什么,他们还在一起,这就足够令人欣慰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是司行霈的一切,是他生命的源头;而司行霈,是顾轻舟的丈夫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彼此依靠着,彼此都在想心思。司行霈想到:哪怕失去再多,我还有轻舟,这就足够了,人不能贪心。

    顾轻舟跟他的想法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,顾轻舟说想要上楼洗个脸,这才分开。

    他们下午才去颜家。

    颜公馆里热闹非凡,因为颜洛水的两个儿子都在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,老大叫尚宽,老二叫强毅,此刻围绕着颜太太,又跑又闹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一岁多了,会走路会说话。

    而颜太太笑盈盈的看着他们,膝盖上还坐着个小女孩儿。

    女孩儿正是玉藻。

    玉藻有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像她的祖母、姑姑以及父亲,她极其漂亮,像个精致的洋娃娃。

    轻舟!颜洛水先看到了她,难以置信般的跑过来,一把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她的胳膊很用力,是那种生怕顾轻舟再跑开的劲儿,把顾轻舟抱紧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又酸又暖,低声道:洛水,你还好么?

    好,就是想念你们。她仍是不松手。

    司行霈绕过她们,阔步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颜太太也站起身了,和司行霈点头问好之后,就看着顾轻舟。

    玉藻落了地,抬起葡萄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想起他对顾轻舟的承诺,故而他蹲下身子,和玉藻平视。

    玉藻不怕他,因为家里常有军官出入,她看习惯了。

    她好奇打量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伸手,轻轻戳了下她的小脸蛋,故意问她:你叫什么?

    玉藻,司玉藻。小丫头奶声奶气的,十分娇憨回答。

    司行霈的心,似乎被羽翼轻轻滑过,柔软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侄女,也有他的血脉。

    认识我吗?司行霈问她。

    玉藻摇摇头。

    我是你阿爸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屋子里一静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颜洛水已经走了进来,颜太太正吃惊看着司行霈。

    玉藻似乎在理解这话的意思,然后她笑得眯起了眼睛,张开双臂奔向了司行霈,抱紧了他的脖子,声音柔软得像融化的巧克力,又甜又滑:阿爸!

    司行霈想,这就是我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我这一生,第一次被人叫阿爸,以后她就是亲闺女了。

    他抱起来了玉藻。

    颜太太表情里的震惊尚未敛去,顾轻舟眼底却有水光。

    轻舟不是说过了吗,以后要领养玉藻的,这是她答应阿慕的。司行霈跟颜太太解释,轻舟的女儿,就是我的女儿。

    颜太太一时间还没有适应。

    谢家的孩子也跑过来,围着司行霈,尤其是强毅,抱着司行霈的腿就要往上爬。

    司行霈顺手提起了他,也把他抱在另一边的臂弯里。

    玉藻却伸手,捏强毅的胳膊,推搡他:我阿爸!

    她不许司行霈抱强毅。

    众人哄笑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跟着笑了,笑着笑着,眼眶里就溢满了泪珠。在光影重叠的迷蒙中,她似乎看到了司慕——那个温柔又绅士的司慕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