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亚博体育属于赌博吗澳门新葡亰易记登录入口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回到了太原府,第一件事是安顿霍钺。

    霍钺看不上司行霈的小院子,故而住到了太原府内最好的饭店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骂他:没眼光。

    霍钺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司行霈做的第二件事,就是派人去找颜一源。听说颜一源也在北上,不知道他走到了哪里。

    提到颜一源,顾轻舟突然有点伤感,对司行霈道:他像个苦行僧。他找寻霍拢静,也是为了心中那个信仰。

    司行霈点点头,说:没想到.......

    他也是看着颜一源长大的,那孩子真没什么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,颜新侬是个足智多谋、顶天立地的男人,他的儿子再如何纨绔,内心深处还是有颜新侬的血脉。

    霍拢静的事情一出,颜一源不是哭哭啼啼,也不是整日买醉消愁,而是不辞辛苦到处搜寻,展现出了颜家人的不凡。

    他们俩感叹了一番。

    爱人之间,遇到什么事都会想到自己身上,就连司行霈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他问顾轻舟:若我不见了,你可会千山万水找我?

    会的。顾轻舟道,没有你,我也是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司行霈很满意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问这么一句,其实毫无意义。他非常清楚的知道,一旦他出事,轻舟会做出跟颜一源相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们俩休息了一下午,到了黄昏时分,司行霈就开始做菜了。

    他煎炒烹炸样样在行,片刻厨房就溢出了带着油烟的菜香。

    顾轻舟刚醒,闻着味道直淌口水,立在门口说:好香,有什么好处的?

    司行霈把一盘炸小鱼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用面粉裹了小鱼,炸得金黄酥脆,顾轻舟尝了一口就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好吃。她口齿不清说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说:留点肚子,等会儿还有更好吃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嗯嗯答应着,手下却丝毫不停。

    她吃得满手都是油,客厅电话就响了。顾轻舟嘴里叼着小鱼,就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头,传来了蔡长亭的声音,让顾轻舟精神一紧。

    她想到霍拢静可能就在他手里,此刻真想毙了他。

    她尽可能让自己的声音平缓,不露出半分颤音,问他:有事么?

    你和司行霈一起回来的吧?蔡长亭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是的。

    她口中还咬着小鱼,说话吐字并不那么清楚,蔡长亭听出来了,问:你在吃什么?

    顾轻舟没回答。

    静默了一瞬,蔡长亭温柔的声音再次透过来:我还想邀请你和司行霈一块儿吃晚饭,上次不是说了吗,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直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他也是不会承认霍拢静在他手里的,那到底有什么事?

    跟蔡长亭聊天,都很危险。

    ......你们是不是开饭了?那明天晚上如何?蔡长亭笑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犹豫了下。

    很多问题,她也想再次试探下蔡长亭。

    当然,蔡长亭忒精明,从他那边也很难试探到什么。

    霍拢静下落不明,顾轻舟哪怕知道没什么希望,也要试一试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顾轻舟道: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饭店,听闻他们是众家所长,也会岳城菜。

    我们都是岳城人,你又很少回去,不如我们请你,让你也尝尝家乡的味道?至于是否地道,我就不能保证了。

    蔡长亭笑道:地道与否,我也尝不出来,我打小在日本的时候多,在岳城时候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跟他说妥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佣人们已经在上菜了,司行霈也摘了围裙,洗手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辛嫂一边布著,一边对顾轻舟说:师座的厨艺真好,老师傅也未必赶得上他。

    是,我是不如他,辛嫂你也未必如他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辛嫂就说:我真不如,伺候人、打扫我还行,做菜不行。

    说说笑笑的,司行霈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在饭桌前,和佣人低声说笑几句,很有家的模样,让司行霈心中温暖。

    他坐下来,顾轻舟就给他斟了一杯黄酒。

    她把蔡长亭的电话,告诉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淡淡说了句:他不来找我,我也要去找他。正好,明天约了他到霍钺的饭店去,大家见个面。

    嗯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今天心情不错,菜做得也精致用心,比平时更加好吃。

    顾轻舟吃了两碗米饭,又吃了很多菜,人撑得动不了。

    瞧你馋的。司行霈道,走,去散散步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头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带着她,两个人沿着街道缓慢而行,说了很多的话。

    只是,司行霈再也不提杀掉霍拢静,怕惹得顾轻舟不悦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很关心颜一源,希望可以早点找到他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有心思,走路时说话却都不在状态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晚上,他们和蔡长亭见了面。

    蔡长亭今天仍是黑色西装,外面一件同色长风氅,衬托得他身材修长高大,肩宽腿长。

    他比司行霈稍微瘦一点,可能是他穿了黑衣的缘故。

    彼此坐下,顾轻舟发现霍钺也下楼了。

    这是霍钺下榻的饭店。

    霍钺坐在靠窗的桌子上,点了一杯咖啡,正拿着报纸读了起来,不看他们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与蔡长亭对面而坐。

    彼此寒暄了几句,就点了满桌的菜,顾轻舟开门见山问他:不是说有话跟我们说?

    蔡长亭笑道:的确是有话说。

    司行霈也来了,你有什么就说吧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看了看司行霈,又看了看顾轻舟,最终把视线落在司行霈身上,他道:轻舟是我见过最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司行霈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这话虽然是夸奖,怎么从蔡长亭口中说出来如此不中听?

    她聪明,漂亮,我和她多次接触,逐渐熟悉了她的一切,觉得没人比她更好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蹙眉了,不明就里。

    司行霈心中,起了怒焰。

    所以,我爱上了她。蔡长亭没等他们开口,继续道,我要得到她。

    咔擦一声,顾轻舟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。

    司行霈利落举起了手,手里有一把枪,枪口稳稳对准了蔡长亭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