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103章 母女之情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风轻轻吹过顾轻舟的面颊,撩起青丝。她将短头发压在耳后,眼神中有那么一瞬间的震惊。

    她竟然相信了蔡长亭的这席话。

    相信了而已,从她心尖滑过,毫无痕迹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程渝正在等着她。

    怎样,看得出破绽吗?程渝第一次参与顾轻舟的计划,兴奋不已,那个老巫婆怎么说?

    老巫婆,是司行霈对平野夫人的评价,被程渝学会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道:别这样称呼她。

    程渝顺从改了口风:那平野夫人怎么说?

    她相信催眠术的,好像也遇到过,所以她没有怀疑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程渝大喜。

    同时,程渝也有点失望:这样吓唬王太太,没什么价值的,我应该真给她催眠,让她听话。

    我不需要她听话。顾轻舟喃喃。

    程渝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想起顾轻舟曾经的失落,程渝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她伸手,戳了戳顾轻舟的脑袋:我知道你缺亲情,缺得不行,可你别真的把谁都当亲人啊。你不肯对王太太下手,你心中还念着旧情,是不是?

    顾轻舟没回答。

    程渝道:你不像这样傻的,原来亲情真是你的软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程渝在心中感叹,每个人都有缺点,就像顾轻舟,一遇到亲情就感情泛滥,丝毫没了往日的杀伐果断。

    她让程渝假装给秦纱用了催眠术,其实只是让秦纱有那么一个瞬间的昏沉,并非真的催眠她。

    秦纱不过教了顾轻舟两年,还主动想要利用二宝,她都能如此心软。

    真可怕。

    程渝又想到,司行霈杀了顾轻舟的师父和乳娘,那两个人也是保皇党的。

    假如他们还活着,顾轻舟一定会死心塌地听平野夫人的话,她大概不会拒绝自己的乳娘吧?

    幸好。程渝心中冷漠的想着,幸好司行霈了解顾轻舟,当机立断,否则顾轻舟现在不知成了什么样子了。她如此的性格,到底算好,还是算坏?

    作为顾轻舟的朋友,程渝觉得顾轻舟这点很好,她一旦认同了你,就会一辈子对你真心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敌人知晓了,还不知要怎么利用呢。

    顾轻舟这样精明,也得罪了不少人,她的软肋可不能叫人知晓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,王太太是有心和你作对的,你也回报了她一次,以后别多情了。程渝劝诫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颔首:以后不会了。

    她又问程渝:司行霈呢?

    他带二宝出去了,说要给二宝一点苦头吃,让你别担心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后背微僵。

    这是她和司行霈说妥的。

    二宝听到风铃声就会跟着跑,而且下意识对那声音有好感,司行霈需要扭转他。

    如何扭转,无非是给他一点苦头吃,同时再让他听到风铃声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耳边再有风铃响起时,二宝就会下意识抵触,故而破了平野夫人给他的心理暗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一朝一夕的。

    二宝估计要吃一两个月的苦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同意了。

    这是对二宝好,能保住二宝的命,不让他再受到平野夫人的伤害。顾轻舟不能想,一想就心疼得不行。

    二宝的眼睛一直没好。

    当初他们逃离时,她无数次叮嘱二宝,千万别睁开眼,可二宝忍不住好奇,没有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此事,到底跟她脱不了干系,她总感觉二宝是因她而瞎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。顾轻舟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程渝还想要劝她几句,佣人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佣人是四丫,年轻又活泼的小丫头,对顾轻舟忠心耿耿:太太,王太太又来了,要不要赶走她?

    顾轻舟收敛好了情绪。

    找你算账来了。程渝笑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笑了:你先回房吧,我来对付她。

    程渝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对四丫道:别胡闹了,请客人进来。

    四丫道是。

    秦纱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佣人端了茶给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在沙发里,闲闲看着她。早上打她的那一巴掌,她没有用十成的力气,秦纱脸上的指痕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对待秦纱,顾轻舟做到心中无愧即可,她也没指望秦纱能懂。

    有的感情,别人没有的时候,自己的说出来就可笑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是不会告诉秦纱,哪怕秦纱利用她的二宝,想要害她,她还是把她当成师父。

    这话,秦纱未必相信,顾轻舟也不会说。

    她稳坐,静静看着秦纱。

    秦纱脸上是灰败的,今天经历了这么多,她总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喝了两口茶,心绪平静了几分,她开口了。

    轻舟,我真无颜面对你。秦纱道,声音嘶哑。

    顾轻舟轻描淡写:跟我没关系,你对不起的是二宝。不过,二宝是傻子,他不会记仇的,王太太大可心安理得,继续过自己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秦纱苦笑了下:你嘴巴真毒,一点也不饶人。

    实话而已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既是实话,为什么要帮我?秦纱抬眸,眼中已经有泪,才两年的交情,又不值得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今天很多事,都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秦纱能明白她的苦心,让她很惊讶,没想到她竟然识得好人心。

    一时间,顾轻舟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。

    秦纱却没有沉默,她继续道:我知道你把我变得没价值,才是真正让我解脱。你不必如此的。但是你为了我,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我真没想到,你会这样善待我。这些年,我见识太多的丑恶,就连你的乳娘和师父,我也是提防着。

    对你和二宝,你们俩像两个孤儿似的,我恻隐之心照顾过你们,也不全是好意。你却对我这么好,让我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说罢,她声音就哽噎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秦纱自己缓了缓,继续道:现在好了,我能脱身了,夫人以后大概不会再让我办事。我这辈子算是暂时安稳了些。

    顾轻舟终于开口了:既然安稳了,你好好过日子。王叔人很好,王璟也很善良。王家是世代豪门,很有根基的门第。

    你嫁到这样的人家,前半生的漂泊都有了个结果。把你手里的生意,都交给保皇党算了。你心里若是不踏实,多留点钱在手里。

    我想,你这些年赚的钱,也足够你下半辈子奢侈的。还不放手的话,我也救不了你。

    秦纱点点头:我知道的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下定了决心,找个合适的机会,把自己资产的七成,以及香港的生意,全部给平野夫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三成,也足够她给女儿攒下陪嫁,以及终身依靠的。

    再说了,她还有王家和王游川。

    我们还能来往吗?秦纱道,平野夫人已经认定我受你的控制,我跟你来往,不犯她的忌讳。我还能做你的师父吗?

    你还有什么能教我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没什么能教的,但感情总不会空落落的,是不是?她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一涩。

    对待感情,她总是无可奈何,就像秦纱。

    依照她的脾气,她真该一棍子打死秦纱的。可事到临头,她完全下不了狠心。

    她并非变得软弱,只是对亲情无法抵抗。

    人很复杂,感情更加复杂。顾轻舟时常觉得自己狼心狗肺,就像她对平野夫人那样。

    那好,以后常来往。顾轻舟道,别再做错事了。若是你再犯到我手里,我会杀了你的。

    秦纱点点头。

    脑袋一动,蓄满了眼眶的泪,就簌簌滚落。

    她尴尬转过脸,不着痕迹把眼泪抹去了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道:我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秦纱恹恹将皮鞋脱了,就往床里一滚。

    现在才下午三点半,不成想王游川回家了。

    看到秦纱躺着,他有点担心:怎么了,是不是生病了?

    秦纱满脸的泪。

    王游川诧异。

    她早上出门的时候,可是心情很不错的,怎么短短的时间就......

    怎么了?王游川很关切问,你没事吧?

    秦纱只是摇头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了?王游川又问。

    我以为自己怀孕了,不成想去医院检查,却发现没有。她随口道。

    王游川一愣。

    他心中带着喜悦,手轻轻搁在她的腰上:想生孩子?

    想生个女儿。秦纱道,最好像我。我年轻时很漂亮,是不是?

    现在还是很漂亮。王游川立马道。

    秦纱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还是年轻时更漂亮。只可惜,我年轻时多灾多难,不肯入家里人替我编造好的牢笼,所以吃了很多苦。秦纱说。

    王游川心中大恸。

    他想要说什么,秦纱就继续道:所以年轻的时候,我生得漂亮,活得却不漂亮。我想要个女儿,让她代替我,漂漂亮亮活一世。

    王游川感动了:好,生个女儿。

    可惜没怀上。秦纱又哭了。

    王游川说:不急,还有时间呢,我们又不老。

    秦纱道:其实,我还有轻舟,她也是我的女儿。

    王游川点点头:是,轻舟很好。

    嗯,真的很好。秦纱道,我前半辈子最大的成功,大概就是教导了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的情绪,慢慢收敛。

    坐起身时,王游川看到她眼睛哭得红肿,可见是真的动了感情。

    才三点多,你怎么回家了?秦纱突然想起这茬,问。

    出了点事。王游川道。

    秦纱心一提:什么事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