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博信如何注册新账号玩大小技巧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蔡长亭去了片刻,摘回来一兜野果。他脱了西装的外套,用衣服包裹着。

    深秋的山林,果子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认识,就问是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野生枣。蔡长亭道,很甜。

    说是枣子,实则像李子那么大,顾轻舟没见过这样野生的。

    你尝尝。他自己吃了一个,又把衣兜搁在顾轻舟旁边。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我不敢吃。

    蔡长亭不强求。

    他问其他副官们吃不吃。

    虽然他自己吃得香甜,副官们还是不敢接。

    于是,蔡长亭自己吃了七八个。

    到了凌晨四点多,飞机终于修好了。

    众人上了飞机,独独蔡长亭没有动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眸,看了他一眼,笑问:你不走?

    你们打定了主意要把我丢下来,估计会选一个摔不死的高度扔。算了,我宁愿挨冻,也不想疼痛。蔡长亭一脸的纯善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,映衬着橘黄色的篝火,也是温柔澄澈的。

    与其断手断脚,还不如好好等待着。

    蔡长亭和顾轻舟一样,是个实际的人,且对顾轻舟夫妻不报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他的人来了这片山林,他真想看看司行霈和顾轻舟是否留意到了,于是他邀请顾轻舟和司行霈去摘野果。

    顾轻舟拒绝了。

    吃点野果,并没有什么,况且顾轻舟还消化不良。

    她之所以拒绝,因为她和她丈夫已经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察觉到了杀手跟随,岂能再善待蔡长亭?

    不杀他,但是飞机刚起飞不久把他推下来,摔断他几根肋骨,顾轻舟还是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蔡长亭不想在床上躺几个月。

    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!顾轻舟感叹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扬起脸:你们会带我回去?

    当然不会。顾轻舟道,我们可以那样做,但是你不能先那样想。

    蔡长亭:......

    飞机起飞的时候,蔡长亭暂时离开了,不想被气流冲到。

    那团火光还在,越来越渺小,直到飞机进入云层,彻底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坐正了身子,对司行霈道:那只老狐狸!

    司行霈笑她:没占到他的便宜,心里不舒服?

    我又不是事事求胜的人。顾轻舟道,他方才一定在林中设了陷阱,打算抢我们的飞机。直到计划失败,他才罢手。

    司行霈捏了下她的脸。

    他真难缠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托起了她的下巴:怎么老提他?不要多想他,他迟早是个死人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飞机回了太原府,顾轻舟就把此事忘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她知道,蔡长亭会回来的,不过是晚那么一两天。

    他们早上到家,下午霍钺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岳城有什么消息吗?司行霈问他。

    我们帮派的消息,跟你们军界不相干。霍钺道,我带了点好茶,要不要尝尝?

    我像老头吗?司行霈问,你带酒就成,带茶谁喝?

    顾轻舟在旁边笑。

    听到此处,她拆司行霈的台:霍爷,给我吧,我喝。

    好,轻舟有品位。霍钺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他们下午还有点事,就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去了趟叶督军府,探望六姨太和她的孩子,顺便打听下方悠然和叶督军的近况。

    叶妩出门约会去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也不在。

    顾轻舟直接去了六姨太那边。

    小少爷睡了吗?顾轻舟问六姨太。

    六姨太坐在床上,百无聊赖,正好顾轻舟来做客,她满心欢喜。

    别叫小少爷了,司太太。您和督军府的交情,就直接叫他的名字吧。他大名叫叶岫,小名叫琼英。六姨太笑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琼英这几天如何?

    请了位有经验的乳母。她说,小孩子的健康,看吃喝和大便。这几天都很正常,琼英好像白了些。六姨太笑道。

    此刻,琼英正在睡觉,顾轻舟就不去打扰他。

    和六姨太闲聊了几句,正好女佣进来,给六姨太送鱼汤。

    这位女佣认识顾轻舟,性格也活泼,就站在旁边和顾轻舟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怎的,女佣自己说到了方悠然。

    自从姨太太生了少爷,那位方小姐都没再来了,我瞧着她是不好意思了。女佣一脸的荣耀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六姨太已经禁止她们多谈,然而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在她这里做事的女佣们,都以为六姨太要一步登天了。

    哦,她这些天没来啊?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同时,她又对六姨太道,方小姐单独来看过琼英吗?

    没有。六姨太道,我从医院回来,就没再见过方小姐。

    方小姐这个人,我瞧着面善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六姨太道是:方小姐的确很好。

    这样虚伪的话,她们说起来自然又和谐,女人演戏的时候,演技全是炉火纯青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道:说来也奇怪,我有一个不太喜欢的人,他说到了方小姐,倒像是认识她。

    六姨太心中一紧。

    顾轻舟又笑道:这也没啥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交际,是不是?

    六姨太是个聪明的,顾轻舟一句话,就让她明白:顾轻舟这是怀疑方悠然的身份。

    司太太,您跟督军说过此事么?六姨太笑问。

    她们仍是笑着,表情很柔和,声音不高不低。

    至少女佣没听出半分弦外之音。

    一点小事,我跟督军说什么呢?顾轻舟笑道,谁还没几个朋友?

    六姨太就明白:顾轻舟也没有证据,她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她在提醒六姨太,不要让方悠然靠近孩子。

    防患于未然。

    对,哪怕像我这样的,天天在内院,也有几个牌友。不过,现在空闲了,只养孩子。其实也好,至少心思都在孩子身上,一刻也放松不了。六姨太道。

    她这是跟顾轻舟保证,她会时时刻刻看住自己的孩子,处处当心。

    那好,我告辞了。顾轻舟道,你多休息。

    六姨太点头,又跟顾轻舟说了句:谢谢司太太。

    她说完,又描补了一句,谢谢你来看我。

    顾轻舟莞尔,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,顾轻舟就在大门口遇到了程渝。

    程渝喝得醉醺醺的。

    卓莫止搀扶了她。

    你们这是干嘛去了,怎么喝这么多酒?顾轻舟问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