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199章 司行霈的疼爱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男人吃起醋来,也是毫不讲道理。

    司行霈非常机敏。

    他平常不爱吃醋,不是因为他心眼大,而是他了解顾轻舟。

    其他男人再爱慕顾轻舟,对顾轻舟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。

    可顾绍不同。

    顾绍对于顾轻舟来说,是一处温暖的回忆,这回忆甚至在司行霈之前。

    虽说司行霈先遇到了她,可他们之间尚未开始时,是顾绍给了顾轻舟善意和依靠,这些深深落在顾轻舟的心底。

    她谈及她的阿哥,语气非常温柔,她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女孩子多半都渴望有个阿哥。

    司行霈曾也有妹妹的,芳菲对他的感情,甚至超过了亲情。也正是如此,他害怕顾轻舟不知不觉,步了芳菲的后尘。

    况且,顾绍也爱慕顾轻舟,那是男人对女孩子的感情,绝非兄妹之情。

    时机也许不是那么对,青梅竹马二字,他们俩却也当得起。

    我好奇嘛。顾轻舟笑着,抱住了司行霈的腰,往他怀里钻。

    司行霈也回神。

    他也不能因吃醋把正经事给耽误了,故而他道:孙合铭是你舅舅吗?

    我又不是顾家的孩子,我怎么可能见过他?再说了,他早就去世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想了想:这个人是从法国回来的,过去的痕迹想要查到,就得派人去法国。

    离开了熟悉的地盘,没有人脉,想要查消息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况且法国路途遥远,没有半年是回不来的,消息更是滞后。

    这就很麻烦了。

    ......很难查。司行霈道,既然查不到他的过去,你又不了解孙家,不如回趟南京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顾轻舟错愕看着他,感觉他的思路天马行空,不太着调。

    他刚刚还不准她回去,这会儿又让她去。

    让我回去?她反问。

    司行霈笑了:这样高兴啊?

    顾轻舟捶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司行霈握住了娇妻的手,认真道:你忘了吗,督军跟孙家很熟。那个人真是孙合铭的话,督军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司督军当初跟蔡景纾的感情,还是孙端己保媒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蔡景纾,最擅长做戏。

    她一边暗地里逼死司行霈的母亲,一边却又装矜持,甚至放出话来,嫌弃司督军有个原配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因司行霈的存在,司督军总好像是亏欠了她。

    司督军和原配是属于盲婚哑嫁,他尚未体会到爱情,就陷入了蔡景纾的设计里,心甘情愿做了她的信徒。

    蔡景纾和孙家到底什么关系,随着她的去世,已经无从查起。

    而孙家死绝了,没有旁人知晓那些秘密。

    你说得对。顾轻舟道,该回趟南京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摸了摸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他俯身,在她头顶亲吻了下,笑道:轻舟,回去别太动感情,想想你已经结婚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失笑:小气鬼。

    是太爱你了。他凑在她耳边道,怕你变心不要我。

    若我变心了,你会去找旁人吗?

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真的?顾轻舟笑,打趣他,对我这样痴情?

    嗯,到时候我会枪杀了你,再在你坟旁边修个茅草屋,和你过一辈子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打了个寒颤,说:好多年了,我都快忘了你是个变态!

    司行霈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他也想到了从前。

    司行霈附耳对她道:我喜欢你骂我变态,就好像回到了过去。那些日子,我很喜欢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脸微红。

    当初的记忆,她也半分不少。

    虽说只是几年前,突然想起来,总恍若隔世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司行霈,因经过时光的雕琢,那些变态和强悍似乎都柔化了,只剩下他完美的剪影。

    而顾轻舟,是那些剪影里幸福的女主角。

    稍有回首,我时常胆战心惊。顾轻舟道,若哪一个步骤错了,我可能就被人害死了。若哪一步错了,我也可能会失去你。

    司行霈搂紧了她。

    他吻了吻她的头发,笑道:又开始说糊涂话了!

    顾轻舟则沉浸在一种后怕里。

    她抱着司行霈,就像抱紧了救命的浮木,双臂紧紧勒住他,半分也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开始笑,而后眼睛发涩。

    他道:我陪你回南京。

    顾轻舟嗯了声。

    顾缨和孙合铭才到太原府两天,几乎没跟顾轻舟说上什么重要的话,就要被送回太原府。

    要回去了吗?现在是冬天了,这一路下雪不好走。顾缨道,况且......孙先生,您说句话.......

    不是孙合铭陪着顾缨到太原府,而是顾缨陪着孙合铭的。

    孙合铭点头:去趟南京也好,阿绍也很想念轻舟。

    顾缨嘟囔:不多休息几天吗?要坐好久的车。

    从岳城到太原府,路途遥远不说,且没有直达的官道。他们乘坐几天火车,就需得雇马车走几天小路,换到另一处的火车。

    如此周折,对身娇肉贵的年轻女孩子来说,是非常辛苦的。

    回去不用坐车,我们有飞机,一天就能到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顾缨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尚未出国时,云南的飞机都还没到达,故而华夏大陆根本没有飞机这种东西。在法国,飞机也是战略武器,顾缨相好的人家,是陆军上校,也接触不到。

    她感觉自己的祖国是落后贫穷、分离动乱的,不成想顾轻舟随口就说可以坐飞机,让顾缨震惊。

    她半晌才问:真......真的吗?我在法国听说过飞机这种东西,你们......你们居然有?

    对,如今有好几位军阀都有,太原府的叶督军也有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顾缨更是震惊。

    军阀们都如此有钱吗?

    了不起!顾缨眼底的震惊,逐渐被兴奋取代,那我算是第一次坐飞机了,安全吗?

    很安全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孙合铭的震惊,不比顾缨少。

    我也只是听说过。孙合铭道,没想到,司少帅已经弄到了飞机,华夏振兴有望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笑。

    飞机起飞时,顾缨有点吓坏了,孙合铭看似冷静自持,却也紧紧抿唇,很是害怕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着他,心想:若他真是孙合铭,他这次回来做什么?孙绮罗和她女儿的死,跟我和乳娘没关系的,我还替孙家报了仇。他的来意,是好还是坏?

    如此,她迫切想要见到顾绍。

    顾绍不会害她的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