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亚博体育提现不到账国际金冠线上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叶妩被司行霈的阴阳怪气一吓,思路偏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她张口结舌,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司行霈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车子很顺利进城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的人,早已严守各处城门,却不敢盘查司行霈的车。

    司行霈是叶督军很重要的盟友,同时车子里还坐了三小姐叶妩。

    古南橡蜷缩在后备箱里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,顾轻舟把古南橡直接安排到了霍钺的院子。

    霍钺好些日子没回来了。

    那边空置,且没有佣人。平日霍钺来,也是自己的随从照顾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你们先聊,我要洗个脸。顾轻舟对叶妩和古南橡道。

    她和司行霈先回房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房间时,司行霈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说叶妩:脑筋转得慢,还是不够伶俐,学不成你的模样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不是个好老师。

    雕刻师父的手艺再好,也要木材本身好。朽木难成器,这也怪师父吗?司行霈冷哼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你太苛刻了。

    是你太宽容了。司行霈轻轻摸了下她的脑袋,轻舟,你将来是个慈母。

    顾轻舟:……

    而叶妩,稀里糊涂坐下了,总感觉哪里不对劲,却又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对于古南橡,她也有一肚子的疑问。

    古南橡却先开口了:三小姐,恭喜你订婚。

    叶妩道:多谢。

    她的思路,很快转移到了古南橡的案子上。

    她对这件事很上心。

    你说你跟王旅长有过节。他是你的长官,你也不是冲动的人,为什么会跟他闹过节?叶妩道。

    这件事说起来有些恶心。古南橡道,我跟王乔松的矛盾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。因为他是我的长官,我一直隐忍着,直到前些时候才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叶妩颔首,示意他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王乔松有些好色,他家里面有老婆孩子,却还不肯安分。古南橡声音冷峻而平稳,平日上街,用粗鄙的话语勾搭路上遇到的女学生也就罢了,就是在军营中,他也胡搞起来。

    王乔松不仅爱漂亮的小姑娘,也爱漂亮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军营中有些小兵,刚入伍,才十五六岁的年纪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都是家里吃不起饭了,或者家里没人了,才参军的,都势单力薄,任人宰割。

    有那长得清秀的,王乔松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弄到自己的房间去。

    古南橡遇到过好几次。

    他正直热血,且爱抱打不平,就帮了那些清秀小兵们几次。

    王乔松也因此恨上了古南橡,两人虽然是上下属,关系却一日比一日僵硬了。

    古南橡又被叶督军钦点了赘婿人选,王乔松不敢真找他的晦气。

    大约是因为古南橡帮了忙,又因为他生得高大,很不好惹,那些清秀小兵们渐渐把他当成了护身符。

    一旦被王乔松骚扰,就跑到古南橡身边求援。

    次数多了,古南橡和王乔松之间的矛盾就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古南橡又发现了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以为王乔松只是骚扰那些小兵们,却发现王乔松比他想象中变态恶心多了。

    小兵们愿不愿意,他根本不在乎,只要他看上了的人,就会利用他的身份,将人弄到身边,一番玩弄。

    而且他还有虐待的嗜好,那些年轻漂亮的小兵,有好几个都被他殴打致死。

    王乔松是旅长,他的身份能帮他完美的掩护他的这些罪行。

    身为男人,被男人强了,在世人看来,这是很丢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兵们年纪还小,害怕别人异样的眼光,他们会在王乔松没有得手的时候寻求古南橡的庇护,却不会在受了王乔松的屈辱之后跟古南橡告状。

    要不是阴差阳错,又一直在这方面对王乔松有着警惕之心,古南橡也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古南橡去找王乔松对质,王乔松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那些被王乔松欺负过的漂亮小兵们大部分不肯站出来作证。

    没有证据,王乔松又是古南橡的长官,古南橡也没了办法,只得跟王乔松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听到了古南橡威胁王乔松:我迟早要毙了你!

    谁知没过多久,王乔松就死了。

    古南橡刚跟王乔松闹过矛盾,大家都看着的;他的手枪又少了一发子弹,且他正好出现在王乔松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古南橡知道自己没有杀王乔松,可是他洗不清。

    叶妩没有想到军中一个旅长竟然会这么的变态残忍,古南橡的话,让她恶心得想吐。

    勉强忍住怒气,叶妩道:那王乔松死的时候,你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我就在王乔松的房中。古南橡说道,我想找证据,然后跟督军举报他......

    叶妩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此刻,她心中也浮动了几分异样。

    古南橡真的清白吗?

    王乔松被人杀死在房中,你又在他的房中找证据……你就没有看到是谁杀的他吗?叶妩问,声音不自然起来。

    古南橡抬眸,慢慢道:三小姐,我没有杀人。我偷偷摸进去的时候,王乔松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叶妩尴尬咳了咳,好像自己的心思被戳穿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古南橡为什么二话不说就逃跑了。

    要说不是古南橡杀的,还真需得一点铁证,然而古南橡又没有。

    你进去的时候,王乔松已经死了多时,那么就没人听到枪声吗?叶妩问。

    古南橡摇摇头。

    王乔松在军营中有多少仇人?叶妩又问,除了你,还有谁可能杀他?

    古南橡道:所有长得清秀漂亮的小兵都是他的仇人。

    不可能是他们。叶妩道,他们没资格靠近王乔松,做到神不知鬼不觉,且他们年纪又小,未必有胆子杀人。

    再说,你也算是他们的庇护者,就算他们要杀王乔松,也不会拿你做替罪羊。

    古南橡嗯了声。

    他好像突然对此事失去了谈论的兴趣。

    叶妩想了想,试探着问:古南橡,你是不是有了自己的猜测?你知道凶手?

    古南橡看了眼叶妩。

    叶妩眼底的疑色很深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她的疑虑,古南橡就多说了几句话,让一切看上去合乎情理:王乔松还贪污军饷,他手下的团长苦不堪言,也跟他有仇。

    这样说起来,王乔松的仇人未免就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怎么好查啊!叶妩犯难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