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竞彩比分4串5澳门游戏网站av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程渝明白了卓莫止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怀疑的对象,不是其他人。

    于是程渝问:那么,是卓莫止的?

    卓莫止的表情,微微顿住。

    程渝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她不仅心凉,还在那些凉意里,感受了变态的惊悚。

    你有病!她突然发力,重重踩了卓莫止一脚,然后挣脱他,回到了房间里,关紧了房门。

    卓莫止敲门,她无论如何也不开。

    她给顾轻舟打电话。

    你快点把他弄走。程渝道,顾轻舟,你快点!

    顾轻舟挂了电话,就带着副官重新过来了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到了深夜。

    她跑来跑去的,冻得瑟瑟发抖,哪怕是风氅和暖手炉,也无法让她暖和几分。

    她进了院子,看到卓莫止靠在程渝里卧的房门上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卓少,我原本是不会搀和你们俩之间的事,可程渝她有了身孕,心情不能起伏太大。这样对她和孩子都不好。不如你先离开,等她自己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卓莫止道:我怕她做傻事。

    我们都无法掌控旁人。顾轻舟道,哪怕是你养大的儿女,你都无法操控他们,更何况你和程渝连婚姻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话理性,且冷漠。

    卓莫止看了眼她,恳切道:司太太,请您多劝劝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头:我知道。

    卓莫止又看了眼房门,这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程渝打开了房门,已经收拾好了箱笼。

    我要回云南,此地对我不安全。程渝道,顾轻舟,你去安排飞机。

    你还能这样奔波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程渝摇摇头:你知道他说什么了吗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他怀疑我怀的,不是他的孩子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眉头,紧紧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假如换成她,是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和猜测的,更何况从小娇生惯养的程渝?

    ......真要回去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嗯。程渝道,我不能再和他牵牵扯扯了,以后无法脱身。他已经彻底分裂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从这句话里,听出了一些奇怪的意思。

    什么是彻底分裂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两个人了,而且会相互吃醋。程渝道,他以为我怀了卓莫止的孩子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想起程渝挂在嘴边的解离症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和卓莫止......顾轻舟见识很多,很少大惊小怪,可此刻她震惊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听过最荒唐的醋了。

    对,他把自己和卓莫止分开了。到底什么时候是卓莫止,什么时候是另一个人,我不知道。但今天在场的,不是卓莫止。程渝道,对了,他叫孝云。

    他的表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程渝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了下, 道:我一向条理分明,思路清晰的,这回我糊涂了!这远远超过了我的认知。

    你不相信解离症而已。如果你相信,就很好理解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解离症发病的人,有多个灵魂,其中一个是主要的,剩下的是副的。

    主灵魂知道有几个人的存在,很清楚的明白他们的性格和地位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孝云才是主灵魂,他知道莫止,而莫止不知道他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这么久,程渝不停的传输这个道理,顾轻舟已经不那么难接受了。

    那他到底算是谁?

    认真说起来的话,他算是卓孝云。程渝道,卓莫止是一个伪装,一个保护层,他是副的。

    可你认识的,是卓莫止。

    对。程渝道,我们家想要联姻的,也是卓莫止。而他现在怀疑。我怀上孩子的时候,是和卓莫止在一起。他不认为那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顾轻舟遇到过很多问题,都没有这个棘手。

    它之所以棘手,不是它多么困难,而是它很偏门。

    它偏到了顾轻舟没听说过,甚至绝大多数人都没听说过的领域去了。

    只有程渝懂。

    换一个人,现在大概要疯了。

    超过了正常的范畴,顾轻舟就拿出了她的主意:你回趟云南也好。

    程渝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派人去准备飞机。

    她亲自送程渝到了郊外的跑马场,又给她围了自己的围巾,道:暖和一点。到了昆明就给我发电报,以后有空,我会去昆明看你。

    程渝拥抱了顾轻舟一下。

    飞机起飞,顾轻舟也准备回家时,突然跑马场又来了一辆汽车。

    下车的人,是卓莫止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程渝打算先回云南,她有很多问题要理清楚。

    卓莫止点头。

    夜深了,司太太早点回去休息吧。卓莫止道。

    说罢,他给副官们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副官们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顾轻舟这才想起来,卓大帅也有飞机,其中有一架是专门给卓莫止用的。

    你这是要回北平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卓莫止摇摇头:我要去云南。

    顾轻舟蹙眉:如此逼迫她,当心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司太太,阿渝怀孕了。未婚先孕,我需得负责。卓莫止道,我要去见程督军,还有程夫人,把此事说清楚。

    说罢,他绕过顾轻舟,转身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顾轻舟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很快,卓莫止的飞机也起飞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天空,飞机的轰隆和影子,逐渐被黑幕笼罩,毫无痕迹。

    她心中感觉很复杂。

    为何不能谈个正常的恋爱?顾轻舟想,就像阿妩和康昱那样。

    简单的爱情、简单的人,到了程渝这里就成了可遇不可求了。

    卓莫止那样奇怪。

    偏偏,他被程渝勾搭上了。

    若时间倒流,程渝一定会扇当初的自己一巴掌,不许她把卓莫止当小白脸。

    可惜,发生的一切都无法改变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她收到了司行霈报平安的电报。

    译完了电报,她也没什么事,就赶紧给司行霈发了一封,说了些程渝和卓莫止的事。

    她希望司行霈能在程渝和卓莫止到云南之前,把此事先告诉程艋。

    程家应该有个准备。

    司行霈收到了电报,很快就给顾轻舟回了:好好吃饭睡觉,莫管闲事。

    顾轻舟啼笑皆非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