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273章 除夕的烟火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伤口不能捂住,否则就容易溃烂、化脓,最后引发高烧,要了人的命。

    程渝把她的剜心之痛,展露给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孩子让迷茫的程渝找到了前路,她终于知道自己要什么了。

    在幽黯中摸索了这么久,她才算长大了。

    然而一场意外,她什么都不剩了。孩子没保住,卓莫止离开了她,两家的联姻正式终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建好的路,一场暴雨将它冲断,眼前又是一片废墟和狼藉了。

    她哭得几乎断了气。

    哭得太累了,她趴在顾轻舟的怀里,沉沉睡着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好不容易哄睡了她,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她一边给北平的卓大帅府上发电报,请卓莫止到太原府来一趟,另一方面让佣人继续准备年夜饭。

    太太,督军府打电话给您,您和程小姐要不要去督军府吃年夜饭?辛嫂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不了。

    程渝还没心情去应酬。再说了,顾轻舟和程渝到底不是叶家的人,平白去打扰人家过年作甚?

    辛嫂犹豫了下,又道:平野夫人也请您......

    我不会去的。顾轻舟道,你去准备吧,记得多预备几个红包。

    辛嫂道是。

    程渝痛哭了一场,醒过来时眼睛已经红肿了。

    拿个帕子给我冰一下眼睛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小月子里,别冻伤了。顾轻舟道,反正家里没有外人,你眼睛看得见就行,其他不妨事。

    程渝想着,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年夜饭设在程渝的西跨院。

    佣人们在客厅摆了两桌,又在程渝的房间里摆了一桌。

    你不能见风,咱们就在屋子里吃,让他们在外头吃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她叮嘱辛嫂,让佣人和副官们都别拘谨,好好的玩乐,气氛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程小姐这里,需要一点喜气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佣人们不知程渝的情况,只当程小姐是生病了。

    开饭之前,顾轻舟给他们全部发了红包。

    果然,年夜饭的气氛热络又愉快,欢声笑语从未断过,时不时爆发出大笑,让程渝跟着也弯了弯唇角。

    外头鞭炮阵阵。

    来,新年快乐。顾轻舟用红糖水对了一点红酒,让它看上去稍微有酒味却又不伤身。

    她和程渝碰杯。

    甜的。程渝笑了笑,不错,挺好喝。

    过年嘛,就是要吃点好的、喝点好的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程渝撇撇嘴:红糖水怼红酒,不配叫‘喝点好的’。

    闭嘴吧你!顾轻舟道,你一个病患,懂什么好坏?

    饭局到了末尾,佣人们也出去放鞭炮,屋子里飘进来淡淡的硫磺味,程渝吸了一口,说:过年的味道。

    是,虽然简单了点,到底还是过了个年。顾轻舟笑道,明年大吉大利!

    顾轻舟,你明年也要大吉大利!程渝和她碰杯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谢。

    她笑起来,眉眼弯弯的,露出一颗小虎牙,有点小丫头的娇憨,毫无往日从容干练的模样。

    程渝道:顾轻舟,你想念司行霈吗?

    如果我估计不错,他明早就会到。顾轻舟笑道,除夕他是要在营地的,等吃完年夜饭,他会过来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初五才来吗?

    他能有那份忍劲就好了。顾轻舟笑起来,说不定他这会儿多心急如焚呢。

    程渝也笑了。

    年夜饭还没有吃完,叶妩就过来了,她来给顾轻舟和程渝辞岁。

    顾轻舟掏了个大红包给她:阿妩,最后一年了啊。

    叶妩的脸悄然染了红霞。

    明年三月她就要和康昱结婚了,这是她作为小姑娘的最后一年了,以后再也收不到老师的红包了。

    出嫁之后,都是她散红包给晚辈。

    多谢老师。叶妩道。

    然后,顾轻舟又拿出一个:这是你程姐姐的。

    两个红包都是顾轻舟准备的。

    程渝吃了饭,重新坐到了床上,闻言笑道:拿好了,也是最后一个了。

    叶妩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顾轻舟去而返回,是因为程姐姐,然而程姐姐到底怎么了,她没去打听。

    程渝是住院的,若真想知道,去问问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叶妩来了之后,蔡长亭也来了。

    他给顾轻舟和程渝送了新年礼物,把旧历年当洋节日来过。

    寒暄了几句,顾轻舟起身送蔡长亭出门。

    庭院处处悬挂了艳红的灯笼,满地红光,越发喜庆红火。

    满室的灯火通明,远处还有时不时炸开的烟花,除夕夜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夫人想请你过去,说几句话。蔡长亭道,今天是除夕,去给她辞岁,如何?

    他几乎是循循善诱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不了,我答应了程渝,要陪着她守岁。再说了,之前的十几年没有我,夫人也过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蔡长亭微笑了下。

    他笑着用日语说:真狠心啊。

    你错了,我是没有心而已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又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那你能不能把我送到街尾?那边有一家炮竹店,大除夕还开着门呢,我想起买一些来放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头:好。

    他们俩出了门。

    果然,街角的炮竹店里的确没有关门,经营此店是一位孤苦无依的老人,除夕万家灯火,不过是让他陷入没有生意的另一种寂静里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蔡长亭买了店里最贵的一个大烟花,又买了一大堆小烟花。

    先生,太太,过年好。老人道。

    他把顾轻舟和蔡长亭当成了一对。

    顾轻舟正在收拾烟花,没听清,蔡长亭却含笑摸出一大把钱,给了老人:您也过年好。

    说罢,蔡长亭就把大烟花筒子放在了街头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他抽出烟,自己点燃了一根,然后再去点烟花。

    在烟火腾起的瞬间,顾轻舟眼前炸开了流光溢彩。

    轻舟,许个愿。蔡长亭突然往顾轻舟身边一凑,在她耳侧说。

    他说话时,带着几分香烟的清冽,像司行霈。

    他平时不抽烟的。

    ......我不是三岁的小丫头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个烟花,持续了约莫一分钟才放完。

    剩下的小烟花,蔡长亭也全部点了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顾轻舟和他告辞。

    她的副官不远不近跟着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,远远听到了院子里的说话声,炮竹烧完空气里硫磺的气息,以及淡淡的酒香。

    这个除夕,总算是热热闹闹的过去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