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乐百家手机网页版主博尊吧公正信誉安全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对叶妩而言,很重要的人不过那么几位。

    排在第一的,是她的老师;并列第二的,是她的父亲和康昱。

    其他的,都要往后排。

    她看着副官:你直接说吧,这是谁的铺子?

    是司太太的。副官道。

    叶妩震惊。

    她错愕看着副官。

    不是震惊方悠然的出入,而是震惊顾轻舟有家珠宝行,而她居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可能,我老师的珠宝行,难道她不告诉我吗?叶妩心中第一个念头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从不怀疑顾轻舟。

    老师不会隐瞒她什么的,这世上最值得信任的就是老师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妩脑子就好像彻底开了窍:是什么人借老师的名义开的吗?会不会是司师座?

    叶妩坐不住了,立马跑过来,告诉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,也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吃惊只是略微在心头一滑,笑道:是平野夫人的。

    额?

    她名下不少的铺子,我都知道,独独这间没告诉过我。她用我的名义,很简单轻便,也许是当初阿蘅在的时候就开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伪造顾轻舟的身份,对平野夫人而言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叶督军也许知道。

    可人家母女做点买卖,叶督军倒也不至于伸手去过问。

    若是叶督军这样事无巨细,也不会有如今庞大的地盘。

    既然是我名下的,那就是保皇党的。顾轻舟笑道,方小姐真大胆。

    可光凭她出入珠宝行,也不能断定她就是保皇党啊。叶妩蹙眉,方小姐到底想要证明什么呢?

    证明自己不是。

    可她出入这样频繁,倒像是非跟保皇党牵扯不可。叶妩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反其道而行嘛。

    叶妩内心有点烦躁了。

    太过于精细的思考,其实非常考验一个人神经的耐力。

    这需要长时间的练习,好像身体的耐力和韧性一样。突然叫一个正常人跑步,自然没问题,可快跑或者长跑,就会出现不迨,除非是运动员。

    顾轻舟像个精神上的运动员,她从小学医练就了她精细和耐性极好的思维能力,她思考再繁琐的问题都能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叶妩却不行。

    没事,你听我说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说出口,叶妩当即找到了依靠,几乎是瘫软在顾轻舟身上,等顾轻舟推着她的思维跑。

    她告诉叶妩,暂时就做这一件事:查那家珠宝行。

    你不要相信珠宝行是我的,就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查。顾轻舟笑道,其他的,就等查到了结果再说。

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

    送走了叶妩,顾轻舟想起很久之前,那时候六姨太的孩子刚刚出世,顾轻舟和方悠然同一桌吃饭。

    她发现了一个方悠然拿筷子的细节。

    那个细节,让顾轻舟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此事牵扯了不相干的人,所以顾轻舟一直没有去查什么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。

    想通了之后,顾轻舟笑着对司行霈道:我们明天去看看晗晗吧。

    前天康晗也来给顾轻舟拜年了,顾轻舟和司行霈出去玩,没遇到她。

    况且康家还有老太爷。

    好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翌日,天气仍是晴朗,碧穹万里无云,那蔚蓝的阳光,把顾轻舟乳白色的风氅也渡上了一点淡蓝色的边。

    风很小,空气里的寒冷也不是那么难耐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早早到了康家。

    他们先去了老太爷那边。

    老太爷过年的时候也忙。

    虽然他老人家已经不管事,可到底是老太翁,逢年过节拜访问候的人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两口子坐在外面的客厅,等了约莫半个小时,这才见到了老太爷。

    老太爷明显是疲乏了。

    一到过年,他的精神就要透支,可还得硬撑着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想见的人,过年总是要见一见的,这是华夏的千年礼节。

    您新年好,今年的精神不错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老太爷道:借神医的吉言,但愿我这把老骨头能再熬一年。家里儿子们不成器,孙子们还年幼,丢不下啊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我倒是瞧着小少爷们一个个颇为能干。前天拜年还碰到了,干练得很。

    老太爷果然高兴。

    这边谈话不过十来分钟,管事又进来说,有客来访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顺势告辞。

    他们去了三房。

    康晗见到顾轻舟,也没其他的寒暄,只问二宝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一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在三房耽误了一个小时之后,顾轻舟去了康家二房。

    康昱不在家,康暖招待了顾轻舟和司行霈。

    康二太太已经不怎么过问家中事,陪着小坐了片刻,顾轻舟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一番周转下来,等顾轻舟去姑奶奶康芝那边的时候,已经到了午饭时分。

    他们一来,热情又练达的姑奶奶连忙叫人去安排午膳。

    家常便饭,你们也别跟我客气。姑奶奶笑道,这一向还好吗?

    挺好的。顾轻舟道,我瞧着您的气色,也是不错。

    康芝道:在吃一味极好的燕窝粥,很滋补。我上次也叫人给你送了些,你吃了不曾?

    我不爱吃这些,估计是放起来了,我回头去找找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她们俩的话题,围绕着美容养颜。

    康芝看顾轻舟头发乌黑浓密,而且颇有亮泽,就说她自己的头发烫过了,干枯发暗,问顾轻舟可有什么良方。

    我有一味药方,专门用来洗头的,你拿纸笔来,我写给你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话题彻底打开了。

    康芝虽然热络,却不傻。

    顾轻舟赶巧饭点过来,不是图她一顿饭,而是有重要事要说。

    她果然拿了纸笔。

    顾轻舟写下了药方,对康芝道:把一锅水熬煮成半锅,放温了洗头。您平时爱用什么香波,就直接用,不妨碍。这水味道不重的。

    康芝道谢。

    饭还没有上来时,康芝就暗地里吩咐佣人,去外头告诉管事们,推了下午的应酬,她估计一下午都走不开了。

    果然,饭后顾轻舟并没有告辞,而是和康芝聊了很多琐碎的问题。

    司行霈坐在旁边,颇有耐性旁听,既不插话也不烦躁。

    最后,顾轻舟问康芝:我能冒昧问您要点东西吗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