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兴发娱乐新地址88必发88官方网站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叶妩自己做了点心,邀请顾轻舟去喝下午茶。

    这样的邀请,仍是为了陪伴叶姗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去了。

    ......怎么不甜?叶姗尝了一个白糖糕,有点嫌弃道。

    叶妩也吃了一口:的确。

    她很想说,白糖糕一直都是这样的,甜而不腻,并非那么重的味道。

    叶姗却好似忘记了。

    她喊了佣人:拿一罐蜂蜜来。

    佣人道是。

    她舀了好几大勺子,放在小碟子里,然后用白糖糕一下下沾了浓重的蜂蜜,往口里塞。

    叶妩和顾轻舟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样吃蜂蜜,一会儿估计要腻得犯恶心了。

    叶姗的口味并不这么重的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,叶姗似乎也察觉到了,手略微一顿。

    她意犹未尽,将白糖糕放下了。

    怎么不吃了?叶妩连忙问,好像是在补救。

    回头还要吃饭。叶姗道,算了,免得等会儿吃不下。

    叶妩就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叶姗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她突然想起了华云防。

    华云防平生只有两大追求:第一,他拥有永远吃不完的蜂蜜;第二,他打进南靖县,得到那个他魂牵梦绕的女人柳棠棠。

    他在遇到叶姗的半年后,这两个愿望都实现了。

    他积累了很庞大的财富,他占领了南靖县,找到了他的梦中情人柳棠棠。

    蜂蜜是真的很甜很好吃,柳棠棠也是真漂亮。

    叶姗想到这里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能是她叹气的声音有点大,顾轻舟和叶妩都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她也是一个激灵,匆忙回神。

    我刚被人抓起来的时候,脑袋破了,有段时间不记得自己是谁。华云防那二货,以为蜂蜜是世上最滋补的,拼了命给我灌蜜。叶姗突然解释,我养成了习惯,味蕾对甜不那么敏感了,非要重味才能感受到。

    叶妩心中咯噔了下。

    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她二姐说起那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......就是他......叫华云防吗?叶妩问。

    叶姗知道她想要问什么,大大方方点了头:嗯,他叫华云防。

    谁打破了你的脑袋?叶妩又问,是他手下的人吗?

    他手下......叶姗一愣,继而回神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:不是,华云防不是那伙土匪的头子,他是和我一样,被掳上山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是女的?叶妩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叶姗又笑了下:你没见过他吧?

    叶妩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比女人漂亮,你看不出他是男的,除非他说话。一开始很不习惯,看久了才能适应。叶姗道。

    叶妩福至心灵:跟蔡长亭一样,是不是?

    叶姗又摇摇头:不一样。

    哪里不一样,她没有仔细说。

    不是他照顾我,我大概活不下来。叶姗继续道,我还没有痊愈,就和华云防密谋,宰了那些当家的土匪,接管了那一伙人。

    叶妩震惊。

    不是我动手的,是他。叶姗道,男人靠近他时,都不会留神提防,这就是美人的好处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宰了六个当家的,浑身是血,手里拿两杆枪,指哪儿打哪儿,又是华帅的儿子,倒也能服众。

    这和叶妩预想中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虽然生在军阀家庭,叶妩和叶姗见过的血腥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然而,叶姗说起杀人放火,倒是口吻轻松。

    不过那等情况下,不杀人就要沦为旁人的玩物,换成叶妩的话,也能下得去手。

    叶妩心中沉甸甸的,捡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:华帅是谁啊?

    以前镇守清河的。叶姗道,小地方,有人有枪就敢自称大帅。华云防的父亲,只是军政府的团长,却被人称为华帅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也是将门出身。叶妩道。

    他家很早就败了,他一直在街头巷尾混吃混喝,直到被土匪掳走。叶姗道,什么将门出身,小混混罢了。

    叶妩听得出,叶姗说起华云防的时候,虽然话不是那么好听,可口吻是维护的,对他没什么记恨。

    叶姗一直不回家,也许在之前的时候,华云防让她有种安全感,她才敢一直跟着他们。

    而现在,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二姐,你们为何散伙了?叶妩问。

    叶姗一惊。

    她猛地站起身:我又不是土匪,不散伙难道打回太原吗?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,用力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叶妩和顾轻舟被拍在门外。

    老师......叶妩失措,好像自己一直小心翼翼走过峭壁,却在最安全的时候一脚踏空了。

    她吓到了,也有点不甘心。

    走吧,估计接下来半个月,你都套不到她的话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妩只得和顾轻舟暂时出门。

    她仍是脑补了下叶姗那段时间的经历,总感觉还有很多是她没说的,不像是特别凄惨,倒好像挺有趣味的。

    老师,我挺好奇的。叶妩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道:你有这样的好奇,是好事。

    额?

    你好奇,而不是下意识想要逃避,就是你也感受到了一点美好。既然如此,就保持好奇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妩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是一语中的,叶姗果然不再谈论此事、那人。

    偶然她会一个人发呆。

    她特别爱吃甜食,这是从前没有的,尤其是爱槐花味道的蜂蜜。

    只是,她再也不说华云防那二货,那一段记忆被她深埋。

    叶督军也听出了女儿话里的弦外之音。他不想叶姗恨他一辈子,所以没有杀华云防,还封了他为旅长,给了他依靠,让他能管束好自己手下那群人。

    至于将来会是什么场景,叶督军和叶妩都不敢紧逼。

    叶姗回来了,此事就算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叶家此前最重要的,是叶妩的大婚。

    就连顾轻舟,也跟着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在一阵热闹喧嚣中,叶督军的六姨太正在悄悄收拾自己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弄到了一本护照,是香港的。

    三月二十,琼英正好六个月了。她盘算了下。

    六个月的孩子,有神医坐镇,以后夭折的可能性不大,她放心了。她这个母亲,也该给自己和孩子都留一条后路了。

    三小姐大婚,叶督军最开心放松的时刻,整个太原府都沉浸在这场喜宴里,所有人都会放松警惕,尤其是对叶家的女眷。

    这是六姨太最好的机会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