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88必发9999永利娱乐快三是真平台吗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端起一杯清茶,慢慢喝着,让茗香填满了舌尖。

    她知道程渝又在作死了。

    对于程渝,顾轻舟的态度一如既往:随便她怎么作死,死远点就行,顾轻舟眼不见为净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程渝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冲到了顾轻舟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端起桌上的茶壶,她迫不及待倒了一杯,一口饮下,像是渴极了。

    怎样,弄死他了吗?顾轻舟好整以暇问。

    程渝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我弄死他干嘛?程渝道,我又不是司行霈。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她想要幸灾乐祸的围观泥潭里的程渝,结果被溅了一身泥点子,也是活该。

    程渝渴得厉害,索性拿起了茶壶,对着壶嘴一通猛灌,把茶水喝了个底,差点吃到茶叶才放下。

    要等。程渝不等顾轻舟发问,自己说了,等他醒过来,也许另一个人就会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顾轻舟略微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超过了认知的事,她很茫然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很想问程渝:你知道那只有一个人吧?若是彻底消失,那么你能留下另一个吗?

    这种外行话,说出去只会增添程渝的烦躁。

    顾轻舟忍住没说,只是口吻清淡,事不关己的问:他什么时候醒过来?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吧?程渝自己也没把握,估算了一个时间。

    她一直捧着那茶壶,很用力,手指关节都有点发白。

    顾轻舟,你回头跟我一块儿去,可好?程渝道,我自己很害怕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好,我陪着你去,别太担心。

    原本与己无关,顾轻舟应下这个承诺,也略微紧张起来,不知卓莫止醒过来会变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孝云不同意,他很维护那个单纯的莫止。程渝突然对顾轻舟道,所以他昏迷之后,我把他送回了我的房间,不能让他知道。

    你回头看到了他,也别说漏嘴,让他看出什么破绽或者纰漏。就连家里的佣人,也要叮嘱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仔细询问了程渝,关于这个病的种种,程渝一一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到了午饭的时间,顾轻舟让佣人安排午膳,等程渝去洗手间时,顾轻舟喊了副官。

    带几个人,去西跨院守住,别让卓少出门。一旦他醒了,就来叫我。顾轻舟对副官道。

    副官道是。

    霍钺中午有个饭局,卓少又没醒,就顾轻舟和程渝两个人大眼对小眼的,没滋没味的吃了午饭。

    刚吃完饭,副官就道:太太,卓少帅醒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表情略微收敛。

    程渝却坐着没动。

    怎么了?顾轻舟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程渝却好像失去了之前拿棍子打卓莫止的勇气,脸色有点白:你先去看看他,然后给我打电话......

    顾轻舟握住了她的手:别怕。

    程渝逞强道:我不怕。就是......就是想要矜持点,等他过来找我。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矜持这个词如果自己有意识,它都会感觉被程小姐玷辱得想要上吊。

    顾轻舟无语了片刻,对矜持的程小姐道:那行,我去瞧瞧,你先等消息。

    到了西跨院,顾轻舟看到卓莫止静坐,表情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副官们禁锢了他的自由,他也丝毫不恼怒,瞧见了顾轻舟,略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放缓了声音:阿渝呢?

    顾轻舟的头皮有点发麻:她午休睡着了,你还好?

    我后颈有点疼,阿渝她干嘛要打我?卓莫止问。

    他尽可能压着嗓子,慢条斯理告诉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如果能摸透她的性格,就不会天天嫌弃她了。

    卓莫止笑了下。

    笑容很快就收敛,他站起身,仍是低声:我能去看看她吗?

    顾轻舟道:你还没吃饭吧?这样,你先吃饭,也等她睡一会儿,她刚躺下呢。

    她不由分说,让佣人赶紧去准备吃食。

    卓莫止也不好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略微坐了坐,又和他闲聊了几句,然后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出了西跨院,顾轻舟几乎是一路小跑着,回到了正院。

    程渝焦虑等着她回来。

    怎样?程渝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喘了口气,对程渝道:你以前说过,莫止不知道孝云的存在,孝云才是主要的人格,对吗?

    程渝点点头,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我方才去见他,他的声音是莫止的,但是他故意假装。程渝,你打草惊蛇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程渝的脸色更白了。

    我上次在王璀身上用了,是可行的啊。程渝恨不能抓紧顾轻舟的手臂,你确定吗?

    他如果不知道孝云,不知道你的恶意,他为何要假装?顾轻舟道,然后拍了拍程渝的手,示意她松开。

    她把顾轻舟的胳膊捏得生疼,几乎要掐下她一块肉。

    程渝的牙关开始打颤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唇:我要去杀了他。

    怎么杀?

    直接捅死的话,还能有救吗?程渝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然后,程渝又稀里糊涂提了很多的方法。

    顾轻舟打断她:程渝,你目前的困境,不是应该考虑如何将卓孝云唤醒吗?为何他醒过来,就不是孝云?

    程渝像是被钉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她清楚记得,孝云告诉她别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莫止是孝云的一部分,他非常的维护他。

    当初程渝怀孕,他觉得孩子是莫止的,他吃醋的同时,也想要养大他。

    他们有很清晰的分别,却又把彼此看得至关重要。

    我......程渝张了张嘴,始终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犹豫了很久,她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要去看看卓莫止,再考虑其他的。

    不成想,有个副官进来说:卓少突然出手,打晕了两个人,正在往外跑。

    程渝惊呆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假如她是莫止,糊里糊涂睡了一觉,醒过来发现自己睡过的女人囚禁了他,甚至可能想要杀死他,不跑才奇怪了。

    吓死了好嘛。

    围住他。顾轻舟道,快点,务必要抓回他。

    最终,他们还是抓住了卓莫止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从外面回来的霍钺,一脚踢向了卓莫止的后颈,又将他打晕了。

    程渝跑到了大门口,顾不上心疼,对副官们道:快绑起来,再......再拖到后院的地下室去!

    霍钺一头雾水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