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永利跳槽金永利113355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行霈的笑,是愉悦的。

    他对顾轻舟道:五先生这样避世的高人,多少钱都请不动。若不是你治好了他们,他也不会帮忙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司行霈顺着石博山,找到了不少的人。但想不打草惊蛇,就需要手段利落。

    然而,对方并非平头百姓,再厉害的密探,也不可能做到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但五先生可以。

    他出手,帮司行霈解决了很大的难题,司行霈想起来心情就很不错。

    轻舟,将来功业上,要记你一笔。司行霈道,你想要做什么?司夫人,还是卫生部的总长?

    不能两个都要吗?顾轻舟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把搂住了她:大胆,你敢蔑视我!

    说罢,他就挠顾轻舟的痒。

    顾轻舟被他的幼稚气乐了,转身想要跑,却又逃不开,整个人落入了他的臂弯里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别胡闹,别胡闹!顾轻舟大声道,饶了我吧。

    司行霈打横将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他在她耳边道:哦,这就求饶了?等会儿还有你告饶的时候,有点骨气啊司太太。

    顾轻舟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司行霈说到做到,顾轻舟果然被他折腾得连连求饶。

    然而夜如此漫长......

    初夏的夜,风是微凉的,空气里有淡淡槐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有个人在月夜抵达了太原府。

    他一身风尘,手上却没有拎行李,只是带着一个钱包和一本支票簿子。

    他风风火火走出了车站,没有打电话叫人来接,而是跳上了一辆黄包车。

    快走,我给你双倍的钱,跑快一点。他道。

    然后,他报出了地址,就开始阖眼打盹。

    他满腹的心事,额头的青筋一直跳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看着高高的院墙,以及安静的大门,上书平野府,他突然打了个弯,没有进去,反而是折过两条街,到了叶督军府。

    值夜的副官看到了他,略微吃惊:表少爷?您这......

    来人正是石博山。

    姨父呢?他唇色发干,起了一层皮,像是劳累奔波了很长的路途。

    副官道:表少爷,现在是十一点,督军如果再城里,也早睡下了。您看......

    快去请示,我现在就要见到姨父,天大的事!他急忙道。

    副官却不敢。

    表少爷,您别为难我了。副官道,督军明日还有公务,他得早起。现在去吵他,我有几个脑袋?

    石博山急得要跳脚。

    他退而求其次:二小姐呢?

    副官见他的确有事,不敢去叫督军,二小姐却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于是,石博山被请到了客厅坐下。

    他端起茶,手不停的发抖。

    叶姗急匆匆起来,错愕看着石博山:表哥。

    阿姗,我出事了。石博山不等副官离开,当即对叶姗道,姨父得救救我,否则我......

    叶姗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  她让副官和佣人们全部退出去,问石博山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石博山简单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叶姗震惊看着她这个表哥。此人总是无所事事的,叶姗还以为他是个单纯的纨绔,没想到他还是个惹祸精。

    简直是.......

    你稍等,我去告诉父亲。叶姗感觉此事很重要,她做不了主,自己去了后院。

    叶督军已经睡了一觉,此刻被吵醒,到底没太多的恼怒。

    父亲......

    急什么?叶督军淡淡道,不等叶姗开口解释,他就打断了她,一点小事而已。

    父亲,这不是小事吧?万一那些人对姨母下手,那岂不是要连累石家被灭门?姨母可就在天津啊。叶姗着急道。

    叶督军扫了女儿一眼:这么大的事,我能不知道吗?你姨母全家早就离开了天津。

    叶姗一愣。

    那表哥他......

    他一直在外头浪,又没回去过。现在出事了,他知道担心家里,与虎谋皮、异想天开的时候,怎么不知道担心家里?叶督军冷哼。

    叶姗那颗焦灼的心,慢慢冷却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半夜被叫醒,原本就是紧绷着精神的,又听了石博山那番话,想着那胜过她生母的姨母,关心则乱了。

    表哥他真是的。叶姗道,那父亲,您早点睡吧,我去安顿表哥。

    叶督军颔首。

    他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石博山等得血脉都快要炸了,就看到叶姗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姗冷冷对他道:父亲不肯见你。

    石博山的心直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你现在知道担心啦?叶姗怒了起来,你做梦想要复辟时、利用叶家外甥身份时,怎么不知道担心?

    石博山一震。

    叶姗继续道:你以为日本人和平野夫人看重你,是因为你多么惊才绝艳吗?还不是因为我父亲?

    石博山好像被人打了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他怔怔的,看着从小把他当亲哥哥的表妹,毫不留情的打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,来遮掩自己的狼狈。

    我......他试图解释,可嘴唇干燥得厉害,稍微张开就疼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他无助往椅子上一坐。

    叶姗见状,又于心不忍:你关心姨父姨母,我们不关心吗?父亲说了,早已派人安顿好了姨母。

    石博山又是一惊,好像昏昏沉沉时被人泼了一瓢凉水,顿时打着寒噤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什、什么?

    父亲说,姨母他们这会儿早已离开了天津。叶姗道。

    石博山紧绷着的心弦,终于松弛了。

    稍有松弛,他连日奔波的疲倦就遮掩不住,无力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石博山在平野夫人门口出现过,转而又去了叶督军府,此事被蔡长亭的耳目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吃惊。

    同时,他敏锐感觉不对劲,当即派人去查。

    查跟石博山有关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的下午,蔡长亭就查到了。他脸色铁青回到了平野夫人的院子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从未见过他这般脸色,他素来游刃有余,不免诧异:怎么了?

    夫人,跟咱们结盟的人,全部毁约了。因为他们家里最重要的一到两个人,都遭到了绑架。蔡长亭道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,有点摇晃,巨大的恐惧淹没了她,就好像当初她被迫逃离时那样。

    你......她的呼吸不畅,你再说一遍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