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必威备用永利皇宫mg网站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平野夫人远在日本的时候,就派人在华夏活动。

    她有钱。

    她的钱绝大部分是从前的叶赫那拉家族的。

    她花了很长的时间,跟那些人建立关系网。一旦她起事时,就能一呼百应。

    她支持小军阀占山为王,她支持经济财团吞并其他小财阀。

    她的关系网,遍布了华夏,一根根一条条千丝万缕。

    她自己掌控了绝大部分人,而一小部分摇摆不定的,交给了石博山,利用他是叶督军外甥的身份去处理。

    不成想,有人顺着石博山这条线,几乎把平野夫人埋伏下的人脉网,一把揪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和平野夫人有密谋的人,他们身边最重要的人都失踪了:要么是独苗的儿子,要么是掌握了自己大印的太太或者姨太太,要么是父母。

    失踪的人,全是那些复辟者的命。

    这样庞大的关系网,石博山都未必知道,日本人也不完全了解,最清楚的人是平野夫人,以及蔡长亭。

    不成想,才几个月的功夫,这些人全部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出事了还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是谁?平野夫人震怒,是谁?

    轻舟。蔡长亭慢慢吐出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顿住,她的眼睛里,折射出复杂的光芒:司行霈身边人的底细,咱们早就摸透了,他怎么可能做到这样悄无声息?

    她说完,自己也回神了,眼神微敛,问蔡长亭:如果是你手下的人,你能做到吗?

    蔡长亭的后背,略微发僵。

    夫人,您怀疑我?蔡长亭问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那双妩媚的眸子里,有种难以言喻的流光,落在蔡长亭的脸上:长亭,我能信任你吗?

    蔡长亭的唇色略微发白。

    屋子里陡然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冷静了片刻,再问蔡长亭:确定所有人的家属,都失踪了一两位?

    是。蔡长亭回答。

    面对最大难题,平野夫人冷静了。

    着急没用,需得做两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瞒住日本人,不能叫日本人知道平野夫人的胜券被人截胡;第二,赶紧找到人。

    长亭,那些人怎么说?平野夫人问。

    就是那些答应参与复辟者,那些失去了一两个至亲的人。

    对方要他们缄口不言,否则他们的家人就是死。蔡长亭道,所以,咱们至今都不知道消息。

    那好。日本军部那边,仍封锁消息。平野夫人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道是。

    第二点,就是要找到密谋复辟者的家属。

    不在蔡长亭手里,就在顾轻舟手里。

    保皇党还是平野夫人的,假如蔡长亭搞这么大的阵仗,平野夫人不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五成可能在轻舟手里。司行霈手下那些人,做不到如此悄无声息,他绑架的人,家里又不是没保镖。平野夫人道。

    如此想着,她还是去见了顾轻舟和司行霈。

    此刻,司行霈和顾轻舟正在叶督军府。

    石博山还不知道保皇党的危机,他只知道自己联络的那些人,全部被绑架了至亲的家属。

    他担心日本人和平野夫人反过来怪他,要害死他的家人。

    得知叶督军已经送走了他的父母和兄弟姊妹,他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博山,你替保皇党做事,就不担心遗臭万年吗?司行霈问他。

    石博山看了眼司行霈。

    他真不知道,司行霈为何能如此轻松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司师座,你怎么不担心自己呢?司太太的身份,若是公告天下,你和你父亲的名声更不保吧?石博山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是保皇党的公主,这个身份平野夫人早已传播了出去。

    若她一直都是顾轻舟,倒也好说。可她中间做过新加坡华侨的女儿,做过阿蔷,如今再来狡辩,也显得无力。

    我就是想要这个天下。司行霈道,知道正好!到时候不管是军阀还是复辟者,都要听我的号令,我巴不得你们给我搭台唱戏。名声?这种东西我从不稀罕。

    石博山震惊了。

    见过无耻的人,没见过如此无耻的。

    叶督军一直不开口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电话响了,是司行霈的副官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师座,平野夫人来了,说要等您和太太。副官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挂了电话,笑着站起身:我们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口子,散步回到了自己家。

    看到平野夫人时,顾轻舟还笑着问:夫人,您的脸色怎么不好?

    平野夫人淡淡提了下唇角:轻舟,咱们就别绕圈子了。

    我绕什么圈子?顾轻舟不解,怎么了?

    那些人。平野夫人开门见山,那些人是不是在你手里?

    顾轻舟茫然:哪些人啊?

    平野夫人咬了咬牙:轻舟,别装了。你想要什么,咱们都可以谈谈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见到了石博山,他说他联络的小军阀或者官员,他们的家人都遭到了绑架,你是不是想说此事?

    平野夫人看向了她,目光微动。

    顾轻舟转过脸,问司行霈:是你做的吗?

    不是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对平野夫人道:我知道,您肯定会第一个怀疑我。不过夫人,您身边的人安全吗?

    平野夫人沉默了良久。

    最终,她道:轻舟,我把霍拢静给你,如何?

    顾轻舟的脸色,骤然变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平野夫人:我要活的。

    可以。平野夫人道,你绑走的人,哪怕一家一个,也有一百五十多人。我要一百人。

    顾轻舟蹙眉。

    司行霈打岔:你真相信是轻舟绑架了那些人?

    他不等平野夫人回答,继续道:夫人,这么多的人,想要办成此事,怕是要花费不少功夫吧?

    他顿了下,又对平野夫人道,你没怀疑过蔡长亭?

    顾轻舟瞪了他一眼,对平野夫人道:我想要先见见霍拢静。这么久,她到底藏在哪里的?

    平野夫人的脸色,却是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她从未有过此刻的狼狈和不甘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态度,让平野夫人对蔡长亭的怀疑,从五成变成了八成。

    那些被绑架的人如果真在顾轻舟手里,她不会这样急迫想要看霍拢静,她会稳操胜券等平野夫人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释,就是顾轻舟没有参与此事。

    如果是蔡长亭......

    平野夫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轻舟,你有没有看过你身边的人?她突然道,你看看司行霈,问问他,司芳菲和司慕是怎么死的?

    司行霈的眼神,倏然紧缩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气氛,顿时变得诡异起来,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终于图穷匕见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