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澳门永利官方下载必发集团怎么送28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华云防的酒量不行,这点谁都知道。

    然而,这货时常不自知,喝高了就充大爷,非要把自己惯得烂醉。

    喝醉了之后,什么吹皮都敢吹。

    那天他站在桌子上,对着底下一众牛鬼蛇蛇,大放厥词:等老子将来打进北平,把所有人都杀了,把叶骁元也杀了,自己做皇帝!

    众人起哄,纷纷讨要官职。

    叶姗听到叶骁元几个字时,心中隐约感觉与自己有关。她想起那个名字,本能涌上浓郁的愧疚,好像自己辜负了他的期待。

    她立马掐断了自己的思路,不让自己往下想。

    在七嘴八舌的起哄中,叶姗听到华云防继续道:等我做了皇帝,就封棠棠做皇后。

    有人就问:那大帅呢?

    她......她做......做我的老婆......华云防如此说。

    就有人提醒他:做贵妃。

    后面的哄笑一阵高过一阵。

    华云防就喃喃念叨着贵妃,摔下了桌子,彻底醉得不省人事了。

    叶姗原本一点也不吃醋。

    华云防一直都是捏在她手里的,没有她,他狗屁不是,连军队也带不好。她不怕他作妖,更不怕他不忠。

    然而,叶姗在那个瞬间明白,人的心是掌控不了的。

    华云防在最落魄的日子里,和那个女孩子相依为命,他们一起长大,彼此作伴,甚至生死关头逃出了兵荒。

    这样的感情,又怎么去抗衡?

    叶姗清清楚楚的想:这贱男人!

    酒后吐真言,叶姗从此就明白了一个道理:一个装满了水的罐子,再怎么好看,再如何珍贵,新的水也倒不进去。

    非要拼命去倒,最后只是让自己心中那腔柔情蜜意溢得到处都是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二姐。出神间,叶妩拍了下叶姗的肩膀。

    叶姗略微低头,遮掩了自己的情绪,半晌才抬眸问:怎么了?

    没事,我看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发呆。叶妩道,然后把一杯水递给了叶姗,渴不?

    叶姗接过来。

    四周的客人,都在到处敬酒或者攀谈,还有不少人在舞池里,也有人在旁边听戏,整条街都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你不是伴娘吗,怎么不用去给新娘子卸妆?叶妩问。

    叶姗道:我问过了程姐姐,她说不用,她跟姐夫好像有很多话要谈。

    叶妩又问她:父亲和六姨太今晚就回去,你去不去?我和老师说了,想在北平逗留几日,到处看看。

    我回去。叶姗道。

    叶妩拐弯抹角的,其实很想问华云防的事。

    可叶姗面色不好,叶妩满心的话全部打住了,没有问出口来。

    她想,还是算了吧。

    婚礼结束之后,程渝就不跟顾轻舟回太原府了,她要留在北平。

    第二天,顾轻舟单独和卓孝云聊了。

    她问起卓孝云的解离症:你现在,能掌控身体吗?

    卓孝云点点头:可以。以前不行,但是阿渝误打误撞,让我占了上风。我想让莫止出来,他就可以出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,我的两个人格在慢慢融化,莫止不再是另一个人,而是更像我性格的另一面。他随时可以存在,也随时可以消失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那我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顿了下,顾轻舟又道,你也知道,局势即将可能大变。阿渝交给你了,你好好照顾她。

    我会的。她是我的妻子,我孩子的母亲,是我最亲的人。卓孝云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满心的担忧,此刻才彻底放下。

    她想,跌跌撞撞这么久,程渝终于找到了她的归宿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叶妩等人,留在北平,跟程夫人、程艋一起住在饭店,等着给程渝摆三朝回门的酒宴。

    这顿酒宴结束,程渝就彻底跟卓家姓了。

    这几年,顾轻舟被她气得倒仰的时候不少,为她操心的时候更多。突然她有了好结果,顾轻舟竟有点失落。

    大概,这就是做母亲的心情吧。

    她把这种心情,告诉了程渝,程渝怒极:你占我便宜!混账东西,赶紧收拾收拾滚!

    当天晚上,顾轻舟等人回到了太原府。

    一回来,她就接到了程渝的电报,让她汇报平安,飞机有没有出事等。

    顾轻舟给她发了一封,请她不要发神经病,好好待产。

    等你孩子出世,我会来看你的,不管我那时候在那里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回到太原府的那天,下了场雨。

    翌日,碧穹万里无云,炙热的骄阳高高升起,落下滚烫的金芒。

    一下子就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庭院绿荫丛中的知了,没完没了的嘶鸣。

    顾轻舟换了单薄的中袖月白色斜襟衫,端起茶,看着院子里的日影。

    夏天真的来了。她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站在她身后,伸手撩了她的头发,道:你头发长了不少,再养一年半载,就能跟从前一样了。

    嗯,我也觉得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如果所有事都像头发一样,毁了还能重新长起来,就好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我得回去了一趟了。做点准备,我五天之后再后来。

    你先忙。顾轻舟道,以前我在岳城的时候,你也要时常在军中。

    司行霈轻轻摸了摸她的面颊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更加热了,盛夏就这么仓促出现在了人间。

    顾轻舟哪里都不敢去,一出门就要被烤化了。

    倒是她的朋友们,很热情到她这边来。

    是叶妩牵头的。

    程姐姐走了嘛,我担心你一个人寂寞。叶妩道,咱们一块儿打打麻将,我还请了王晨姑姑呢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。

    程渝虽然是走了,但她比从前更加聒噪了,顾轻舟一天能收到她十封电报。

    很显然,她在卓家住不惯、吃不惯、用不惯,除了卓孝云,她讨厌卓家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她甚至提出,让顾轻舟再去北平陪她,直到她把孩子生下来,也直到她适应了婆家的生活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电报反过来放在桌子上,只当她是放屁了。

    ......真不寂寞,我挺好的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叶姗却显得没精打采。

    顾轻舟故意问她:你上次见到了华云防吧?怎样,他说了些什么?

    叶姗避之不及:就是普通的几句话,没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此事,佣人说家里来了客人。

    进来的人,是颜一源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