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355章 牢笼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的话,让蔡长亭的唇线略微紧抿。

    他半晌才道:轻舟,你真刻薄,什么叫绑架?我把你接到我身边,而已。

    顾轻舟从善如流:那请问我被接过来,第几天了?

    你不知道?

    这次真不知道,做了好多的梦,一直不安稳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表情略微舒缓。

    那......可有梦到我?他笑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哑然失笑:当然,梦到过无数次,你简直是我梦里的情人。

    蔡长亭哪怕感觉再良好,也被她的反话弄得难堪了。

    他又抿了唇。

    顾轻舟嘲讽他的时候,火力全开,冲他最软弱的方向攻击。

    见他简直要被激怒了,顾轻舟就想趁热打铁:长亭,我想问问你,你真喜欢我吗?

    从前的种种言语,顾轻舟记得,蔡长亭也记得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?

    他们说过的话,多半是烟雾弹,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意义。

    现在,这个问题抛到了蔡长亭面前,他就好像被人戳了短处。

    戳他短处的人还没完没了的,站在旁边不停的加戳,以及围观,要把他弄死,甚至要把他的狼狈牢牢记住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他放下了顾轻舟,开始牵着她手上的绳子,带着她走。

    顾轻舟浑身软绵,被蔡长亭带得一个踉跄:看来有答案了,你不是真喜欢我。唉,骗财我能理解,骗色就有点猥琐了啊长亭先生。

    住口!有人厉喝。

    顾轻舟回头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一个半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孩子个子比顾轻舟稍微高一点,尚未长开,是一副稚气的模样。他是最平常不过的容貌,只是那双眼睛,阴沉沉的,好像历经了沧桑。

    你还要脸吗?男孩子骂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在她梦中,就是这个男孩不停挑拨霍拢静,让霍拢静杀了她。哪怕不能杀死她,也要毁了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他为何这么恨我?顾轻舟心中略感疑惑。

    她没见过此人的。

    难道是阿蘅的罪孽?他是因为恨阿蘅而迁怒我,还是单纯的恨我?顾轻舟的眸光在这男孩身上扫过,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她的视线往后,瞥见了霍拢静。

    阳光下,顾轻舟终于看清楚了霍拢静。她梳了高高的马尾,穿着便捷的黑衣,手里拿一把短刃,腰上有枪匣子。

    她安静走路,眉头紧紧蹙起,好像忍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感觉到了顾轻舟的目光,她抬眸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这一眼,本该是满满的仇恨,但她的心莫名一酸,好像有填不满的记忆涌上来,让她无法憎恨。

    于是,她自己挪开了目光,不再和顾轻舟眼神接触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到此处,眼眶突然就红了。

    男孩踢了她一脚:好好走路,看什么?

    这一脚毫不留情,几乎要把顾轻舟的小腿踢出一块淤青。

    蔡长亭拉着绳子,回头道:高狄,不许无礼。

    男孩子那阴森的眼神,立马盛满了情绪,温顺得像只羔羊,走到了蔡长亭身边:主子,咱们干嘛不杀了她?

    别胡闹。蔡长亭淡淡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细细品了下那男孩的眼神,顿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对自己那么大的敌意,不是因为她自己,也不是因为阿蘅,而是因为蔡长亭。

    因为蔡长亭喜欢顾轻舟。

    她心中明了,就不再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身上发软,大概是绑架时打入身体的药尚未褪尽。顾轻舟是个大夫,算了算令人昏迷药的时效,于是她想:我遭到绑架,应该还没有超过三十六个小时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只是昏睡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司行霈如果要追上她,估计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走山路,顾轻舟的双腿有千斤,蔡长亭拖了她两次,差点把她拖得跌倒,就重新走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她,表情是尽可能柔和:我抱着你走,别在出幺蛾子,行不行?

    顾轻舟也想节省体力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身体累到了极致时,脑子跟不上,有机会也不能抓住。

    好,我保证。顾轻舟温顺道,甚至气若游丝补充了句,我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蔡长亭抱起了她。

    他的呼吸,就在她的头顶,闻到了她头发里的清香。

    他没有言语,命令众人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而顾轻舟,在药效还没有过的情况下,万万跑不掉的。机会只有一次,她需得慢慢找,就暂时决定阖眼打盹。

    她彻底放松了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放松,她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他们可能爬了很高的山,故而现在的山路都在上端。

    上端没有了盛夏暑热,入了夜非常冷。

    顾轻舟身上盖着蔡长亭的外套,她发现队伍已经停止了,所有人都原地休息。

    给。蔡长亭伸手,把一块饼干送到了顾轻舟的唇边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口叼了过来,问:怎么不生火,弄点热的东西吃?

    蔡长亭在发呆。

    顾轻舟衔走饼干时,唇碰到了他的手指。柔软的触感,让他有了异样的波动,并不是那么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他茫然了片刻,这才回神,又把一块巧克力送到了她唇边:何必多此一问?

    是怕被找到。那就是说,司行霈的飞机在半空?她道。

    蔡长亭点点头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又想:你想把我带到哪里去?

    蔡长亭道:很快就到了,别担心。

    等顾轻舟吃了三块饼干和两个巧克力,他拿起一壶水给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了下,先闻到了一股药味,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蔡长亭就固定住了她的脑袋,强行令她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了,顾轻舟的意识逐渐涣散。

    他们应该还有个基地,在深山里。看他们这样谨慎,大概一时半会儿是不会走出去的,那就是要把我关起来。顾轻舟失去意识前想到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知急成了什么样子。她不安挣扎了下。

    一双干净微凉的手,落在她的脑门上,似乎在安抚她。

    她彻底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她醒过来时,已经到了室内,屋子里的气温还算温暖,应该是地下的,四周都是水泥浇灌的墙壁,有个通风口,一扇巨大的钢铁门。

    这就是牢笼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