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360章 获救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人的感情,有时候很敏锐,当事情发生正好能拨动那根存在的心弦时,立马就会有反应。

    但有时候,也会很迟钝。

    比如顾轻舟,她就从来没想过,蔡长亭死了之后,她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心里没有那根弦。

    所以,山谷里重重的回响,像是什么摔得稀烂,她半晌很难和情绪产生共鸣,只是茫然、苍白的想:他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为什么要掉下去?

    赌徒不到最后一刻,绝不会放弃的,幻想着任何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而蔡长亭呢?

    他怎么掉下去了?顾轻舟良久之后,脑子里还在想。

    如果这棵树支撑不了,蔡长亭会做的,不是把她扔下去吗?

    顾轻舟用力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趴着,只能往下看,不能往上看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山谷里的晨雾,被什么惊扰了,动荡了一瞬间,又慢慢归于沉浸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她死死抱紧了树干,双臂酸得要脱臼了,她听到了吱呀一声,树根又断了些,整个树往下一扑。

    顾轻舟和树干一起,撞到了悬崖的壁上,石头撞到了她的鼻子,她顿时血流成河,鼻血和眼泪齐下。

    然而,树干却没有往下掉。

    少了一个人,它虽然断了八成,还艰难维持着,倒挂在悬崖上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思路是堵塞的,她只是默默忍受鼻子那一撞的剧痛。

    如果他没有掉下去,现在这棵树就要掉下去了,我也要掉下去了。她想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从蔡长亭坠落到现在,顾轻舟最有逻辑的一个思维。

    他......是为了我吗?她问自己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她听到了动静。

    头顶有机械的声音,还有司行霈声嘶力竭的呼喊:轻舟!

    司行霈也不知自己是如何熬过三天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阖眼,眼睛里全是血丝。当他腰上挂着绳子下去的时候,顾轻舟几乎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刚刚触碰到树干,整个树就断了。

    晚一秒,他就要眼睁睁看着顾轻舟坠入山崖。

    他将她抱起来,她满脸的血,狼狈又凄惨,司行霈用力箍紧了她。

    轻舟,轻舟!他在她的耳边,高声喊着她。

    他自以为声音洪亮,实则早已嘶哑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良久,才嗯了声: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他用力眨了眨眼睛,吻住了她的唇,眼泪落在了她的面颊上。

    滚烫的泪,没入顾轻舟冰凉的肌肤,让她回神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里,想起那次剧院的刺杀,他坐在她床边抹泪;想起司慕那一枪之后,他看到她伤疤的眼泪。

    以及这次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吓坏了,后怕到了极致,才会当着她的面哭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个混账玩意儿,能让他哭泣的,也大概就是顾轻舟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双臂,的确是脱力了,故而她拼命冲他微笑。

    可怜她满面青紫,笑起来忒狰狞,司行霈的眼泪更盛,几乎要淹没了他。

    我是不是做梦?她的声音,轻不可闻。

    司行霈吻着她的唇,然后咬了她一下,浓重的鼻音问她:疼吗?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那就不是做梦。他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不是做梦,蔡长亭怎么会掉下去?

    司行霈:......

    有军医给她检查,发现她身上没有其他的伤口,血迹全部是鼻子里流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给顾轻舟打了一针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陷入了深深的睡眠中。

    睡着了,那些光怪陆离才会慢慢远离她。

    她这一睡,再次醒过来时,看到了自己熟悉的账顶,以及窗帘被阳光晒着,有清清楚楚的痕迹。

    屋子里暖暖的,甚至有点热,盖在她身上的被子也单薄。

    如今是盛夏。

    深山不知寒暑,顾轻舟一下子就回到了人间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在她身边,他半坐着,手臂环绕着她。

    她一动,司行霈就醒了。

    轻舟?司行霈警惕,低声叫了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应了:我在呢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鼻息很重,因为撞断的鼻梁骨被重新接上了,让她只能用嘴巴呼吸,声音跟往日不同。

    司行霈微微昂起头,仔仔细细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鼻梁摔断之后,整张脸都有点肿,司行霈看在眼里,心中格外踏实:她受了点伤,劫后缝生了。

    她的伤,让一切看上去那么真实。

    司行霈叹了口气,又在她唇上亲吻了下,闻到了包扎的药味:再睡一会儿吧,咱们回来才不过一天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阿静呢?

    回岳城了。司行霈道,昨天早上,霍爷就带着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微愣。

    她舍身处境想一想,现在让她去面对霍拢静,她应该说些什么呢?

    说对不起,好像没任何用处,并不能缓解她的愧疚,也不能弥补阿静和五哥的创伤。

    问她这两年多的经历?顾轻舟大概问不出口,而霍拢静也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而且,霍拢静此刻的情绪,是一锅煮沸的水,稍微再添一点什么,都能让她的情绪溢出来,导致她崩溃。

    回家了,真好。顾轻舟喃喃道,在外头不管受了什么委屈,都有家可以回。

    她说罢,抱紧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轻轻摩挲着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......蔡长亭手下有个男孩子,叫高狄,看上去挺邪恶的,他人呢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跑了。

    他居然没有去救蔡长亭。顾轻舟道,我还以为,他真喜欢蔡长亭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就觉得蔡长亭可怜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谁真心爱过他?

    我逃出来之前,被阿静打了药,又被捆绑,双臂脱力,身上也软绵。后来奔跑,几乎耗尽了我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往下掉的时候,我透支了精力,有点耳鸣,又有点幻觉。所以,蔡长亭他是真的自己掉了下去,还是被你打了下去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人的记忆,有时候会欺骗自己。

    顾轻舟现在就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。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里,当时蔡长亭告诉她,他真的输了,然后他亲吻了她两次,都是吻在她的额头,没有任何的情|欲。

    好像是情窦初开的男孩子,小心翼翼亲吻着自己的心上人。

    然后,他自己坠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轻舟认识的蔡长亭,是个心肺都黑透的阴谋家,一个急切想要权势的男人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自己掉下去,那棵树就要带着他们俩一起往下掉。

    符合逻辑的事实,应该是他把我推下去,而不是他自己掉下去。顾轻舟道,我这段记忆,为何会如此违反逻辑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