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澳门永利集团游戏平台优德中文体育w88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和司行霈从码头回来,两人还在天津住了一天。

    司行霈找了几家报纸,又给王家发了电报,请他们动用关系,帮忙请天津的报界帮忙。

    我岳母在医院失踪了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他在报纸上登了寻人启事。

    有人的心,就会去找平野夫人,平野夫人牺牲自己准备的祸水东引,才有价值。

    司行霈很坦然接受了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而顾轻舟,还在研究平野夫人临走时留给她的遗物。

    她拿给老玉匠看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的东西,大概是很精致的,老玉匠瞧了半晌:不能肯定里面有东西。

    然后,老人又问顾轻舟,里面的东西很重要吗?

    顾轻舟根本不知道是什么。

    别轻易砸开。这玉佩砸碎了,就可还原不了了。老人道,况且,谁会让玉佩里面藏东西?如果是藏,也是藏在空心的镯子或者簪子里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愣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带着少数的亲信,跑到了天津,她难道不担心自己的东西被人搜走吗?

    真是很重要的东西,被搜走了她又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所以说,如果真有秘密,不在玉佩里。顾轻舟把自己跑了一天的推断,告诉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接过来:她临走时给你这个,肯定是有意义的。她自己带走的钱财,还有保皇党资助者给她的,是很大的一笔钱。

    她既然决定要走了,不可能会让那些东西深藏在地下,一定会给你的,算作她当初没抚养你的补偿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,玉佩到底有什么用?

    会在她自己府上吗?司行霈问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让金太太炸了咱们家,就是想要把那一片全部炸了,她的院子也在爆炸范围内。那么贵重的东西,她留在即将要炸毁的地方做什么?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冷哼了声。

    哪怕平野夫人最后的决定深得司行霈的心,他也没办法原谅她。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,那女人就连顾轻舟都想要杀,可见她的恶毒。

    最好的幡然醒悟,也没办法盖住她的灭绝人性。

    如果她稍微有点人性,依照顾轻舟对亲情的依恋,她们母女根本不可能走到今天的局面。

    那再想想。司行霈冷冷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:记恨那件事?

    谁能释怀?司行霈道,如果不是叶督军精明,我们全部都要抱炸上天。说起这个,金家好像还在天津吧?

    顾轻舟拉了下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算了。她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蹙眉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这世上的罪孽,总会有人来处理。咱们俩,就别沾惹太深。手里的人命太多,无法福泽后代。

    司行霈把这句话给听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不再固执己见了。

    不过,司行霈想了想:我还是要去趟金家。哪怕不报仇,我也要去吓唬吓唬他们。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司行霈不是开玩笑,而是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果然就打听到了金家的住所。

    金家财大气粗,在天津的日租界有好几套房子,他们全家住在一处小洋楼里,目前日子还算安稳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生病的事,金太太也知道了,有点忐忑,害怕日本人迁怒他们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还不知道平野夫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听说,日本人之所以让平野夫人病成那样,是因为他们手里研制出了治疗肺痨的新药。

    如果平野夫人听话,他们就会把药给他。他们要什么?金家的大少奶奶对金太太道。

    金太太冷笑:无非是钱。平野夫人留下的钱,可不是小数目,足够武装一支庞大的军队了。

    除了钱,还有她的跟随者。那些人,将来都可以成为日本人的眼线,甚至可以像提供钱财给平野夫人那样,提供钱财给日本人。

    要钱、要名单。

    这两样一旦给出去,平野夫人这条命就到头了,她是不会给的,唯一让她屈服的,就是威胁到了她的性命。

    日本人果然如此做了。

    他们给她下了无解的病毒,让她在命悬一线时求他们。

    日本人甚至知道,平野夫人只有求他们这一条路走,几乎都不派人跟着她,不囚禁她。

    因为,肺痨已经是加在她身上的牢笼了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那么自私自利,她岂会为了外物丢掉性命?

    不成想,佣人却禀告说:门口来了几个人,有个人说他姓司,想要见见夫人。

    金太太和金大少奶奶同时吓得面如金纸。

    当时没有炸死他们,司行霈来寻仇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啊,娘?金大少奶奶如今没了丈夫,把婆婆当成了主心骨。

    金太太也快要吓疯了。

    他们想要炸死顾轻舟和司行霈时,已经是走投无路的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快,打电话给巡警,让日本的巡警来救命!金太太大声道。

    此刻,金二少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斯文腼腆的脸上,难得露出了镇定:娘,让我去见见他吧。

    司行霈去金家,无非就是猫到老鼠窝里一游,吓得那些老鼠瑟瑟不安,并不是想要一口气吞了他们。

    金家的二少爷见到了他,主动道:爆炸没有成功,但我们家有错。司师座,我给你道歉。

    说罢,他站起身给司行霈鞠躬。

    这个鞠躬,诚心诚意。

    司行霈原本就是来吓吓他们的,果然接受了金二少的好意。

    他离开之后,金家吓得不行,立马着手收拾,也准备逃到海外去,天津实在不安全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说司行霈无聊,却也知道,他是在替她出气。

    既想要积德,不害金家,吓吓他们总无伤大雅,他是尽可能给太太出头,不让太太受半分委屈。

    顾轻舟抱紧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第三天,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找寻平野夫人时,日本人才知道,平野夫人不不见了,三天前就乘坐夜里的邮轮离开了。

    后来,日本人也追到了英国去,可惜跟其他人一样,就是知道平野夫人在英国,千真万确的在,但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藏得如此深,肯定有什么的,故而大家更加疯狂要找到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接触过保皇党的核心机敏,她手里又有人质,从此之后,余孽们要么对她敬而远之,要么觉得她毫无价值,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