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368章 臭流氓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回到了太原府,下飞机时铺面的热浪,激出了顾轻舟满身的汗。

    司行霈也是汗流浃背,看着外头明晃晃的日头,他戴上了墨镜。

    回家,还是去吃饭?他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回家吧,我要洗个澡,实在热得不像话。

    嗯,是很热。司行霈道,我要打赤膊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你有点讲究好不好?

    不好。司行霈道,我又不是霍爷,讲究什么?凉快就行了。

    果然,上了汽车之后,他就把上衣脱了,露出他块垒分明的胸膛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他。

    他余光瞥见了,立马蹬鼻子上脸,笑嘻嘻问顾轻舟:好看吗?想不想摸一把?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臭流氓的脸皮没有最厚,只有更厚。

    你一身汗。顾轻舟嫌弃往旁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司行霈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他喜欢开车,专心致志把车子开得几乎是贴着地面飘,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一回来,他就拿起凉水往自己身上浇。

    程渝和卓孝云知晓他们今天归来,早已等在正院。

    见状,程渝喊卓孝云:孝云,你快来看呐,司师座卖肉了。

    卓孝云:......

    卓少奶奶毫无节操的,围观起了司行霈耍帅,还拉着她丈夫一起看。

    卓孝云前行把她拉了回来,道:我晚上给你看。

    你原本就是我的,看是应该的。司行霈又不是,看了就是占便宜。你真不会算账。程渝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正好进来了,听到这席话,她:......

    家里不止一个臭流氓。

    顾轻舟更衣之后,出来和程渝、卓孝云说话,把玉佩拿给他们看。

    具体是什么,你们看得出来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程渝和卓孝云凑在一起,瞧了半晌,也没瞧出了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砸了看看呗?程渝毫不负责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白了她一眼:你能靠谱一点吗?

    程渝不靠谱,卓孝云却是比较靠谱的。

    就是普通的玉佩吧?我更倾向于,这种一个信物。卓孝云道,会不会有其他人拿了东西,这个信物拿出来,他就会把东西给你?

    顾轻舟道:她倒是特意提过神父和圣经。

    程渝道:那就去教堂问问。太原府的教堂不多,一家家问,总能问出一点什么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觉得,也没有其他办法了,只能靠这个笨的排除法试试。

    司行霈稍后更衣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道:我叫人拿着这个,到处去看看,你就别去了,天这么热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说程渝,你怎么还不回去啊?你挺个大肚子,万一出了事,我们可赔偿不起。

    呵,你还诅咒我,有没有点品德啊?程渝冷冷道,就是不走。

    到了这边,程渝才有了家的感情,她死活不想回北平去。

    卓家的大宅里,气氛是很奇怪的,随时随地都要当心。

    那我们过些日子回平城了,你怎么办?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程渝一愣:你们要回去了?

    太原府又不是我们家,事情处理完了,干嘛不回去?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程渝怅然若失。

    顾轻舟安慰了她几句,就叫人准备摆饭。

    天太热了,一点胃口也没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月,顾轻舟天天去跑教堂,有意无意把玉佩挂在脖子上,叫神父们看见。

    没有人多看她的玉佩一眼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甘心,又开始翻圣经,找到跟玉佩有关的描述,或者相似的。

    她甚至把玉佩的图描绘下来,一点点比对。

    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玉佩跟神父和圣经都没关系的,而且她当初说神父和圣经时,分明就是想要摆布我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可见,平野夫人说这两件事的用意不同,能串联起来就更加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要不,拿去医院给照一下?司行霈出馊主意。

    顾轻舟一听,居然觉得这个馊主意前所未有的靠谱。

    她果然拿去照了。

    这一照,顾轻舟就很庆幸自己没有盲目砸开玉佩。

    玉佩里面果然是什么都没有,就是通体的玉质。

    孝云说得对,这块玉佩就是类似‘信物’。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会不会,这就只是遗物?平野夫人既然想到了死,万念俱灰时,身外物她未必记挂。

    司行霈想了想,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平野夫人的心思,旁人是猜不透的。

    虽然当时的护士和医生都是平野夫人的人,但她还是谨慎怕隔墙有耳,什么话也没对顾轻舟说。

    顾轻舟把尽可能想到的,都去找寻了一遍,一无所获之后,她放弃了。

    她给五先生写了封信,刊登在王晨的报纸上,暗示五先生暂时别放人质,要善待他们,并且告诉他,自己在康家的钱庄里存了一大笔钱。

    这笔钱,足够五先生他们养活那些人质的。

    等事情结束,再释放他们。

    此事做完,时间就到了七月中旬。

    中元节一过,太原府的高温就降了不少,早晚都有凉风习习,一年中最难熬的日子结束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邀请顾轻舟两口子吃饭,还让叶妩和康昱也来了。

    叶妩怀了身子,吃什么吐什么,顾轻舟给她开了个药方,她如今还是没什么饭量,一直守着一杯水喝。

    我们也该回家了。再不回去,就赶不上采莲了。顾轻舟对他们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叶妩莫名就红了眼眶:真要走啊?从前司师座在平城,你也在这边,不是好好的吗?

    顾轻舟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叶姗也道:阿妩,你快要做母亲了,怎么还小孩子脾气?你老师她总是要回家的啊。

    这些安慰,不说还好,一说叶妩就哭了。

    叶督军就道:不是说了,要等我婚礼之后再走吗?

    司行霈道:你婚礼,我们可以再回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答应了嘛,那就等督军结婚之后,我们再回家。况且,在太原府的日子实在轻松,我也不想走。

    说罢,她还给司行霈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司行霈只得点点头。

    叶督军却是不太放心:你们确定,保皇党的事都结束了?

    我确定。顾轻舟道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