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澳门网上永利娱乐场兴发娱乐网址是多少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琼枝回来不久,顾轻舟就带着众人去了餐厅。

    司督军已经在座了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顾轻舟的舅舅孙合铭,舅母邵方,以及舅舅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。

    孙合铭的孩子都不大,长子十七岁,有点腼腆;最小的女儿才七岁,是个鬼精鬼精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众人先给司督军见礼寒暄,这才依次落座。

    饭桌上,大家彼此打量,叶姗等人都在看司琼枝。

    司琼枝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,文静又温柔,处事却练达。

    顾轻舟怀孕的时候,这个家就是司琼枝操持的。遇到了什么难题,她都耐心请教顾轻舟,如今算是出师了。

    司小姐,你是在医院做医生吗?顾缨问。

    顾缨有点害怕司琼枝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小时候见过司琼枝,司琼枝是个眼高于顶的千金大小姐,漂亮极了,可也刻薄。

    她是鼓足了勇气,才搭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成想,如今的司琼枝最是亲切不过。她笑道:嗯,我是肿瘤科室的,如今还在实习。

    我在南京念书的时候,有位老师姓吴,她结婚之后跟丈夫搬到了新加坡,如今是科室主任,她邀请我来的。要不然,以我的资历,也没机会进这么好的医院。

    她这个话,就是太谦虚了。

    她是总司令的女儿,若是留在国内,等这场战事结束,她极有可能成为总统的女儿或者总统的妹妹。

    她想要进什么医院,都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她长篇大论,无非是看得出顾缨表情有点怯,怕简单的回答,让顾缨以为她高冷难亲近,所以她说了一大堆。

    处处体贴人的细致,真不像是从前的那位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顾绍听得明白,不由多看了几眼司琼枝。

    司琼枝好像懂得他眼神的含义,冲他笑笑。

    顾绍回以微笑,心想:她变化好大。

    回首顾轻舟初到岳城时,真的已经很久远了。

    当时不懂事的孩子们,全长大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已为人母。

    玉藻姗姗来迟,瞧见了满桌子的人,先跑到了顾轻舟身边:姆妈,来了好多人呀。

    顾轻舟摸了摸她的脑袋:可不是。快叫人。

    玉藻还没有上学,顾轻舟给她请了个家庭教师,教她钢琴和英文,她自己则教她中医,打算把她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。

    玉藻上午都是跟着顾轻舟,顾轻舟不在家她就跟着司督军,下午却要练习钢琴和英文,这会儿才下课。

    五岁的小丫头,非常听话懂事,有点小大人似的沉稳。

    她在南京的时候,见过顾绍和顾缨,也见过顾轻舟的舅舅全家,还跟舅舅的小女儿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只有叶姗和华云防她没见过。

    姑姑,您好漂亮。玉藻对叶姗道。

    叶姗眼睛都亮了,又惊又喜:嘴巴好甜啊!

    她没带礼物,一时间生出了点内疚。

    她看玉藻,只感觉这小姑娘的五官和司琼枝好像,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们姑侄俩真像。叶姗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没等顾轻舟回答,玉藻开口了:我像我父亲。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玉藻不是顾轻舟和司行霈亲生的,包括玉藻自己。

    为了区分司慕和司行霈,玉藻把司慕叫父亲,说起他,就说是生了她的人。

    我父亲和我姑姑是亲兄妹,所以我像我姑姑。玉藻一点一滴告诉叶姗,眼睛圆溜溜的,自信满满。

    这孩子一看,就是受过极大的关爱,让她身上洋溢着热情和自信。

    她知道家里的人都爱她,她眼睛里的世界是明媚而绚丽的,这些全部体现在她的眼神和言语里。

    真聪明!叶姗大为赞叹。

    直到佣人开饭,玉藻乖乖坐到了她的位置,和顾轻舟舅舅家的小女儿并排坐在高椅子上,安安静静吃饭。

    顾绍会不时看她。

    饭后,顾绍说想要散散步,顾轻舟就道:阿哥你稍等,我陪你去。

    她先去看了两个孩子,见他们都睡着了,乳娘在旁边照看,她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顾绍问她:今天跑了一整天,不累吗?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不累。刚刚在饭桌上,你都不说话,就是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怎么了?

    顾绍笑了笑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我是高兴。他道,司督军、司琼枝、你还有玉藻,你们身上有一家人的影子。你小时候,肯定幻想过这样的家庭,如今算是得偿所愿了吧?

    顾轻舟微笑了下:嗯,的确是。

    顾绍又很想问,司行霈怎么不回来。

    ......再过些日子,司行霈的事情处理好了,他就回家了,到时候更热闹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顾绍心里咯噔了下。

    他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开诚布公:轻舟,我们同船而来,包括叶二小姐,大家都听说了谣言,说.......

    他不知该如何启齿。

    顾轻舟帮他接上了:说司行霈战死了,是不是?

    顾绍的心,狠狠往下一沉。

    他是很讨厌司行霈的,还幻想过他可以去死,这样顾轻舟就不会属于任何人。可当真得知了他出事的消息,顾绍又特别害怕。

    原来他想要的,就是舟舟有个这样的家庭,像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长辈慈祥,小姑温柔,孩子听话。如果丈夫在家,又忠诚又体贴,就足够一段美满的婚姻了。

    舟舟......

    没有的事,他前些日子还回来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顾绍眼睛一亮:真的?

    我骗其他人,也不会骗你,你是我哥哥啊。顾轻舟道,他真没事,外头全是谣言。

    她笃定的话,给顾绍吃了一颗定心丸。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街道散步,海风已经吹散了炎热,入了夜就凉爽宜人。

    这地方冬天应该不冷。顾绍道。

    不冷的,过年的时候跟岳城的春天差不多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顾绍道:那我以后,也在这里落脚。有自己的事业,立足,生根,结婚生子。

    顾轻舟好像是第一次听到他在她面前如此打算。

    他们俩聊了很久,约莫到了晚上十点,顾轻舟走得乏了,才和顾绍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一进门,顾轻舟就看到了司琼枝。

    她瞧了眼手表,已经到了十点半。

    你明早不上班?顾轻舟诧异,怎么还不去睡?

    大嫂,我有点事和你说。司琼枝的神色不太对劲,低声对顾轻舟道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