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386章 新官上任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护卫司署不算特别大,一开始成立它,是作为商会的性质,商人们自己组织形成的。

    后来,护卫司署的权责越来越大,甚至有了自治巡查警和护卫法庭。

    当时的护卫司长官,跟总督府走得很近,买通了英国的总督,让华民护卫司署有了总督府下属机关的权力,这才成为合法的机构。

    这个下属机关,有自己分区内管辖权、警察和法庭。

    白远业指了那栋气派巍峨的高楼:这些都是最先发财的富商们筹备的。在异国他乡,他们也想拥有自己的权力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新加坡七成的人口,是华民。最富足的那批华民,大概是百年前移民过来的。当然,更早的时候也有人过来,不过那时候来的都是穷苦人。白远业又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明白的。

    百年前,朝廷越发不济,洋人踏入了华夏,不少有钱人,特别是沿海一带的,他们开始不安了。

    于是,有人就带着家产,来了新加坡。

    他们那些人,才是新加坡华人的奠基石。他们有资本,也有生意的头脑,甚至会从国内把自己的工人拉过来。

    那时候,英国政府就开始对这块土地进行了殖民,这里的环境相对稳定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听说,是英国人扶持了一个马来皇室。如今是有个名存实亡的皇室,对吧?

    是,有一个,他们不住在这里,而是住在槟榔屿。白远业道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顾轻舟,又道:新加坡是个小地方,英国人的压榨,多半是经济,其他的还好。

    至少有英国人的军舰在海港镇着,民众都觉得安心,没有那种成天担心家园被炮火轰掉的惶然。您明白我的意思吧?

    顾轻舟当然明白。

    和国内的局势相比,新加坡是很稳定的。

   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都相信英国政府的实力。

    好比岳城,百姓的安危就全部寄托在司家的军事实力上。司家一倒,岳城就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比如军阀割据的华夏,新加坡人不担心英国政府哪天突然就倒了。故而,这里的环境相对轻松和稳定。

    也只是相比国内。

    司太太,你会茫然吗?白远业突然问,有那种天下之大,却没有容身之所的茫然吗?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摇摇头:没有。

    白远业笑笑。

    顾轻舟认真道:我们不是自大。当没有容身之所时,我们会自己修改房屋,增加安保,自己造一个容身之所。

    很多人做不到,不是他们无能,也不是他们无义,而是没有办法。没有庞大的经济实力和军事实力,夸不下这样的海口。

    但我们不同。

    我丈夫和公公是军阀,我们有自己的资本。容身之所,当然也自己去修建。所以我说没有惶惑不安,并不是标新立异,也不是敷衍你。

    她说罢,双眸紧紧盯着白远业。

    白远业被她看得有点怪异,同时心中也浮动几分不安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下,问:司太太,你们是想要取代英国殖民政府吗?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其他人也会不安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从他脸上,没有看出自己想要的东西,而且对他的试探也不见成效,只得道:怎么会取代?我们也想要英国人的保护。

    白远业还想跟顾轻舟谈点什么,却想到他们已经在门口站了很久,树影下也是炙热的,顾轻舟额头见汗了,当即把顾轻舟请进了大楼。

    大楼一共四层,每层约莫二十几间办公室。

    二楼是长官们的办公区。

    白远业把顾轻舟带进了一间办公室,对她道:这间以后就是您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了眼陈设,发现全是中国旧式的摆设,古朴厚重,花梨木的办公桌和书柜,还有一张奢华的太师椅。

    您看如何?白远业问。

    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从不辜负其他人的用心,就道:很隆重,多谢白长官。

    应该的。

    白长官说改日一起吃饭,再慢慢聊闲话,今天就先做事。

    他又道:我们也有警察局,叫殖民总督府警察局华民护卫分局。

    也是下属机构?

    对。白远业笑道。

    然后,他让跟进来的秘书去把警察局的长官叫过来。

    进来的,是个不算年长的男人,约莫三十岁出头。

    分局是前几年才被批准的,都是年轻的骨干。白远业道。

    年轻的警察局长,偏向于清瘦,个子却很高。

    他穿着英式的警察制服,不太像警察,更像是电影里的明星,衣裳非常整齐漂亮,代表了整个分局的形象。

    长官,下属牛怀古报到。清瘦漂亮的分局长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微微扶额。

    总感觉,护卫司署发展得太快,很多机构跟不上节奏,有点像过家家。比如她这个副护卫司,比如这位牛局座,都不太像话。

    白远业离开,让牛怀古把裴家的案子交给顾轻舟。

    具体还是分局去查,但顾轻舟是直接领导,有什么结果都要向她汇报。

    查到了结果,就交给总督府,他们会判刑、收监或者行刑。牛怀古对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他们会对分局的调查结果存疑吗?顾轻舟随口问。

    牛怀古摇头:总督府尸位素餐,对治理新加坡一点兴趣也没有。只要不闹事,他们是绝不会多管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她又问牛怀古,裴家的案子有什么进展,目前确定嫌疑人没有。

    没有。牛怀古很淡然,准备问问家属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起了昨天裴诚的话。

    裴诚说,他想跟顾轻舟聊聊,大概是有点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先去趟医院吧,我跟你一块儿去。顾轻舟道,裴家的大少爷说,他有点事想要聊聊。

    去医院的时候,是牛怀古开车,顾轻舟坐他的车,还有另一辆自己的汽车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问顾轻舟:司太太,我们早就听说过您。以后,您是负责警察局的工作吗?

    顾轻舟摇摇头:不,这是我入手的第一件事而已。

    我懂,跟裴家有关嘛。牛怀古道,白长官怕我们得罪人。司太太,你可替我们担待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