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393章 凶器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下班之后,司琼枝没有回家。

    今晚不是她的夜班,不过下午时她和夜班医生闲聊,说自己后天有事,想要换一换,正好值班医生说:那太巧了,我未婚妻昨天生气了,我打算请她吃饭哄一哄。司医生,我可以跟你换。

    于是,司琼枝得到了晚上值班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等整个科室都安静了,约莫到了凌晨,她才偷偷摸进了裴诚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拿了个军用小手电,那是从她阿爸的抽屉里顺来的。

    打开小手电,司琼枝四下里寻找。

    裴诚的办公室很简单,有个衣柜,一张办公室,一套沙发和茶几。

    司琼枝重点翻了他的衣柜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,在他的衣柜里找了半天,突然看到一件白衬衫,被裴诚叠放在衣柜的最下面。

    司琼枝把他的衬衫拉出来,看到衬衫上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就站不稳了,双脚发软。

    先杀了胡峤儿,再嫁祸给裴诫,又借刀杀人除了裴诫......司琼枝哆哆嗦嗦的想,裴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魔鬼?

    她把血衣卷起来,跌跌撞撞跑回了自己的办公室,给家里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家里有副官值夜,接到电话之后,立马过来接司琼枝。

    司琼枝的双手一直在发抖,而且时不时看几眼走廊,生怕有什么恶鬼缠上她。

    她浑身发愣,额头却沁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她为何会怀疑裴诚?

    自从胡峤儿去世之后,她这个猜测就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哪怕裴诚替她说话,很相信她,她为何非要怀疑他?难道她内心深处,对这个人的不信任到了如此地步吗?

    而且,拿到了带血的衬衫有什么用?

    这也不能确定就是他杀了胡峤儿。

    要是医学再发展几年,能通过血来确定属于谁就好了。司琼枝想。

    她在颤颤巍巍中,等来了自家的两名副官。

    副官陪着她值夜,直到凌晨五点,她要下班了,这才跟副官们一起回家。

    她把血衣交给了她大嫂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到血衣时,很慎重道:裴诚可是医生,医院到处有可能接触到血。而且,这衣裳上的血迹并不多,也不像是杀人之后被溅了满身的。

    司琼枝也伸头过来瞧。

    衬衫上的血迹,几乎都在背后,而不是前襟。

    她顿住:我......

    就在此时,顾轻舟房间的电话响起了,是警察局的牛怀古打给她的:司长官,我们找到了凶器和凶手。

    胡峤儿案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是,您快来看看。牛怀古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双目炯炯看过来,很想知道凶手是谁的样子,顾轻舟就问:凶器在谁手里?

    孙瑾。牛怀古道,您让我们密切留意孙瑾,终于有了进展。

    他那边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顾轻舟怕他胡乱结案,就道:先等我看看,再打报告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司琼枝忙问:怎么回事?

    他们抓了孙瑾,凶器在她那里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她怔怔坐了下去,一时间百感交集。

    凶手不是裴诚吗?她喃喃的想,如果不是他,那我这做的是什么事?

    她半晌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拍了拍她的肩膀,转身去了护卫司署。

    审讯室里的孙瑾,形容憔悴,头发凌乱,再也没了淑女的涵养,不停的叫嚷:不是我,我怎么会杀人?

    顾轻舟就问等待着她的牛怀古:怎么回事?

    牛怀古道:我们一直派人盯着她,发现她深夜拿着皮箱,鬼鬼祟祟出门,直接往码头去了。

    她把皮箱丢入了海里,我们就觉得不妥,立马按住了她,把皮箱捞了上来。这个皮箱里,有一些衣裳,还有一把带血的匕首。

    顾轻舟错愕。

    医警说了,凶手恨透了胡峤儿,才下那么重的手。而且比胡峤儿高。顾轻舟道,这两者,孙瑾都不符合吧?

    当时没有目击者,谁知道她是不是把胡峤儿打得跪下了,才刺死她的?再说了,女人在情急之下,力量也是很大的。牛怀古道。

    牛怀古最后又道:她和裴诫有染,这是她自己承认的。她看上了裴诫,想要杀了他的妻子取而代之,却又在裴诫被认定为凶手的时候帮衬他。

    到时候,裴家和裴诫感谢她,等案子过去一两年,她不就能嫁给裴诫吗?孙家出了名的爱钻营,我倒是觉得,这些全部说得通。

    顾轻舟沉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牛怀古道:司长官,您看是不是可以结案?

    顾轻舟诧异看了眼他:怎么结案?

    孙瑾杀了胡峤儿,凶器找到了,这个案子毋庸置疑。牛怀古道。

    那裴诫呢?

    那就是事故。牛怀古道,小偷偷车时紧张,分不清刹车和油门,跟此案无关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蹙眉。

    她道:我要和孙瑾谈一谈。

    牛怀古有点怕节外生枝,他很想赶紧结案,给其他人和裴家一个交代,让他们看看警察局办事的速度。

    司长官,您不同意我的判断吗?牛怀古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不同意。

    牛怀古一梗。

    我要和孙瑾谈一谈。顾轻舟道,等我谈完了,我再告诉你结果。

    牛怀古没办法,只得让顾轻舟进去。

    孙瑾的眼睛已经哭肿了,脸上露出了灰白色,又急又惧:长官,您要给我伸冤!我是冤枉的,真是冤枉的,我没有杀人。

    顾轻舟拿起桌上的文案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,这才问孙瑾:警察去调查过,这箱子是你自己买的,凶器就在你箱子里,有什么可以狡辩的?

    不不,您听我说!孙瑾急急忙忙道,这个箱子不是我的,而是裴诫的。

    她怕顾轻舟不相信,不等顾轻舟说话,她的声音越发大了:裴诫去世的那天上午,他说要出去散散晦气,约我同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他带了不少的钱,就打算用相同的箱子,然后换掉他的。我每次跟别人出去,都会拿点东西回来,这是我的习惯。

    她也是个惯偷。

    不过,她是偷那些男人的。

    我们先在码头约好了,但是他忘记了拿护照,临时开车回去。我等了很久,见他一直不来,就拿了他的箱子走,顺便把我的箱子留在船上。

    假如他非要去找,那么他找到的箱子,也会以为是被船上的人掉包。我原本是打算回程的时候再调换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等我拿回家,却发现这个箱子里居然有把带血的匕首。我害怕,怕说不清楚,而且裴诫也出了车祸,我这才想着扔掉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