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云顶正规网站澳门永利总站网址多少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时间转眼就到了八月初。

    半个月不过是仓促间,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新加坡用的新历,顾轻舟没有带旧历过来,只得跟着家里的佣人和朱嫂,一起算什么时候快七月十五了。

    少帅走两周多了吧?朱嫂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这个家里,如今几乎没人称呼司行霈为少帅,除了朱嫂。

    上次司行霈回来,佣人们不知道,家里那些副官和将士们也不知道,司行霈除了见家里人,还单独见了朱嫂。

    嗯,两周多了。顾轻舟在日历上又划了一笔。

    到家了吗?朱嫂问。

    从新加坡到岳城,有直达的海上航线。其他人乘坐邮轮,需要七到十天,最快的邮轮也要三五天。

    可司行霈有飞机。

    为了避人耳目,他的飞机没有直接落在新加坡,而是落在距离新加坡一天航程的荒岛上。

    他先坐一天的邮轮,再飞十几个小时,就能直接达到战场。

    早就到了。顾轻舟笑道,这会儿和谈快要结束了吧?

    那就好。朱嫂道,她又问顾轻舟,你收到他的电报了吗?

    收到了。

    电报上说了他什么时候回来吗?朱嫂又问。

    他还真说了。他说七月十五就回来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朱嫂忙对着新历计算旧历七月十五是哪一天,然后对顾轻舟道:太太,那就是八月十三号。这么说,少帅还有十天就回来了?

    听他吹牛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她回房去回电报,顺便告诉司行霈,下次说日期的时候,要记得说新历,他们已经快记不住旧历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很快就回了电报,斩钉截铁告诉他太太:去买一本旧历!

    顾轻舟拿到电报,笑了半晌。

    然后,她果然让佣人去买了旧历。

    朱嫂看到了旧历,目瞪口呆:有得买啊?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那您为什么不买?朱嫂问。

    她已经算了一年多的旧历,每次都算得精疲力竭,还会算错,以为新加坡没有旧历的日历呢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我想让家里人适应新历。

    朱嫂:......

    忠心耿耿的朱嫂,头一回起了想要造反的心思,只感觉太太没以前那么靠谱了,肯定是被少帅带累坏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哈哈笑起来。

    距离司行霈回国已经两周了,距离阮佳寒住院,也已经一周了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吃饭的时候玉藻突然想起了顾绍:舅舅说,让我做一个娃娃给他,我已经做好了。舅舅什么时候来拿?

    玉藻非常喜欢顾绍,大概在她那个年纪的女孩子,都喜欢漂亮又温柔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我明天打电话给舅舅,再让他来,好不好?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在旁边道:他不一定有空。阮家估计要去香港,阿绍也要跟着去吧?

    阿绍?顾轻舟诧异。

    司琼枝笑道:玉藻又不在跟前,难道要我称呼他为舅舅吗?我说叫他阮先生,他说不要了,他还是喜欢顾先生。然而叫他顾先生,又不太像话,他就让我叫他阿绍嘛。

    顾轻舟了然点点头,还是笑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想起了正经事,问:为什么要去香港?

    阮佳寒啊,他的病还没有好,痢疾止不住,还便血,听说挺吓人的。司琼枝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。

    司督军也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司琼枝忙摆摆手:饭桌上说这个,我该打。不说了不说了。

    司督军已经放下了筷子,道:阮家的孩子生病,他们没想过请你大嫂吗?

    司琼枝一时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她和顾绍谈论过此事。

    阮佳寒在住院之前,就腹泻了大半个月。再加上住院的这一周,一个月都快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脱水,脱得变了相,脸上只剩下皮包骨头,快要熬成了人干。

    司琼枝听到肠胃科室的医生说,这件事很棘手,需要从香港请名医,她就去问了顾绍。

    我大嫂最擅长这种疑难杂症的。久病不愈,说明不是急性病。只要不是急性病,没有我大嫂治不了的,你应该知道。你们没想过请她吗?司琼枝问顾绍。

    顾绍当时也是被司琼枝问得哑口,半晌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司琼枝再三追问,他才道:是......我妈她......

    顾绍把阮大太太叫妈,改口得很顺利。

    因为阮大太太对他很好。

    他想起秦筝筝曾经处心积虑要毁了他,只为了给姊妹们铺路,再看阮大太太,顾绍就有种天然的好感。

    血脉玄密的亲切感,真是很难用言语或者科学来解释。

    顾绍吞吞吐吐的,司琼枝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不想跟顾轻舟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母亲是最敏感的。除了把顾轻舟当成曾经偷走她儿子的顾公馆的大人,还有顾绍对顾轻舟不同寻常的亲近。

    这些,既不过线,却又不得不提防。

    因此,当顾绍提出让顾轻舟来看看的时候,阮大太太道:还是看西医吧。这里是新加坡,中草药未必管用。

    顾绍听出了母亲的言外之意。

    顾轻舟乃华夏第一神医,求她看病是需要付出昂贵的代价,而不是她舔着脸上门非要给阮佳寒治疗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不乐意,顾绍也不愿意顾轻舟看人脸色。

    故而就没提此事。

    司琼枝问起时,顾绍有点尴尬。等她父亲问起她时,她也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幸好,大嫂早已看懂了她的沉默,笑着对父亲说:阿爸,不是没想到,是人家不愿意请我。

    司督军冷哼了声:愚昧。

    大家都有自己的偏爱。他们偏爱西医,西医也的确是稳、狠、准,他们也没错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督军还是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司琼枝立马说起了医院。

    她和顾轻舟是打算办一家中西医合并的综合大医院。

    顾轻舟负责中医,司琼枝负责西医。

    每次提到这件事,父亲的注意力就会偏移到这方面上。

    ......琼枝现在的医院,还有三四成的股不是裴家的吧?司督军突然问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不是。剩下的股份,都是零散的,不归同一家。

    如果咱们全部收上来,再跟裴家商量,让他们让出一成。两家各占了五成,将来就这家医院开设中医科,倒也不错。司督军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立马道:那我呢,阿爸?你只顾大嫂的中医,我的西医不管了吗?

    那五成不是给你大嫂的,是给你的。将来你要嫁人了,那五成股给你做陪嫁;要裴家的五成股做聘礼,两家的股份合起来,医院就是你们两口子的,不跟家族相关。你大嫂蹭你的医院用用。司督军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后知后觉才听明白了她父亲的意思,一张脸霎时通红。

    她想要说点什么,却因为情绪起伏太大,半晌说不出来,只是红着脸杵在那里。

    顾轻舟则笑了起来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