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33770040永利永利娱乐场所有网址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琼枝处在水深火热里。

    最近一周,裴诚几乎都是躲着她走,她也慢慢平静了很多,看到他能自在应对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镇压了沸反盈天的心绪,她家里人还添乱。

    真是坑女儿的老父亲!

    阿爸,您可别胡乱打算。我跟裴医生,就是普通的同事。司琼枝脸几乎要滴血,半晌才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司督军丝毫不能体会女儿的慌乱,道:上次他堂弟的案子里,他不是还差点帮你作了伪证吗?

    司琼枝:.......

    父亲哪壶不开提哪壶,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?

    阿爸,作伪证还要表扬啊?顾轻舟在旁边帮腔。

    司督军道:如果置身事外,作伪证自然要挨打。可身陷其中,不求自己先脱身,还要作伪证,律法上是该打,感情上是要加分的。

    我不是护卫司署的人,只是一位老父亲,自然要表扬那位小伙子。假如他愿意娶我女儿,我愿意给巨额的陪嫁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医院不够吗?

    等他来提亲了,我亲自问问他,还想要什么。司督军道。

    他们一唱一和的时候,司琼枝明明想要转身离去,却又不怎么忍心。

    她一张脸红透了,心里却好像异样的满足,似乎是有什么情绪在飞扬,格外的轻盈,像经过了长长严冬时,某个早晨突然推开门,迎面吹来的春风。

    你们都取笑我。司琼枝低声嘟囔,我对他没那个意思。再说了,他根本不了解我,就......假如将来深入了解了,还不知道要怎么失望呢。

    干嘛要失望?顾轻舟笑道,司家千金才貌双全,能救死扶伤,人还如此美......

    司琼枝低头喝了两口粥。

    实在不该接话的。

    你们没事就消遣我。司琼枝半晌才嘟囔,我想生个气。

    生吧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这个气最终还是没生出来。

    司琼枝只当是她父亲和嫂子的玩笑话,可司督军旋即就找了顾轻舟单独谈。

    你派人去落实此事。司督军道,也跟裴家谈谈,请他们让出一股。上次裴诫的案子,若不是你,裴家就要搭两个孙子进去,他们知道你的恩情。

    好,我派人先去收集散股,等收集得差不多了,再去跟裴家谈。顾轻舟笑道,不过,琼枝好像很别扭......

    她心里有数的。司督军道,如果她心里没数,我们今天说那些话,她就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了笑。

    的确,那些玩笑话,差不多试出了司琼枝的心思。

    她对此事不抵触。

    对于裴诚的付出,她并非无动于衷的。她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。

    而裴诚更不知道。

    比起司琼枝的手足无措,裴诚更多是忐忑和不安,害怕被拒绝,不敢直截了当点破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就如此耗着。

    对了阿爸,副官说有个叫梁千然的纨绔子,还在纠缠琼枝,要跟梁家说一声吗?顾轻舟问。

    司督军:梁家是谁?

    也是从国内过来的富商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督军道:小孩子的事,只要不伤筋动骨的,大人就不要搀和。

    有副官跟着,司督军相信司琼枝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顾轻舟点点头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阮家的大太太正在和儿子顾绍聊天。

    顾绍即将要就职的学校还没有开学,整个阮家就他最空闲,故而陪着他大哥去香港的手续,都是他在办。

    那边的医院和名家医生已经联系好了。

    妈,您真的要送大哥去香港看病吗?顾绍问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似乎知道他想要说什么,道:香港那边有很好的医生,再说我还没有去过香港,一直想去看看。

    这就是确定了非要去香港。

    顾绍斟酌了下:妈,我觉得大哥是水土不服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顿了下。

    西医虽然没这个说法,但老话您还记得吧?万一大哥真是水土不服,等他去了香港,还要一番适应。

    如此折腾,您确定大哥还有体力等到名医吗?退一步说吧,真的治好了,如果他回到了新加坡,还是不适应,怎么办?顾绍道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愕然,看了眼儿子。

    顾绍有一双和大太太相似的眼睛,而眼睛往下的脸,和他大哥阮佳寒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那时候,阮兰芷还跟顾家有联系的。

    她怎么就没想到,顾绍会是她的儿子呢?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儿子,阮大太太恨不能把他缺失了二十年的爱,全部弥补给他。

    她对他格外的小心,甚至会细细揣摩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对顾轻舟的感情,让阮大太太胆战心惊。他对顾公馆偶然的留恋,又让阮大太太内疚和心疼。

    听着他的话,阮大太太知道他是想要找顾轻舟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斟酌着,如何拒绝顾绍时,她的大媳妇路茹来了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当即板起脸。

    妈,我才听说要给佳寒转院,是不是?大少奶奶路茹急切问。

    路茹一直不得婆婆的喜欢。

    这件事,说来话长。

    路茹比阮佳寒大三岁,还跟阮家有点沾亲带故的亲戚关系,是老太太那边的。算起来,她是老太太远房的侄女,阮佳寒要叫她一声表姑的。

    不管是年纪上还是辈分上,这两人都如此不适合。

    当初为了他们的婚姻,阮大太太差点和长子闹决裂。

    可最后呢,阮佳寒还是娶了路茹,夫妻俩感情至今很好,还有三个健康活泼的孩子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至今也算释怀了,然而跟大儿媳妇始终不够亲近,两个人几乎不怎么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阮佳寒病了,阮大太太知道新加坡的医院无能为力时,着手准备给阮佳寒转院,却忘记了跟路茹说一声。

    大嫂,您不知道吗?顾绍则是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看向了母亲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顾绍急忙回神,不敢乱看了,心想完蛋了,这对婆媳非要吵起来不可。

    妈,佳寒非常不舒服,这个时候给他转院,还是去那么远的香港,对他的损耗太大了,我不同意。路茹道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蹙眉。

    医生没跟你说吗?阮大太太问。

    路茹道:说了。妈,我还有个主意,比转院好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眼皮跳了下,预感不好。

    您知道司家的少夫人顾轻舟吧?就是阿绍的妹妹,她是第一神医顾氏。路茹道,我想请她给佳寒治病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重重一拍桌子:胡闹!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