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483章 神秘的码头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送走了何微,顾轻舟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司行霈搂了她的肩膀,问她:想霍拢静的事?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我总以为她能走出阴影。听微微的意思,阿静还没有。顾轻舟低声道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清醒过来的霍拢静,怎么面对以后的生活,怎么面对颜一源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敢深入去触碰。

    内疚会把一个人逼疯。

    她常去霍拢静面前晃悠,对霍拢静而言并非宽慰,而是种折磨,故而顾轻舟这些年不怎么联系他们。

    她想,亲情和爱情,总能弥补曾经走失的生活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未必就管用。

    ......阿静的心思一直就很重。我们小时候,要不是洛水,她也不知会活成什么样子。最后,她也是为了我。顾轻舟的声音慢慢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捧住了她的脸:怎么,到了今天还为了谁、因为谁的?没有这些事。易地而处,你难道不会为了她那么拼命吗?

    两个人依偎了片刻。

    司行霈突然问:你跟我说实话。

    什么?顾轻舟被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司行霈道:你到底是怀了儿子还是女儿?你上一次怀孕的时候,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尴尬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司行霈是为了转移话题,才如此问的。可一见她这个心虚的表情,他心中暗叫倒霉,问:又是小子吗?

    ......这世上的事,不可能总是那么十全十美。顾轻舟无奈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泄气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他就对顾轻舟肚子里即将要出来的那货没了啥期待。

    他心心念念要取名,现在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倒是督军,听闻了之后,高兴得喝了半坛老酒,并且大笔一挥给未出世的孙子取好了大名:司青庄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阿爸,我答应了我哥哥,这个孩子的名字让他取。

    他才多大年纪,懂什么好坏?司督军道,咱们家的孩子,开道载业,也要稳守故土。

    故而他三个孙子,依照顺序叫了开阊,打开了司家下一代的大门;雀舫,开出了传承的大船;青庄,不管船开向何处,最后落地生根,庄落繁茂,树木葱郁。

    顾轻舟想了想,被他说服了。

    那我去毁约。顾轻舟笑道,青庄挺好的,阿爸喜欢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司督军很满意,说儿媳妇比儿子孝顺、靠谱。

    司行霈听了这个名字,说:督军一点文化也没有,取名全靠他自己的喜好,什么乱七八糟?若是我女儿,我是不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儿子就无所谓了,送给老父亲去折腾吧。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她心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想着这孩子将来和他哥哥们一样,生活在父亲和祖父营造的水深火热里。

    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选择,顾轻舟觉得这孩子肯定想重新投胎的。

    晚夕时,顾轻舟在饭桌上说起了这件事,司琼枝的表情一言难尽,然后问她父亲:阿爸,当初我们的名字都是谁取的?

    司督军沉吟了下。

    估计是记不清了,毕竟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。

    那时候年轻气盛的男人,心里装着权势和地盘,哪里容得下家长里短、儿女情长?

    司琼枝就换了个说法:有谁的名字是您取的吗?

    司家几个孩子的名字,听着还是很不错的,绝不是出自司督军吧?

    司督军听懂了他闺女的弦外之音,瞪眼道:你也要犯上了吗?

    说好的小棉袄,如今也不暖和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在旁边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客厅的电话响了。佣人接了,然后对顾轻舟道:太太,是护卫司署的牛怀古局长,说找您有事。

    顾轻舟放下了筷子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没当回事,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顾轻舟接起了电话,牛怀古的声音有点低:司长官,您派人来一趟福安码头,尽快。

    怎么了?顾轻舟吓一跳。

    有人聚众闹事,其中有个叫孙合铭的人,是不是您舅舅?牛怀古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咯噔了下。

    她知时间紧急,没有问怎么回事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对餐桌上的众人道:我出去一趟。

    司行霈连忙站起来,拉住了她。

    他脸微沉:你还当自己是一个人呢?好好的饭不吃,你要去哪里?

    顾轻舟道:急事。

    司行霈瞪了她一眼:你一孕妇,能办得了什么急事?坐下吃饭。

    他把顾轻舟拖回来按住,又道:什么事?我亲自去一趟。

    顾轻舟就把牛怀古的话,告诉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端起碗,将剩下的饭扒拉完了,又端起汤,一口喝了,风卷残云吃完了饭:我去接,你别动。

    他出门时,还对司琼枝道:看好你嫂子。

    司琼枝道是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情很复杂。

    司琼枝和司督军都安慰顾轻舟,说舅舅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合铭很稳重的。司督军道,你别担心,我还算了解他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不怕他们不稳重,就怕有人设局。阿爸,徐培的死至今还没有个结论,到底是不是自杀,也没办法判定。而裴诫和胡峤儿的案子里,到底是谁陷害琼枝和裴诚,我至今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司督军的心微沉。

    当初白远业拉我进护卫司署,出于什么目的,亦或者谁挑拨他,误导了他,我都不知道。顾轻舟秀眉紧锁,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影子,甚至能闻到它身上的血腥味,但我看不清它。

    司督军道:你是想得太多.......

    阿爸,一旦我觉得哪里不对,就一定是有地方不对劲。顾轻舟道。

    司督军的心,再次往下沉。

    他倒是不怕危险,就是怕家里人出事。

    司家如今只剩下这么几个人,谁有闪失都会要了司督军的老命。

    先吃饭。司督军亲自打了一碗汤,递给顾轻舟,阿霈不是说了,你一个孕妇,自己吃饱要紧,什么事操心也轮不上你。

    顾轻舟吃不下,却咬牙把一碗汤给喝了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司行霈会耽误很久,不成想他很快就回来了,还带回来了舅舅孙合铭。

    舅舅有点狼狈。

    顾轻舟让佣人端茶给他:您没受伤吧?

    没事。舅舅道。

    等舅舅喝完了茶,顾轻舟才问他:怎么了?

    司行霈在旁边,漫不经心道:码头几个小混混打架,把舅舅给牵扯了进去。这点小事,牛局座说没必要闹到护卫司署去,让咱们把人接回来。

    顾轻舟错愕。

    司行霈又问舅舅:您歇一会儿,还是我送您回家?

    舅舅家离这边不过几条街,走过去也不过是几步路的事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