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496章 奸诈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行霈傍晚回到家,就看到顾轻舟临窗而坐,正在看书。

    夕阳的余晖,给她的面颊渡了层霞光,更显得她面颊白皙红润。庭院的树枝明暗分层,错落有致。

    晚霞这样美,落在顾轻舟脸上的霞光更美。

    司行霈轻手轻脚进门,拥抱了顾轻舟。

    顾轻舟没有动。

    看什么呢?司行霈问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琼枝借给我的书,是西医外科手术的理论知识。我一直和琼枝交换知识,她教我简单的外科基础,我教她诊脉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道:这么累作甚?

    白闲着太空虚了。你这一生,大概没特别空闲过。成天不做事,空虚感会把人挤垮,还不如累一点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司行霈吻了吻她的面颊,说不过她。

    他进去换了件家常衣裳,出来和顾轻舟说话,准备吃饭。

    顾轻舟放下书,跟司行霈说了今天夏千予的来访。

    她怕是别有所图,我觉得可能是美色诱惑你吧。这件事,一旦拆穿了她没面子,怕是颜老那边过不去,算了。顾轻舟笑道,你心中有数就行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没由来出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他道:什么玩意儿?恶心死我了!

    然后他又道:既然她找死,我就要成全她。我去会会她。

    顾轻舟笑道:别胡闹。

    没有胡闹。这叫警告。若是再有下次,我就不会轻饶。司行霈道,就她那样的,还想勾搭我?她当我是什么?

    他深深感受到了羞辱。

    难道他这么饥不择食吗?

    他的女人可是顾轻舟,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他的品位和眼光吗?

    顾轻舟则是哭笑不得,拉了司行霈的袖子:别生气,我知道司师座眼光高。

    司行霈俯身,在她唇上轻啄了下:你别管,我要带玉藻去玩玩,正好教教玉藻,女孩子若是不自爱,会落个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他打定了主意,顾轻舟劝说也没用。

    况且顾轻舟大着五六个月的肚子,实在乏力,说了片刻她就打哈欠。

    半睡半醒间,顾轻舟突然问司行霈:我怀孕这些日子,你是不是很辛苦?

    司行霈就捏她的脸:你长大的那两年,我比现在还年轻呢,那时候不是更辛苦?你那时候不疼我,现在跑来说风凉话?

    顾轻舟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翻身,侧躺着睡了,嘟囔道:一直很疼你的。

    司行霈从身后搂住了她。

    顾缨和顾绍登门,果然是邀请司行霈和玉藻,司行霈欣然答应了。

    他临出门的时候,一脸奸诈。

    司琼枝正好看到了,回头就问顾轻舟:大嫂,我大哥这是憋一肚子什么坏水呢?

    顾轻舟扶住腰:我要是身上稍微轻快点,我都要拦住他。他要去看笑话,我真怕他弄得人家姑娘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司琼枝就好奇问: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顾轻舟不好跟小姑子分享这种话题,三两句把司琼枝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玉藻最是兴奋。

    她个子不高,拉着司行霈的手需要吊起胳膊,司行霈怕她手臂酸,索性抱了她。

    她搂着父亲的肩膀,看着海浪追逐的码头,大喜道:一个月出两次海?跟过年一样!

    顾缨和顾绍也被她说笑了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道:出海就高兴成这样?将来你也去海军里混,如何?

    好呀。玉藻大喜。

    顾绍和顾缨一起哑火了,齐齐抽动唇角,预感司行霈想把闺女扔到海军队里去的想法,回家会遭到太太的家暴。

    等你长大一点。司行霈又对玉藻道,个子跟阿爸一样高的时候......

    顾绍:......

    司师座哄小傻子的手段一套套的,层出不穷——玉藻再如何天赋异禀,也不可能长到司行霈那么高的个子。

    别说姑娘家,就是男的,又有几个能及他?

    顾绍看了眼玉藻,心想:小外甥女啊,你先别傻乐,陷阱无处不在,这些大人可阴险了。

    舅舅满怀忧愁,玉藻则欢天喜地:好,我以后好好吃饭,长得跟阿爸一样高。

    单纯的小孩子,对身高没什么概念,等她将来长大了,会想起小时候受骗的经历,然后起了弑父的心思。

    司行霈就哈哈笑起来:果然很有出息。

    顾绍没眼看这位父亲。

    码头很热闹,夏千予在新加坡果然是一呼百应,请了数十人,把整个码头弄得衣香鬓影,挤满了豪车。

    远远的,夏千予就看到了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怀里抱着个孩子,有点破坏气场。

    今天夏千予穿了件桃红色的无袖连衣裙,显得她腰身纤瘦,手臂圆润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

    她不该穿桃红色的。顾缨低声道。

    夏千予是很常见的南洋女子容貌,肌肤偏黑。

    如果五官好看,比如说眼窝微深,让眼神更深邃;鼻梁高挺,让面颊更小巧,穿什么样子都别有风情。

    可夏千予是扁平的脸和鼻子,这件衣裳,把她衬托得更加黑,而且稍微显胖,她的缺点全部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她双腿修长,小腿匀亭笔直,长裙又遮住了,不露端倪。

    总之,顾缨不太爱好打扮的,也觉得夏千予今天的表现很失水准。

    她很紧张吗?顾缨自问。

    顾缨在紧张的时候,才会表现很差。

    司师座,真是荣幸。夏千予走上前,双颊微红,眼神飘忽和司行霈打招呼。

    司行霈略微点头,没怎么看她,觉得辣眼睛。

    玉藻叫了声姑姑好,就把头埋在司行霈的肩膀上,好像很害羞,其实是有点害怕夏千予。

    顾缨和顾绍就暖场,和夏千予聊了好一会儿,夏千予才依依不舍去招待其他宾客。

    所有人上了邮轮,整个甲板都是红男绿女,一派繁华。

    邮轮鸣笛,喷出阵阵白雾,破浪而去。

    司行霈带着玉藻,先去了船舱,将玉藻安顿好。

    玉藻这间船舱,是和顾缨共用的,方便顾缨晚上照顾她。

    司行霈进来的时候,顾缨就连忙避出去,对司行霈是怕的不行。

    司师座,您的船舱不在这里,而是在顶层。夏千予丢下满船的宾客,特意跟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司行霈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:好,我去看看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