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539章 霍钺来了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轻舟在新历十月十五号的清晨六点零七分,生下了她的第三个儿子——司宁安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,生于战乱平定之后的第一个晨曦,不管是司行霈夫妻还是其他人,都对他寄予了厚望。

    司督军取好的名字,也临时改了。

    新的名字很有意义,这是宁安父辈们的理想,就连司琼枝也不再挑刺了。

    他会笑啊,而且眼睛像大嫂你。司琼枝抱着孩子,凑过来给躺着的顾轻舟瞧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七天之后了。顾轻舟的伤口愈合得很好,真正的母子平安。

    孩子更是很好,一生下来就七斤,活泼健康。

    虽然怀他的时候多灾多难,好歹都过去了,苦尽甘来。

    姑姑,给我抱!玉藻在旁边,使劲拉司琼枝的衣角。

    司琼枝只得坐下来,让玉藻也能看见她的小弟弟:你可以轻轻摸一下他的脸,但不能抱。你也是小孩子,小孩子抱不动小孩子的,万一摔了就惨了。

    玉藻果然伸手。

    伸到了半路上,她又想起上次她姑姑跟她说饭前洗手,因为手上有细菌很脏,吃进去会生病的。

    她收回了手:我看看小弟弟吧,我不乱摸他,要不然他要生病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裴诚走过来,轻轻扶住了司琼枝的肩膀,看着她抱孩子的模样,心中柔软:咱们明年的新历第一天结婚吧?

    病房里除了顾轻舟和司行霈,还有司督军。

    裴诚突然这么一句,众人都吃惊看着他。

    司琼枝想起一周前的那个晚上,她心中无比的澄澈和笃定:好啊。正好我阿爸和大哥都在这里,你问问他们。

    裴诚的耳根顿时就发红。

    他转向了司督军,似乎是想找个恰当的开场白,不成想第一句话就卡壳了,愣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顾轻舟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司督军的心情也不错,不为难女婿:我会跟你父亲谈。现在离新历年初一还有一个半月,琼枝没有母亲,她大嫂住院生子,也没办法替她操持。

    除了钱和股份,其他的陪嫁我们也来不及准备。你自己回去跟你母亲说,让她操持剩下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裴诚大喜:谢伯父!

    还伯父吗?司行霈在旁边道,我们岳城叫阿爸,你们南京就叫爸爸,那你跟着我们岳城的风俗叫吧。

    裴诚又卡了下壳。

    开口的第一声阿爸,其实很难的。裴诚挣扎了两秒,脸都憋红了,声音低弱:谢阿爸。

    司督军就哈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司琼枝低头看着自己的侄儿,掩饰自己的满面笑容。她心中好像有一株开花的树,雀儿在枝头跳来跳去,轻盈又喜悦,摇得落英缤纷。

    后来裴诚看了眼她,她感觉到了似的,也抬眸看了眼裴诚,彼此眼里都那样透彻,有碎芒滢滢,似阳光照在水面。

    只叫阿爸吗?司行霈又道,大哥大嫂不用叫的吗?

    裴诚傻笑。

    司琼枝啐她大哥:你别欺负人,以后再叫,不是一样的吗?

    真护短!司行霈道。

    司琼枝反驳:护短是司家的传统,你不护短吗?

    一下子就把司行霈给怼老实了。

    顾轻舟在旁边笑得肚子疼,差点把伤口笑裂。

    那叫我什么?玉藻好奇问。好像大家都要叫,就独独落了她。

    不用叫你什么。你以后要叫姑父,而不是裴叔叔了。顾轻舟止住了笑。

    玉藻道:我还没有过姑父呢,这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然后她扬起脸,对着裴诚就叫了声姑父。

    裴诚这个人,情绪一激动就会脸红,这性格瞧着很有趣。

    顾轻舟围观了新姑爷闹窘迫,后来才心满意足的犯困了。

    婴儿也在司琼枝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众人就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司督军果然去找裴家商量,如何安排婚礼;司行霈则去了趟总督府,处理一些事务。

    现任的弗尔斯总督差点死在流民暴乱里,吓坏了;他的女儿也成了伊莎贝尔的人质,更是差点吓疯,他们父女一刻也不想在新加坡待。而且,新加坡的动乱,被人传到英国去了。

    英国内阁召回了弗尔斯总督,让司行霈临时代任,毕竟他也是英国人封的海军上校。

    在司行霈接手之后,他第一件事就是重整华民护卫司署,并且任命牛怀古为副护卫司。

    后续还有很多事要忙,司行霈恨不能二十四个小时呆在医院,陪同顾轻舟和自己刚出生的那个臭小孩,但这些事又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等他忙完回到了医院,顾轻舟已经醒了,正在吃晚饭。

    晚饭是朱嫂做的,也是朱嫂亲自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天色渐晚,顾轻舟让朱嫂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如何了?顾轻舟问进来的司行霈。

    司行霈知道她是问局势,就道:这次损失不大,特别是警察们保卫了新加坡,提供了他们的威望,华民护卫司署没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顾轻舟欣慰点点头。

    我代任总督,先颁布了一些对华民护卫司署有利却又不过分的法令。等英国派了总督来,咱们还是占便宜的。司行霈又道。

    英国人不可能让他做这个总督的,他只可能是临时的,毕竟他不是英国人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弗尔斯总督挺好的,什么也不管,对华民护卫司署和华民都很有利。如果新来的总督性格刁钻、想要抓权,又是一个头疼的事。

    司行霈笑了笑:你放心,我会提前做好准备。先收买,再慢慢说服。实在不行, 我会派人暗杀他。

    顾轻舟:......

    你要暗杀谁?突然,一个声音在病房门口响起。

    这声音太过于熟悉,让顾轻舟和司行霈一同转过脸去。

    霍钺一席青布长衫,带着金丝边的眼镜,头发打理得整齐,身材修长立在门口。光影落在他脸上,遮掩了岁月的痕迹,宛如初见时那样年轻英俊。

    顾轻舟惊喜:霍爷?

    司行霈也实在很惊讶,站起身:稀客啊,你怎么来了?

    我不能来?霍钺走了进来,手里拎着礼物和一束鲜花。

    他把鲜花递给了司行霈,指使他去放在花瓶里,然后问顾轻舟:听说你又给他生了个儿子?

    顾轻舟笑道:他想要闺女。

    那让他自己去生。霍钺道,他敢挑三拣四的摆谱,以后让你的三个儿子一起揍他。

    顾轻舟忍不住大笑,差点又把伤口笑裂。

    司行霈一脸黑线:你个老光棍,也盼我一点好吧!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