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必发彩票怎么样永利贵宾会登录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何微每天早上八点二十准时到银行。

    一般她是最早的人之一,而分行长根特先生,肯定要到半上午才来。

    不成想,她这天刚踏上银行大门口的台阶,就看到根特先生的汽车,稳稳停住了。

    根特先生每次见到何微,必定要热情寒暄几句,今天却只是一点头,十分焦虑进了银行。

    出什么事了?何微伸头去看了眼根特先生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她好像看到有人等着。

    而根特先生这么恭敬,肯定是大人物。

    何微到了自己的办公桌,收拾了一通,准备吃自己带过来的早餐时,突然有个俏丽婉转的声音说:早上好。

    她说的是英文。

    何微一抬眸,看到她面前站了个小姑娘,约莫十岁上下,穿着一件淡粉色风氅,里面是白色纱裙和乳白色的长袜,一双淡粉色的小皮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还有一头金黄色的头发,碧绿色的眼睛,像翡翠般澄澈。

    早上好。何微笑道,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银行里九成是欧洲人,还没有到上班时间,同事的小孩子过来玩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安娜,你叫什么?小姑娘好奇问。

    何微笑着说了自己的英文名字,并且告诉小姑娘她的中文名字也很好念,叫微微。

    你是上班的人吗?小姑娘又问何微,是秘书吗?

    不,我是正式的职员。何微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就点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根特先生的办公室门开了,一个中年人走了出来。他约莫四十岁,却是深色的头发和眼睛。

    安娜,过来。中年男人招招手。

    小姑娘就跟何微说她爹哋找她,她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,何微听到人说,总行的莱顿尔先生到分行来了,好像是有什么大事,当天根特先生就陪同着他去了总督府。

    我见到的那个小姑娘,就是莱顿尔先生的女儿吗?何微诧异。

    她倒是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这天下班,她又在楼下小径遇到了买酒回来的邻居老先生。

    老先生就说:我跟你倒是有点缘分。

    何微笑着说是有点。

    他又问何微,今天上班感觉如何,还把好好工作当理想吗?

    何微就说,她早上遇到了莱顿尔小姐。

    莱顿尔小姐?老先生摇摇头,乔纳森.莱顿尔没有女儿,他只有两个混账儿子。

    乔纳森.莱顿尔是总行董事长的名字,就是他和他的妻子家合并,开创了如今莱顿尔银行的盛况。

    在莱顿尔银行工作过的,都知道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不是的,应该是他孙女。何微道,小姑娘约莫十来岁吧,碧绿色的眼睛,特别漂亮。

    哦,那是安娜。老先生道,她像她母亲,谢天谢地。莱顿尔家族的人,没几个漂亮的,安娜是例外。

    何微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您对莱顿尔家族很熟?她问。

    那样的名门,我们普通人了解一点,有什么稀奇?你不是觉得我在莱顿尔工作过吗?老先生理所当然道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,丝毫不变,还是那样慵懒随意。提到莱顿尔家族,他的话总是很刻薄,何微觉得这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恨自己的老板。

    我觉得?您自己说是的。何微笑道,您既然也是老员工,那您有福利吗?

    有吧,可谁在乎呢?老先生耸耸肩,我有钱喝酒就行了。

    何微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几天能遇到这位老先生,算是一种幸运,因为接下来的几天,这位老先生又像死了一样,悄无声息的藏在屋子里。

    邻居很奇怪,何微反而觉得他们都正常。

    谁还没有点怪癖?

    周四的下午,银行有下午茶,众人围在一起时,张洙就跟其他人说:听说周末会有个舞会,是为了欢迎马修.莱顿尔先生呢。

    众人全部惊呼,茶水间顿时就像炸了一样。

    那是老板乔纳森.莱顿尔的长子,莱顿尔银行的继承人。如果能得到他的青睐,肯定能平步青云吧?

    当然,不是每个人都能被邀请。张洙又道。

    何微对这个八卦不上心。

    她知道一步登天的事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而她,苦读数年,正规学校毕业,她可以靠熬资历出人头地,没必要走邪门歪道。

    哪怕根特先生让她去,她也不是很想去。

    何小姐,你应该会去吧?张洙突然当着众人的面道。

    何微正在往红茶里加蜂蜜和牛奶,闻言她抬眸笑道:我?我怎么知道我去不去,我哪有张小姐您消息灵通啊?

    有人的表情就变了,暗含恶意看向了张洙。

    这件事大家都不知道,她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张洙想要暗中讽刺何微,不成想当众被何微弄得尴尬极了,她立马换了中文,质问何微:何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张小姐,这是实话,我的确不知道这件事。您消息灵通,您最先知道,我说错了什么?何微轻轻搅了搅茶。

    红茶立马氤氲出淡淡奶香。

    她们彼此都知道根特先生对她们的骚扰,却又 彼此戳对方的脊梁骨。

    何微自认为没能力帮张洙,再说人家也不稀罕她的,她只能先自保。

    但张洙敢拿这种事奚落她,她也绝不会顾忌什么面子。

    整个分行就咱们两个亚裔年轻女士,你打压我,对你有什么好处?何小姐,做人眼光放高远一点。张洙唇上带着笑,好像她跟何微说得是什么闺蜜悄悄话。

    何微也笑道:倒打一耙,是您先打压的吧?您这耙子用得这么顺溜,莫不是猪八戒转世?

    张洙的名字,有个字读音是猪,有人背后说她时,会如此羞辱她。

    不成想,何微当面就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张洙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了。

    何微弄好了茶,站起身,静静对张洙微笑:张小姐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倘若你想踩着我拔高自己,又指望给我戴高帽子让我吃哑巴亏,我劝你省省劲儿吧!

    说罢,她转身走了,只留下窈窕婀娜的身影。

    同事们看何微始终笑眯眯的,也不知道她和张洙剑拔弩张了一番,只当是她们俩说了几句悄悄话,故而大家又谈起了舞会的事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