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548章 心跳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深夜是歌舞厅最热闹的时候,门口来来往往的男女,勾肩搭背,醉态朦胧。

    何微的裙子是收腰的,紧紧勾勒了她的曲线,她静静往那里一站,也自有风情。

    她长大了,蜕变成了只美丽的蝴蝶,从此那点稚嫩已经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霍钺看到她,心中无比的震惊——震惊她深夜流连风月之所,还是这样的装扮。

    霍爷,我......何微咬了下舌尖,完全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吹面的风有点冷,霍钺冲上大脑的血全部冷却了。他往回看了眼,没瞧见有人走向何微,这才问:你是一个人?

    何微道:是啊,我......我也不知道这么晚了,所以.......

    怎么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来玩?霍钺眯了下眼睛,端详着她的神色。

    此话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何微不能站在这个大门口,跟霍钺说这件私事。她好像晚归被家长逮个正着的孩子,有点无措。

    您不是回了岳城吗,怎么又来了香港?何微灵机一起,反问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也不是三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。

    霍钺走向了一个台阶,看了眼锡九,对他道:你先进去吧。

    锡九道是。

    霍钺又问何微:可有人送你回家?

    没有。何微如实道。

    霍钺就接过了司机的钥匙,冲何微招招手。

    何微上了汽车,这才如实把自己深夜探访这家歌舞厅的目的告诉了霍钺。

    ......莱顿尔先生那样的大人物,最是公私分明,哪怕是想去舞会,也只会找红歌星或者舞女作伴,怎么会找公司职员?我也是鬼迷心窍,差点上了当。何微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霍钺心中像有一头猛兽,方才突然见到何微,那猛兽一跃而起,几乎要暴怒食人。

    此刻,那兽温顺了,他也觉得自己没资格冲何微发脾气。

    再听她的解释,是因为工作上的事,更是不忍心。

    这么想巴结老板,着急高升吗?霍钺问。

    何微道:嗯,想要再往上爬一点,或者调离现在的分行。

    现在分行不好吗?霍钺又问。

    何微不想做个怨妇,不停的诉苦。每个人的工作都辛苦,霍钺更是做刀口舔血的买卖。和他相比,何微那些工作上的难题,都是吃饱了撑的的闲事。

    ......如果调任的话,可以做个小主管。何微道。

    巴结老板是挺难的,同事会在身后嘀嘀咕咕,反而更显得不光彩。霍钺道,这还算是最好的情况。

    何微低垂了头。

    那你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吗?霍钺又问。

    何微已经查到了,而且做了点龌龊事。

    她不想把这些告诉霍钺。

    在她心中,霍钺是高洁而神圣的,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估计是恶作剧吧。何微笑道,正好明晚有选美,来看看也不错。以前在岳城的时候,歌舞厅也有选美吗?

    有的,要选白皇后、黑皇后。霍钺道,就是以前的花魁。从前的画舫、青楼,每年也要选一次的,取得头筹的花魁会身价倍增,那个青楼一年的生意都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舞厅是霍钺的生意之一,他很熟悉。

    何微就想:花魁应该很美丽的,他也说巴结老板很难,不知以前他手下的花魁,是怎么巴结他的。

    她愣神了一下。

    霍钺又道:这种选美,不是靠什么实力、姿色,靠得是背后老板的钱财。谁家想捧花魁,就需得砸出大量的金钱。重金捧出来的摇钱树,那是要赚回扣的,而不是拿来自己玩乐。

    何微顿时窘迫不已。

    她连忙解释:我没有这样想过的!

    霍钺道:没关系,外行人都会这么想。

    何微:......

    她总感觉,霍钺那席话是在打趣她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就到了楼下,霍钺下车,看了眼手表:十二点了,快回家睡觉吧。明天晚上我也会去,你放心去玩。

    何微有点紧张:您也去啊?

    那么,他就会看到她的所作所为吗?到时候,他会怎么想她?

    我来香港就是办这件事的。霍钺道。

    何微不安看了眼他。

    霍钺问:要我送你上楼吗?

    不不,不敢麻烦您。何微笑道。

    我明天下午来接你。霍钺又道,免得你化妆了坐黄包车,风把妆给吹乱了。

    何微忍不住笑起来:您连这个都知道.....

    她站在台阶上,看着霍钺的汽车远去。

    今晚的一切,何微都感觉不太真实,她居然又见到了霍爷。

    和上次相比,她这次要坦然很多,没了上次那么多心,既怕自己不够体面,又怕霍钺以为她要缠上去。

    她笃定霍钺是知道她的。如果怕她纠缠,他是不会亲自送她回来的,让司机送就行了。

    何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上楼之后,她实在太疲倦了,洗洗就睡了。

    然而第二天醒过来,就发现自己屋子里陈旧得厉害,怕是不太适合待客。

    何微急忙去了百货公司。

    她买好了崭新的床单和布。她自己动手,很快就把旧窗帘换了新的,又在沙发上铺了一层外罩。

    屋子里打扫得纤尘不染,崭新的青绿色窗帘和沙发罩,让屋子里添了些亮色。整个屋子很小又陈旧,但是很温馨。

    何微这么一通忙活,一整天都没顾上吃饭,时间就到了下午五点。她赶紧梳头化妆,尚未打扮完,有人来敲门。

    何微也收拾妥当了,就去开了门,果然见霍钺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楼道里有点暗,何微看到霍钺时,整个人愣住,有点不敢认。

    霍钺今天换了套深咖色的西装,同色马甲和衬衫,皮鞋锃亮,越发显得他身材修长,气质出众。

    何微的心,毫无缘由由乱跳,她又想起了自己年少时对他的暗恋,更加想起了那个早晨,他抱着她坐到了他腿上,问她愿意不愿意做他的女人,并且亲吻了她。

    那是何微的初吻。

    一转眼,这么多年过去了,记忆却是那么清晰,何微甚至记得他唇上的触感,有点干燥,也很温热。

    她手忙脚乱往后退了几步:霍爷,您请进。

    霍钺进来,打量了她这屋子,道: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何微胡乱点头,不再看他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