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583章 霍拢静的解脱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霍钺一直在头疼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太阳穴处,死死按住,方才好受些。

    他在出发之前,接到了岳城的电报,说霍拢静跟帮派里的一名堂主起了冲突,顺手宰了那人,自己做了堂主。

    霍钺可能是情绪一直不好,听到这个消息时,他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他的自制力,被何微消耗殆尽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打算换任,从青帮退出,并且要离开岳城的,可霍拢静搀和了进去,让他的计划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何微也不让他省心。

    老爷,酒。锡九端了一杯加了冰的洋酒过来,递给了霍钺。

    霍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锡九道:大小姐的事,交给我来处理,您放心吧。她到底是姑娘家,帮派内的祖训是不收女人的香火,光这一条就能让她退出来。

    霍钺不是担心,他是生气。

    霍拢静的情况,坏得不能再坏,他也是耗尽了心血。他以前救了她一次,爱情和友情让她活了过来,这次却不能了。

    当然,让他烦的还有何微。

    何微才是他当前最头疼的。

    他想起几年前她去求学的那天,自己在码头送她,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想象有一天她学成归来的风光。

    他终于看到了结果。

    可结果却是他失控了。

    他踏上香港的土地,就开始期待着能遇到她。他走进了她的生活,也准备好了爱她。

    然而事实却不如人意。

    霍钺拥抱了何微、亲吻了她,那个晚上他是雀跃的,就好像他刚刚做到青帮龙头那天一样。

    原来,他得到了何微,比他想象中更加欢喜,而她也比他自己想象中更重要。

    何微的感觉却相反。

    霍钺看得出来,何微还像在穿一件陈年旧衣。不管衣裳多么华贵,胳膊短了、肩膀窄了,穿着很不协调的感觉,是忽略不了的。

    她如履薄冰般,让霍钺有点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他想要她的,怕她某一天突然想通了,觉得这件衣裳是她十五岁时候穿过的,无论她怎么努力,也穿不进自己二十多岁的身体,那么她会放弃。

    ......您还没有求婚吗?锡九说了句什么,霍钺没听清,只稀里糊涂听到了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没有。他道。

    锡九问:何小姐后来有没有问过,是谁撬了她的门?

    霍钺道:也没有。

    锡九道:这不是正好?她很想搬过来,并且打算留下。老爷,生米都做成熟饭了,您怎么还不开口?

    霍钺眉头蹙得更紧。

    他想开口的。

    可每次他打算慎重跟何微说话时,何微都会急急忙忙躲开。

    霍钺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猜到了他想要求婚,害怕他说出口而逃避,还是担心他说分手,宁愿自己骗自己?

    要我派人安排一下吗?锡九问。

    霍钺摇摇头:算了。

    飞机回到了岳城,霍钺先去处理帮中事务,第一件事就是把霍拢静踢了出去,并且严厉训斥了她。

    霍拢静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回家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开车,速度不快不慢,每天都过得很悠闲很寂寞。

    颜一源去了新加坡,是顾轻舟邀请他的;颜洛水还在南京,她的孩子仍放在颜家,交给她母亲带,夫妻俩在南京做生意,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远在新加坡。

    岳城没有霍拢静觉得无颜面对的人,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终于得到了自由。她哥哥不在,她更加轻松了点。

    旁人关注的目光,会逼疯她。

    她在家门口,遇到了锡九。

    大小姐,听说您办了件漂亮事。锡九笑道,我一回来,就听到好几个人说,当时您一刀砍了陈五,很是利落。

    霍拢静杀了那人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那人违反了帮规,依照规矩他就是个死,霍拢静只是替她哥哥办事。

    还好。霍拢静道。

    她愿意跟锡九说几句话,因为面对锡九时她没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她也问锡九:我阿哥在香港,是打算定居了吗?

    他快要跟何小姐结婚了。锡九道。

    霍拢静想起上次何微回来,霍钺当时整个人都愣住,他开了车出去,彻夜坐在车里看着她的窗户,直到黎明才回来。

    他心里有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看何微,不是想看她的身材、脸蛋、家世,而是看着她长大了、成绩很好、工作很好,他对她绝不是风月场上的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他爱何微。

    他终于要结婚了。霍拢静道,多少年了?

    有些年头了,我也记不清。锡九笑道,一直念着何小姐呢。何小姐发回家的每一封电报,我都要派人拦截,译出来一份给他。

    若是哪个月晚了几天,他就坐立不安,那几天谁碰到他都要倒霉。光那些电报,都厚厚 一摞了。

    霍拢静难得牵动了唇角,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哥哥看上去儒雅斯文,做事却是利索果断,从不拖泥带水。唯独在何微身上,格外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大概是爱到了极致,才生出忐忑吧?

    他等了那么多年,时时刻刻关注着她,听说她谈了恋爱失魂落魄好几天,这些事,他会不会告诉何微?

    如果他要结婚了,你跟他说在岳城办婚礼,我是不会去香港参加的。霍拢静道。

    锡九说:老爷的亲戚朋友多半在苏北,何小姐又是岳城人。真到了办婚礼的时候,肯定是要回岳城的,这个您放心。

    霍拢静颔首。

    她此生再也不会离开岳城。

    她曾经离开了,生活就变得面目全非,她都不会回首去看。如果没有那段遭遇,现在她也跟洛水和轻舟一样,生了好几个孩子吧?

    她偶然会去圣玛利亚学校,在校门口站大半天,回忆颜一源偷偷趴在校门缝上给她们塞点心的往事。

    那时候,他们全部十几岁,是最天真无邪的时光。哪怕她被重伤过,也很快痊愈了。

    现在却难了。

    我挺喜欢何小姐的。霍拢静突然道,她是......轻舟的妹妹,她以前常给轻舟写信,什么事都跟轻舟说,是个很好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锡九想要安慰她:大小姐......

    霍拢静摆摆手:回头帮我买一份首饰,你去香港的时候带给何小姐,就说我送给她的礼物,我期待见到她。

    说罢,她快步回房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