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法国体育bet1365三度老虎机论坛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何微订婚了之后,给亲戚朋友们都发了电报。

    顾轻舟给她回电,问她什么时候办订婚宴。

    何微也问霍钺:咱们办订婚宴吗?

    不了。霍钺道。

    何微好像明白他要说什么,面上不禁露出了喜色。原来确定了心意之后,对他的任何言语都不会曲解。

    她满怀期待等着,果然听到霍钺说:我想四月份办婚礼,不冷不热。现在般订婚宴,至少要半年才能办婚礼,我怕等不及。

    何微笑出声。

    ......我早就叫锡九准备好了结婚的场地,原本想在香港的,后来想了想,还是回岳城吧,饭店已经订好了,随时可以用;

    我也叫人去订好了婚纱,就是司小姐结婚时穿的那个牌子,照你的尺寸做了几套,下个月初就能送过来,到时候你看看喜欢哪一套。霍钺道。

    何微搂了他的腰,扬起脸问他:您真的是早有准备?

    嗯,要不然我来香港做什么?霍钺低头,顺势在她唇上亲吻了下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道,既然你说了,咱们就把日子定下来?

    那老历还是新历的四月?何微问。

    如果是新历,恐怕来不及了,因为现在已经二月中旬了。

    老历才正月初,三个月后差不多万事俱备。

    依照你的意思。你是新娘子,一切以你的喜好为主。霍钺道。

    何微就去翻了日历。

    她先选了黄历,又对照查找了新历,发现五月初九的新历日子很不错。岳城的初夏风景如画,气温适宜。

    这个日子怎样?她问霍钺。

    霍钺没有意见,能结婚就成:好。

    于是,霍钺把结婚日子告诉了锡九,让他操持一切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亲戚朋友们正式接到了霍钺和何微结婚的请柬。

    何梦德和慕三娘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何微终于要结婚了,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婚姻大事,慕三娘很重视。

    霍爷对他们家是知根知底的,慕三娘也不想打肿脸充胖子,故而什么昂贵的陪嫁也不准备了。

    她亲自给霍钺和何微做鞋,以及老式的衣裳。

    这些事,足够她忙碌的。

    顾轻舟也接到了请柬。

    那天,她正带着孩子跟一群人喝下午茶,佣人把请柬递过来。

    那咱们五月要回岳城了,我很久没回去了。顾轻舟笑道,正好,这次要带着开阊和雀舫去看看他们的桑梓之地。

    顾绍则道:我也是很久没回去了。

    顾缨说:以前咱们家还有个姨娘,生了个女孩子,被她带回了乡下,也在岳城呢。

    她说的是香雪的女儿顾纭。

    对,是有一个。顾轻舟笑道。

    顾缨说:我真想去看看她。认真说起来,她才算是这个世上唯一跟我还有血缘的人。

    说罢,她惊觉自己失言,连忙对顾轻舟和顾绍道:阿哥、阿姐,我没有其他意思。

    顾绍道:我也很想见见她。算起来,她已经六七岁了吧?

    一转眼,都过去这么多年了。

    得看人家愿意不愿意见我们。顾轻舟说,万一人家不愿意,咱们去打扰了人家的生活,这样很不礼貌。

    怎么会不愿意呢?顾缨不解。

    顾绍道:四姨太又没死,人家有亲娘和亲姐姐,干嘛愿意见咱们这些不相干的人?现在又不是在顾公馆了。

    顾公馆三个字,好像一个久远的回忆。

    当初顾轻舟回到顾公馆时,面临的是腥风血雨,可如今回想起来,只记得她房间窗外的梧桐树格外浓密,司行霈常从那里翻到她房间去,那里的一花一草竟然还有点温馨。

    咱们这次回去,去看看顾公馆吗?顾缨又问。

    顾轻舟道:回去就看。

    一旁的颜一源,正在默默喝茶,始终没有接这些话。

    顾轻舟问颜一源:五哥,你不回吗?

    这些年,变化最大的是颜一源。

    伤痛会彻底改变一个人,让他的大脑结构都发生了变化。当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和性情都变了,这具肉体还是不是以前那个人?

    顾轻舟觉得不是。

    她现在看颜一源,找不到阳光温暖的感觉。他身上有一层防护罩,将他密不透风的保护着,任何人都无法亲近他。

    我不了。他笑了下,然后很冷静的说。

    顾绍和顾缨诧异看了眼他。

    颜一源没解释,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司行霈和司琼枝、裴诚坐在旁边,只是含笑听顾家兄妹说得热闹,也没有接口。

    后来,等众人散了,顾轻舟特意去找了颜一源。

    颜一源来新加坡有段日子了,他以前到新加坡来的时候,跟司行霈的舅舅认识,如今也常到他那边去钓鱼、下棋,偶然还跟司行霈去军舰上看看。

    他过得很忙碌充实,但言语不多。

    他总派人去打听霍拢静的事,得知他离开了之后,她能稍微活泛了点,他彻夜失眠,然后就打定了主意不再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你真的不回去了?顾轻舟问他。

    颜一源道:我会回去看父母的,但霍爷的婚礼我就不去参加了,否则阿静会难受。

    顾轻舟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颜一源这些年也想通了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的,是自己的失去。在当初爆炸的那个瞬间,他就失去了他的阿静。如今哪怕他想要回到她身边,她也不会再爱他了。

    他从里到外都变了,不再是从前那个人,好像浑身的血液都换了一遍似的。

    可阿静呢?

    和他相比,阿静更加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。

    树叶葱郁,秋天变黄而脱落,来年春上新长出了的,还是去年的叶子吗?

    树永远不会变,但已经不是去年的那棵树了。

    他和霍拢静一样,他们的肉体还是从前,人已经不是了。

    强求除了让霍拢静每天过得很压抑,没有任何的好处。

    对她好,就是离她远远的。事实证明,的确如此。颜一源道,我想让她过得好一点,她实在太苦了。

    五哥......

    颜一源摆摆手,让顾轻舟不必再说了:我自己的事,我和阿静心里都有数,你别担心我们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