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597章 被泼了一头狗血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绍选了靠窗的位置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徐歧贞去了厨房,很快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把酱用小坛子分别封好了,递给了顾绍:如果好吃,下次我再给你妈送点,她最喜欢我做的桂花酱。

    顾绍站起身,想要道谢。

    徐歧贞道:还有客人等着吃饭,我先去忙了。

    没给顾绍说话的机会,她已经回了后厨。

    很快,客人桌子上就有了糯米烧鸡、桂花酒酿圆子、兰花卷肉等几道菜。

    做完了,徐歧贞从后厨出来,看到顾绍还在。

    她表情丝毫没变,好像一切都是在预料之中。

    她坐到了对面。

    最近还好?顾绍问她,眼睛不由自主瞥向了她的手腕,那里有一道很深很清晰的伤疤,是她自己割腕导致的。

    是怎样的痛苦,把一向豁达开朗的徐歧贞,逼到了寻死的地步?

    还行。之前睡不好,后来我就搬到了西边的小楼里,一个人很安静,睡得比较踏实了。徐歧贞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说,她和颜子清是分房睡的。

    顾绍见她瘦了很多,又道:要不要吃些药?

    医生说吃药不好,得自己慢慢调理,这个急不得。徐歧贞道。

    顾绍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道:你和兰芷也算很熟,让她陪着你到处走走?

    现在不行了,餐厅里偶然有生意。我在厨房旁边开了个小房间,专门画室,不做菜就要画画,挺忙的。徐歧贞道。

    顾绍就笑问:那画卖吗?

    卖啊,挂在店里。客人如果觉得好看,就可以买走。徐歧贞道。

    顾绍看到她的店里果然挂了两幅画。

    油彩画用料比较明艳,颜色的层次过度有点生硬,拿到画市上肯定卖不动,不过挂在店里,自然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进步很大。顾绍道,至少像模像样了。

    徐歧贞牵动了下唇角。

    顾绍见话题到了这里,是恰到好处的,就没有狗尾续貂,果断站起身告辞,并且在徐歧贞送他到门口时,叮嘱她有空去他的学校玩。

    他离开了之后,徐歧贞在门口站了好半晌。

    她良久没有挪脚,直到伙计叫她东家,她才回神。

    那桌的客人已经吃好了。

    客人站起身,莲步轻移,木屐踩得地面哒哒作响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徐歧贞面前,冲她露出了微笑:菜很好吃,谢谢您。来了好些次,向您自介绍,我叫山本静。

    山本小姐您好,我随夫姓颜。徐歧贞道。

    山本静好像并不惊讶,点头道:颜太太您好,多谢您的美味肴馔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伙计们都说,这位山本小姐非常的精致漂亮,却又带着高贵的气质,像是很有主见。

    她温柔又慷慨,美丽端方,很容易赢得别人的好感。

    她来新加坡是做什么的?伙计们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不知道,因为山本静每次都是自己来吃饭的,没有同桌的人交谈,想偷听也听不到。

    也许是玩的?他们猜测着。

    徐歧贞则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山本静再如何的美丽,也跟她没啥关系。

    这是她此前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成想,几天之后,她的想法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    那是傍晚时分,徐歧贞接到了她姐姐打到她餐厅的电话。

    你外甥女生日,你真不回来?你恨我们,连孩子也恨吗?大姐在电话里说,声音有点哽。

    这小半年,徐歧贞从没回过娘家,也不跟娘家人接触。

    她从前跟二哥关系最好,假如他还在世的话,她也许会听他几句。

    所以,徐家有什么事,都是让她大姐的女儿李寐打电话给她。

    小姑娘才七岁,口齿伶俐。大人的事,迁怒不到她,徐歧贞仍是很喜欢小外甥女,从小疼惯了的,真正视如己出。

    小外甥女过生日,做小姨的无论如何也不好缺席,徐歧贞关了餐厅的门,急急忙忙上街去了,打算去买件礼物。

    结果,她路过咖啡店的时候,看到了她丈夫和山本静坐在靠窗的位置,而山本静正在默默流泪。

    这天的颜子清,穿着一件白色衬衫、深色西裤,头发梳得整整齐齐,显得庄重又英俊。

    他打扮起来是非常绅士的,只是他平时头发散乱、衣着花里胡哨,有点不太正经,很损他的俊朗。

    徐歧贞一开始没认出来,因为结婚的时候颜子清都没穿这么正式过。

    她是看到了山本静,好奇她为什么泪流满面也如此好看,楚楚动人,是什么男人让她这样伤心。她带着这样的好奇,再去打量她对面的人,才看到原来这人模狗样的男人是她丈夫颜子清。

    这个发现,对徐歧贞而言,就好像蜻蜓落在湖面,掀起那么点微弱的涟漪,很快又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不成想,颜子清正好转头,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徐歧贞无意成了捉奸的人,对此她也很无奈,故而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还是被颜子清追上了。

    颜子清问:你怎么在这?

    口吻里带着疑问,没有责备,好像并不怪她撞破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我路过。徐歧贞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颜子清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他不知想什么,目光有点游离:正好,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。

    徐歧贞匪夷所思的想,他约会的女朋友为什么要介绍给她认识,是打算讨个日本女人做姨太太吗?

    可那个日本女人,看上去教养极好,像是出身大户,人家能轻易跟了颜子清?

    是什么人?徐歧贞问。

    颜子清道:你跟我进来吧。

    徐歧贞又问:跟我有关吗?

    咱们是夫妻,跟我有关的事都跟你有关。颜子清道。

    徐歧贞:......

    这还真是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然而,她还是跟着颜子清进去了。她现在明白,山本静天天去她的餐厅,并非觉得她的菜好吃,而是去观察她这个人的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有意,徐歧贞也不是怯场的怂货。

    她跟着颜子清进了咖啡店。

    山本静已经擦干了眼泪,双眸微微肿了,眸光迷离更显得可怜。

    她含笑看向了徐歧贞,却没有先开口。

    颜子清清了清嗓子,像是做足了心理准备,才对徐歧贞道:岐贞,这位是山本小姐,她......她是恺恺的母亲。

    恺恺,就是徐歧贞的继子颜恺,也是她的学生,她很疼爱的孩子。

    徐歧贞这下子是真的震惊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