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622章 徐歧贞发威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徐歧贞一出声,所有人都把视线投向了她。

    顾绍走过来,想要让她先离开。

    徐歧贞没理会他,走到了阮大太太身边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扶住了徐歧贞的手,她不停的发抖,掌心全是汗,非常用力才没有让自己当场失控。

    徐歧贞拍了拍阮大太太的手背,看向了阮兰芷:你为什么在挑拨离间?

    我没有,我只是替妈考虑。阮兰芷哭道。

    阮老爷就说:颜太太......

    徐歧贞不等他说完,直接打断了阮老爷:你哪一句是替大太太考虑?你做过母亲吗,你知道自己的孩子丢失了是什么感受吗?你没有。

    其他人想说什么,徐歧贞言语很快,不给他们插嘴的机会:大太太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,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孕育了儿子们,她对这个家里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。

    你口口声声问你父亲和你祖母怎么做人,却不想想大太太怎么做人?你把阿绍的妹妹赶走,扫掉的是大太太的颜面,她以后怎么见人?

    别说现在,就是后退五十年、五百年,正统门第的人家,婆婆绝不伸手管儿媳妇房里的事,这才是大户人家的规矩。

    你祖母一再管大太太这边,知道大太太不喜欢你,还非要把你留在家里恶心大太太,这是婆婆该做的吗?

    大太太还要考虑她的面子,她尊重过大太太吗?大太太是一个为家族添丁增口的女人,她连祭祀的时候都是排在第一位,她的面子不用被尊重吗?

    屋子里倏然就安静了。

    阮太太的儿子们,齐齐看向了母亲,眼底多了愧疚。

    阮老爷的神色也是一滞。

    赶走了顾缨,打的是顾绍的脸,你们考虑过他的心情?他从小不在阮家长大,是他的错吗?分明是你们没有照顾好他。他曾经为了你们出生入死,他对阮家没有功劳吗?徐歧贞继续道,一句句掷地有声,你们践踏他和他妈的时候,想过他吗?

    你们把这些原罪抹去,如今遇到了反抗,反而要责怪反抗者吗?

    说到这里,徐歧贞看向了阮家的少爷们:你们母亲生育你们的辛苦,你们都忘记了吗,良心喂狗了吗?

    哪怕要孝顺,也是母亲大于天,你们把谁排在你们母亲前面?一群狼心狗肺的东西,你们配做人吗?

    然后,她又看向了阮老爷,您有身份有地位,可您的家庭是谁给您的,谁延续了您的香火?

    阮老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表情都变了,之前的愤怒,慢慢变成了愧色。

    说完了他们,徐歧贞转向了阮兰芷。

    她看着阮兰芷,道:我们从小一起玩大,你算是我的朋友,我到今天才看清楚了你。

    你明明知道,你的存在对一个母亲而言永远是一根刺。这不是你的错,也不是大太太的错,而是你生母的错。

    非要论长短,你和大太太都无辜,但是你为什么要把你的无辜加注在她身上?阮家养了你十几年,给了你荣华富贵,大太太不亏欠你的。

    你蹦上蹦下,甚至笼络老太太想要给大太太找茬,这是一个人该做的吗?兰芷,你也许没有错,但是你没有良心。你这个人,坏透了!

    阮兰芷猛然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,一直站在她这边的父亲和哥哥们,脸色全部变了,他们被徐歧贞蛊惑了。

    大太太有什么功劳?如果没有她,其他女人不会给大老爷生儿育女吗?好像说的她多么了不起一样。

    再说了,阮兰芷跟顾绍一样无辜,她也不是自愿被换的,是她生母的错,大太太也有失察之责,大太太凭什么恨她?

    既然大太太容不下她,阮兰芷也不会求她。

    阮兰芷甚至恨顾绍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顾绍,根本就不会有这些事。

    如今,徐歧贞一个外人,站出来胡说八道,搅合得她父亲和兄长们都对她有了意见,简直是岂有此理!

    你住口!阮兰芷大声道,徐歧贞,你少妖言惑众!你说谁没有良心?要我说,妈才没有良心,她养大了我,为什么想要抛弃我?

    你才住口!阮佳寒先站了出来,对阮兰芷道,养大了你,已经给过你恩情了。我妈没义务继续给你恩情。难道给过了,以后不给了,就算是对不起你吗?

    阮兰芷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阮佳寒不看他父亲,只是对母亲道:妈,要不咱们回南京去吧,您想要离婚的话,儿子支持您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的嘴唇一直在哆嗦,直到这句话,她眼泪失控般滚落。

    她泪流满面的样子,看上去很苍老、很无助,刺痛了她所有儿子们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儿子们都跪下了,围绕在她身边:妈,您别哭了,是儿子错了。您想要什么,儿子都给您,您要离婚就离婚,我们养您。

    阮大太太的眼泪再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阮老爷见状,也走到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她的肩膀:太太委屈了,是我的错,我糊涂了!

    阮兰芷瞧见这一幕,整个人都无力跌坐在地上,她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全部。

    阮家的老爷和少爷们把阮大太太接回去。

    回家之后,阮大老爷对老太太说:您不喜欢她的话,我们就回南京去了,不碍您老的眼。

    老太太气得打大老爷:她的儿子们知道护她,你呢?你怎么不知道护你娘?

    她也是气得大哭一场。

    阮家再次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阮佳寒的妻子路茹去陪老太太,安慰她:祖母,您以前和妈关系从未这么僵过,婆媳几十年了,一直相互尊重。如今怎突然就这样了?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兰芷?老太太道,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孙女。

    大少奶奶路茹就叹了口气:祖母,可兰芷不是咱们家的人啊。再如何宝贝她,疼爱她,她身上也不是阮家的血脉。

    老太太愣愣看着路茹。

    她老人家好像一直走了岔路,钻入了一个牛角尖。

    她想起阮兰芷还不满月的时候,大太太就坚持说她不是自己生的孩子,为此她还病了很久。

    因为阮大太太这样,老太太才多关爱阮兰芷一些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当初如果不是阮兰芷,大太太也不会发疯。

    说到底,阮兰芷才是那根刺。

    阿茹啊,祖母是不是糊涂了?这次,好像是我没有分清轻重。老太太道,阿绍回来好几年了,你婆婆心里这口气是存得太久了,才如此极端甚至说离婚......

    是的。路茹道。

    那......老太太沉吟,最终道,我不能回南京去,要不然岂不是说我这个老太婆打儿媳妇的脸;你婆婆也不能回去,旁人会笑话的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很久,最终道,那就......送兰芷出去念书吧。以后她出嫁,咱们照闺女一样给她嫁妆,她在祖母心里仍是阮家的孩子,可她不能在家里生活了。她是外人,不能因为外人让自家人吃苦了。

    后来,阮家果然就把阮兰芷送去了英国念书。

    阮兰芷又哭又闹,但她祖母和父亲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她说:你们太过分了,我会诅咒你们的。

    正好那天徐歧贞也在送行的队伍里,她摇摇头,很是感慨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