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633章 我是张辛眉的家属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玉藻在急诊看到了张辛眉,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张辛眉脸色雪白,额头不停的冒冷汗,已经不能站起身了。

    她挤开了人群:张叔叔,你怎么了?

    张辛眉下腹疼得快要晕厥,瞧见了司玉藻,顿时感觉连胃也疼了。

    怎么哪哪儿都有她?

    阴魂不散的司玉藻,让张辛眉几乎要发晕,他一把推开她:躲远一点,你丑到我了!

    你不仅瞎,还失去了理智!司玉藻道,然后使劲观察张辛眉的眼睛。

    她的老师没想到她认识病人,就没有阻拦她,而她的师兄们都在低声议论:这是急性阑尾炎吗?

    疼得这么厉害,应该是。

    要安排手术吧?老师,阑尾炎手术我们可以观摩吗?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急诊的医生就过来了,大声咆哮:都散开一点,病人不能呼吸了。

    护士推了病床过来,张辛眉被医生和护士放到了病床上。

    急诊的值班医生诊断:是急性阑尾炎,安排手术室。

    玉藻急忙拦住了医生:医生,确定是阑尾炎吗?我怎么看着他像是中毒?

    场面一静。

    护送张辛眉过来的两名随从,也惊愕看向了司玉藻。

    张辛眉躺着,满头满脸的冷汗,意识已经不受控制了,否则他一定要坐起来啐司玉藻——看把她能的!

    急诊医生先开口了,他非常不耐烦:你是哪里的学生?不懂你捣什么乱?你见过几个病人?

    师兄杜溪上就连忙拉了下司玉藻。

    学妹,不要多嘴。杜溪上低声道。

    老师也说:你先出去。

    司玉藻的眉头蹙得更紧,她见张辛眉那么痛苦,手不停的按在小腹处,临床反应像极了阑尾炎。

    不,给他检查,他可能是中毒!司玉藻手扶住了病床不松,声音也大了起来,医生,你没有看到他的瞳仁在缩小吗?这么疼的情况下,临床反应是瞳仁放大,他绝不是简单的疼痛。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急诊医生也是震惊,然后急忙去看张辛眉的眼睛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看到他握住了下腹,先入为主,且刚刚他的眼睛变化不怎么明显。

    如今再看,他的瞳仁的确在缩小。

    医生顿时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如果是中毒,就可能会死在阑尾炎的手术台上。一个医生,阑尾炎开刀都能死人,他的职业生涯就到头了。

    西医发展了几十年,舆论和病人对医生的要求再也没那么低了。

    去,做血检!医生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司玉藻比他更急:我是家属,先给他洗胃、灌肠,按照中毒的治疗来做,等不及做血检了。

    众人全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你是什么家属?医生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说罢,医生看向了张辛眉的两个随从。

    随从立马道:听司小姐的。

    司家既有神医中医,也有西医院,司玉藻从小跟着她母亲和姑姑,她说是中毒,八成可能就是。

    随从不能拿自家主子的命开玩笑,他们不信任医生,却很信任司小姐。

    于是,随从签了字,依照中毒的方法治疗,赶紧进行洗胃和灌肠。

    几番折腾之后,张辛眉非常没有尊严的死去活来,疼痛反而减轻了很多。

    过了两个小时,他的肠胃彻底清洗干净了之后,血检的结果也出来了。

    医生的手不停的发抖:是中毒......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毒药,还需要进一步做实验,但的确不是阑尾炎。

    我有些中成药,是专门清毒的,我也会点针灸,您能让我试试吗?司玉藻问医生。

    医生看向了她:你到底是什么人?

    您知道新加坡有一家裴氏医院吗?司玉藻问。

    医生道:当然知道,亚洲最好的医院之一。

    那是我姑姑家的,股东是我姑姑和姑父,我从小就在医院里玩,时常跟着医生们打转。司玉藻道,我母亲是顾轻舟。

    医生整个人僵住:神医顾轻舟?

    是。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医生很想说,那可是中医界的传奇人物,名声几十年不减,至今提到她,都是很响亮的。

    令堂还健朗吗?医生激动得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司玉藻无语的沉默了下,才说:我姆妈才三十七岁,看着比您还年轻不少。

    医生尴尬摸了下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幸好手术室里只有他和司玉藻以及病人,要不然他这个笑话就闹得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你是顾神医的女儿,这个自然可以的,你去拿来。医生道,出了事我承担责任。

    玉藻很快回到了自己的公寓。

    她的公寓离医院很近,走路回来也不过七八分钟。

    她把药给张辛眉服下,又给他用了针灸。

    她的药和针灸下去之后,张辛眉开始重新出汗了。

    这是清泄。玉藻对医生道,用汗水排出毒素。

    医生也说,当病人开始出汗,说明他自身的免疫力在起作用,这是很好的兆头。

    六个小时后,司玉藻和医生从手术室出来,护士也推出了张辛眉,他正式脱离了危险,接下来需要观察四十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医生对司玉藻道:司小姐,你不仅救了这个病人一命,也救了我一命,我谢谢你。

    他四十来岁,应该算处于事业的上升期,若是他这个时候出事,对他的人生打击是毁灭的。

    他既没有重头开始的时间,毕竟这么大了,人家也不会对待年轻人那样给他机会;他也没到退休告老的时候,大概他还需要养家,孩子们还没有成年。

    不必谢。司玉藻笑道,你叫我司同学吧,司小姐留在了新加坡,我是来上海求学的。

    司同学,我叫吴正华,我除了坐班,也要给你们低年级上外科课。以后有什么事,你就来找我。吴医生说。

    司玉藻很高兴:多谢吴老师。

    此事,只有她和吴正华知道,其他的老师和学生们只是听了个大概,护士小姐也不太清楚内情。

    司玉藻三缄其口,还是在学校里出名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同学都知道,一个刚转学过来的学妹,在第一次观摩实习的时候,就敢提出自己的看法,并且得到了医生的赏识。

    再加上司玉藻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家里又给学堂捐了一大笔钱,几乎每个人都在谈论她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