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653章 司玉藻的好运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玉藻回到了教室,把联合会开会的事告诉了她的同学们。

    她只说了卢闻礼反对的声音,没说其他。

    她的同学们都很激动。

    老师来上课的时候,大家都不怎么听课,围着老师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老师自己压力也很大,不停的跟学生们说:别担心,不过是谣言,没有说过要联合。

    一旦联合,老师的职业生涯也要重新洗牌,对于绝大多数的老师而言,这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大家都担心,但人如蝼蚁,有时候一个决策压下来,除了适应也毫无办法,甚至还要往好处想,让自己能有勇气继续活下去。

    一整天,学生没心思听课,老师没心思讲课,司玉藻也跟着混,听大家七嘴八舌说自己打听到的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她听了满满两耳朵,没理出头绪来。

    联合会的争吵,在司玉藻和卢闻礼退场之后也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继续投票开除司玉藻和卢闻礼,因为杜溪上被司玉藻踹了一脚,急需去医院看看,可能肋骨断了。

    下午五点半,张辛眉准时到了司玉藻的校门口,接她放学。

    她就把自己今天的种种,告诉了张辛眉。

    她语气里带着三分炫耀。

    我不是叫你不要惹事?张辛眉很头疼。

    我没有惹事,这是正义的,替卢师兄撑腰嘛。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提到了卢师兄,她眼睛略微放光,说起他那出攻心计,司玉藻不得不佩服他。

    真有谋略,也有才干,阴损得不行,我很中意他!司玉藻笑道。

    张辛眉突然一梗,不接话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司玉藻去吃饭,司玉藻仍是会说起卢闻礼。

    张辛眉忍无可忍,嗤之以鼻:雕虫小技。

    你这是嫉妒!司玉藻道,卢师兄虽然二了点,但精明得像猴。

    你听听你自己的话,前后矛盾不矛盾?张辛眉冷冷瞥了她一眼,又二又精明,哪有这么奇怪的人?

    司玉藻自己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卢闻礼本身就是个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张辛眉一晚上气都不顺,他叮嘱司玉藻早点回去休息,明天少惹事,管好自己就行。

    那么多人安分着呢,独独你不惹事就活不了?张辛眉道,你还是个学生,独善其身懂不懂?

    司玉藻撇撇嘴,不跟这个老古董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张辛眉又说:你要当心,联合会的人会报复你的,最迟也就是明天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道:我才不怕,上次杜溪上想要害我,还不是让我化险为夷了?我一直想要整死他,这次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.......混账玩意儿,你被人打死了我不给你收尸,滚蛋吧你!张辛眉说着,就把她推下了汽车。

    司玉藻觉得这位叔叔今天脾气好大,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。

    她回到家里,洗了个澡,回想起今天发生的种种,心里特别不安。

    可能是睡觉之前思虑太重了,玉藻睡着了开始做梦。

    她梦到了一片火海,到处都是炙热滚烫的。

    她耳边是她姆妈的话:害怕的时候不要乱扑腾,冷静数三下.......

    这是她学游泳时她姆妈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当时是冷静了下来。然后,她就看到了门,藏在火海的后面,把手可以很轻易的拉开。

    玉藻把自己的头发包裹起来,冲过了那片火海,却突然被人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救救我,不要杀我!女人哭泣着说。

    她摸了满手的血,倏然惊醒。

    睡前天气有点闷,张辛眉送给她的电风扇她用上了,嗡嗡嗡的转动着,像极了梦里火烧的声音;窗外电闪雷鸣,黄昏时候未下的暴雨,夜里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玉藻站在窗边。

    她的窗口可以看到学校,甚至能看到第五号教学楼,两层小楼是新建的,朱红色的外墙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就在深夜,第五号教学楼的二楼,窗口隐隐约约闪过了一缕光,像是手电筒,又像是远处的闪电。

    玉藻站在窗棂后面,任由潮湿的气息扑向自己。

    那是实验室吧?玉藻算了算位置。

    他们一年级常用那个实验室,卢闻礼是助教之一。

    会是卢师兄吗?玉藻费解,这么晚了,他去实验室做什么?

    然而实在太远了,加上夜空漆黑,玉藻仔细辨认,好像还没有到她的学校,只是学校旁边的居民,甚至可能是路灯。

    饶是这么想着,她还是把宋游和另一名副官叫醒了。

    你们去学校看看。她道。

    宋游和副官晚上总有一个人值夜,今晚是宋游,他精神挺好的,站起身道:这么晚了,大小姐去睡吧,我去瞧瞧。要不要叫渔歌起来给你弄点宵夜?

    玉藻看了下手表,已经是凌晨三点多。

    渔歌早上还要做早饭,上午要洗衣、拖地和做午饭,下午要买菜和准备晚饭、宵夜,一整天几乎不得空闲,吵醒了她,明天她也没得睡,一整天都难受。

    我喝点牛乳,吃点饼干。玉藻道,你快去吧。

    宋游虽然时常吐槽自家大小姐自恋,但对于大小姐的吩咐,他从不质疑,哪怕是深更半夜,外面下着暴雨。

    玉藻自己热了牛奶。

    她坐在餐桌旁,回想着那个梦,默默把一杯牛奶给喝了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宋游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拿了个小箱子:大小姐,你没有看错,果然是你们那个实验室,我在学校后门的时候看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离开了。

    说罢,他把箱子放在桌子上,转身脱下了自己的雨衣。

    玉藻问:是什么?

    小箱子上带一把小锁。

    玉藻一边说话,一边利落把锁给扭开了。打开箱子,她看到了里面的东西,愣了好半晌没说话。

    宋游也凑过来看。

    他问司玉藻:大小姐,要怎么办?

    快,给张叔叔打电话,让他帮个忙!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宋游道是。

    然而电话却一直忙音。

    宋游很有经验,放下电话对司玉藻道:大小姐,怕是外面下雨,电话线坏了,打不通。

    既然他们是连夜诬陷,肯定明早就要见章程,咱们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。宋游,去开车,咱们去找张叔叔。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宋游道是。

    车子到了张辛眉家的公寓,司玉藻让宋游留在楼下,自己上楼去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