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亚盘让球规则足彩新时代二串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玉藻没有去看过杜溪上。

    她无法想象被关五十年是什么感受,毕竟他父亲因为研究所的事被判了死刑,再也没有替他疏通关系,他不可能减刑了。

    张叔叔,如果不是你,也许坐牢的就是我了。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张辛眉说:你阿爸的钱和势力是能通天的,你一个电话,邓元帅就千里迢迢来了,谁坐牢也轮不到你司大小姐坐牢。

    司玉藻:......

    这话虽然不中听,但的确是实话。

    邓高曾经是司行霈的副官,后来司行霈褪了之后,他仍留在军中。等颜新侬也退了,他们的势力大部分给了邓高,把他捧上了高位。

    对其他人还好,对司家,邓高的感情是很深的。

    他一直不知道司玉藻来上海念书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司行霈和顾轻舟没有广而告之,也没有亲自来送玉藻。

    他们俩没想玉藻在上海留多久。

    玉藻只是心中的执念放不下,总认为当年的纵火案跟她有关。

    顾轻舟已经找到了凶手,凶手也承认了,但玉藻坚持说她记得自己捅伤了人,也记得自己放了火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才七岁,根本没能力做这些。

    而且,火是从大厅里烧起来的,不是司玉藻被关押的后厨房,等火烧到后厨房的时候,罗公馆已经被烧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,当年邓高也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过去了这么多年,顾轻舟不太想旧事重提。

    直到司玉藻打电话给邓高,邓高才知道司家的宝贝大小姐来上海大半年了。

    他急急忙忙来看望玉藻,不成想却碰到了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张叔叔,你的嫌疑呢?司玉藻回神,也问张辛眉。

    张辛眉敲了敲烟盒:托司大小姐的洪福,我和芳裀没了嫌疑,可以继续蛰伏。

    芳裀年轻漂亮,她是为什么走上这条路的?司玉藻突然问,也是因为理想吗?

    张辛眉抽出一根烟,衔在嘴里,上眼皮一撩司玉藻:理想又不是菜市场的白菜,谁都能买一斤!

    芳裀七八岁就被卖到了妓院,后来我救了她。如果不走这条路,她就是做皮肉生意的,也许不到三十岁就各种病缠身,成为一团烂肉。

    她跪在我的脚底下,求我给她一个前途,哪怕码头做苦力她都愿意,她想要靠自己的双手和头脑活着,而不是靠身体。

    我给了她机会,她现在很享受这样的生活。跟她一起被卖到妓院的,没有活过二十八岁的,她说自己已经够本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痴痴听着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她突然觉芳裀挺厉害的,而且过得很洒脱。

    你喜欢她吗?司玉藻看向了张辛眉的眼睛。

    张辛眉点燃了烟,一团白雾正好笼罩了他的眸子,他静静吐出了两口烟圈:不,我有心上人。

    司玉藻好像被炸了。

    她几乎要跳起来,贱兮兮走到张辛眉身边,抱住了他的胳膊:谁,是谁?

    司大小姐的眼睛里,有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。

    ......不是你。张辛眉道。

    司玉藻急切想知道:这个是当然,你自愧不如,配不上仙女,我明白的。是谁?

    张辛眉朝她喷了一口烟。

    司玉藻被呛到了,这才后退一点,张辛眉也趁机抽出了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般,把烟灭了。

    我走了。没了杜溪上和杜家,你暂时没什么大麻烦,但是你也要当心,千万别再惹事。张辛眉道。

    司玉藻追上了他,黏在他身上:是我认识的人吗?

    张辛眉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格外静,似乎带着沉思:你认识。

    司玉藻笑得很猥琐:我在上海认识的人不多,到底是哪一个?你把我肚子里的好奇虫子勾起来了,你快告诉我,否则还不如杀了我。

    张辛眉:.......

    他伸手,在她脑门上拍了下:滚!

    然后,他快速下楼扬长而去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趴在阳台上喊:新妹,是你那个女秘书吗?我见过她的,是不是她?她也是很漂亮的。

    张辛眉上了汽车,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司玉藻拉了渔歌和宋游,让他们帮她分析,张辛眉的心上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渔歌看了眼宋游。

    宋游则道:也许你真的认识呢?

    你也知道?司玉藻很惊讶,然后她的目光落到了渔歌身边。

    渔歌瞪了她一眼:你想什么呢?我跟张少爷清清白白,没趁机勾搭人,你再胡言乱说,我回新加坡去了,不伺候你。

    司玉藻只得赔罪。

    后来她想了很久,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宋游送他去上学,两个人步行。

    司玉藻就问宋游:你觉得,张叔叔的心上人,会不会是男的?

    宋游面无表情:收一下你的龌龊心思,大小姐。你怎么知道张少爷是认真的?万一他就是想捉弄你一下呢?亦或者,更有甚者,他是在告白呢?

    告白?司玉藻诧异停住了脚步,跟谁?

    宋游看着她。

    我吗?司玉藻失笑,他知道我们仙女不和凡人通婚,会犯天条的,要被天打雷劈。

    宋游:......

    如果老天爷真的有灵,把这位大小姐劈一劈吧,成天冒充天女,该被雷劈的应该是她!

    其他人还好说啦,张叔叔应该不会,他没那么低趣味。司玉藻继续道。

    喜欢仙女算低趣味?宋游有点惊讶,没想到司玉藻居然知道反省。

    喜欢自己的侄女,算低趣味。你想什么呢?仙女怎么可能没人喜欢,怎么可能是低趣味?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宋游:......

    他还以为,大小姐突然有了自知之明,原来他真的是多心了。

    宋游好犯愁,就这么个货,什么时候能脱手呢?

    脱手了之后,他大概也可以去军中历练了。

    他有气无力道:快要上课了,别磨蹭。

    司玉藻上午很忙,中午还要处理围棋会的事。

    他们围棋会的校报已经出来了,反响很不错。

    明天就是中秋节,司玉藻定好了大饭店,又准备好了礼物,如今还有些杂事,她忙得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她很兴奋,毕竟是第一次操持这么大的晚宴。

    兴奋取代了好奇,司玉藻也把张辛眉的心上人这件事放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玉藻,送你个小礼物。卢师兄一头乱毛走了过来,递了个小东西给她。

    是什么?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