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优德棋牌网址下载亚洲必赢 app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玉藻躺在床上,看着空空的房顶。

    楼上的租户换了人,女子高跟鞋踩在地板上,很有韵律,好像是在跳舞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凌晨两点多就好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可以叫宋游上去交涉,但此刻她也没什么睡意,就不想破坏人家的好心情。

    她夜里没怎么睡,第二天先去了趟实验室。

    那座楼的地面没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一夜过去,血腥味也没剩什么,学生们踩来踩去,谁也不会想到这层楼的地砖上发生过血案。

    卢师兄不在,他今天在医院上班。另一个带班的师兄对司玉藻说。

    司玉藻了然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上午第一节课就听不进去。

    司玉藻心中有个想法,而上午是实现这个想法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她溜出了学堂,自己乘坐黄包车去了张辛眉家。

    张辛眉家楼下有他的两个随从值班,一般人轻易不能上这栋楼。

    九爷在家吗?司玉藻问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要说点什么,两名随从才会让她上去。

    不成想,他们恭恭敬敬让开了:九爷去交通局了,司小姐请。

    司玉藻顺利上了楼。

    张辛眉这里除了随从,也有个女佣,同样是地下革命党。

    我来找点东西。司玉藻对女佣说。

    说着,她就想要撬开张辛眉的房门。

    女佣很大方:好的,司小姐稍等。

    她替司玉藻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司玉藻一路畅通,心想她实在太美了,没人能抵抗她的魅力,就连随从和女佣都对她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她美滋滋进了张辛眉的卧房。

    这卧房她来过很多次,以前给张辛眉排毒的时候,就常在这里混。

    她反锁了门。

    张辛眉的卧房很简单,一排衣柜,一张书桌,一张大床。

    司玉藻从来没打开过他的衣柜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,除了衣柜,没有其他地方可以放东西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打开了一间。

    张辛眉是四开门的衣柜,每个衣柜里都是他的东西,非常凌乱不堪,只有一个衣柜挂着比较正式的衣裳外套,是他平常传出去的,女佣帮他整理的。

    司玉藻在乱七八糟里找东西,有点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听到了女佣的声音:九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一惊。

    她急中生智,藏了个东西在自己的口袋里。

    张辛眉听说司玉藻来了,还在他的房间,也是很诧异。

    他回了房,果然看到她坐在他床上,笑得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你来偷什么?张辛眉直接问。

    司玉藻白了他一眼:谁偷你的东西?我什么没有?

    张辛眉不信她的鬼话。

    他把司玉藻拽了起来,简单搜身,就在她的口袋里发现了什么。

    拉出来一看,居然是他的袜子。

    张辛眉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张叔叔,我发现自己爱上了你。司玉藻急忙道,所以,我想拿你的袜子,天天看着想念你!

    张辛眉恨不能一巴掌拍死她。

    她心怀不轨,还用这种事做挡箭牌,更加可恶了!

    撒谎!张辛眉面如寒铁,不说是吧?你不说,我就发电报给你父母,把这件事告诉他们!

    偷袜子你要告诉我父母?司玉藻瞠目,你有什么好告诉的?

    张辛眉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司玉藻怕他真做得出来,急急忙忙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张叔叔,有话好说嘛。司玉藻哀求挂在他身上,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

    那说实话!

    我想加入你们。但是,你肯定不会同意的,所以我想要偷了你的印章,盖在申请表上。如果你不同意让我加入,我就把这个申请表给政府。司玉藻只得如实道。

    张辛眉眼角直抽抽。

    他狠狠一戳司玉藻的脑门:蠢货!

    司玉藻抱着他不撒手:我蠢我蠢,张叔叔,你收下我吧!我虽然蠢,但是我美丽啊!

    张辛眉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哪辈子造了孽?

    这场闹剧,以张辛眉请司玉藻小姐吃饭而告终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要说私密话,张辛眉没有带司玉藻出去吃,而是打电话给餐厅,让他们送一桌子菜过来。

    女佣和随从们全部出去了,家里只剩下司玉藻和张辛眉。

    张辛眉也知道了司玉藻昨晚做过的事,问:害怕吗?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在黑暗中。她还没有死的时候,芳裀就来了。后来卢师兄也来了。我只记得自己把刀子捅进她的脖子,等她死透了之后,芳裀用她的衣裳裹住了她的脑袋。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第一次杀人,反应都会很大。

    这点她阿爸一再告诉过她,就连张辛眉也这么说。

    司玉藻却没感觉。

    可能是环境太暗了,哪怕那个叛徒死了,她也没意识到自己结束了对方的生命;也可能是她天生就没有共情能力。

    司玉藻还记得她姑姑说过:我一直不太能理解其他人的感受,哪怕是现在,我对病人去世这种事,也没有你姑父感受深刻,我总能把这种情绪剥离开来。

    我、你阿爸、你祖父还有你去世的姑姑芳菲,我们都有点冷血。我们这种性格的人,不是天生的医生,就是天生的杀手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一种病,她也被遗传了。

    ......辛眉,你觉得我有病吗?司玉藻认真问。

    张辛眉用筷子重重敲了她的脑袋:叫叔叔,别没大没小的!

    然后他又道:没有病,只是对生死的同理心比较薄弱,这很正常。你们这种人适合做医生,病人的死亡是正常情况,不会让你产生特别严重的悲观情绪。

    司玉藻道:我姑姑也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她抬眸,认真问张辛眉:你又不是比我大很多,我叫你哥哥好不好?

    你休想占便宜,叫叔叔!张辛眉道,要不然,你阿爸还要让我叫他叔叔,你们父女俩占我两个便宜。

    司玉藻:......

    他不同意让司玉藻加入他的队伍。

    他也解释了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司玉藻能力不行,而是因为顾轻舟和司行霈,他们肯定不希望女儿走上这条路。

    且司家和政府的瓜葛太深了,张辛眉不能把司家和司玉藻都拖入一个左右为难的境地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