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007真人007真人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司玉藻并没有喝得烂醉。

    她的意识是很清楚的,虽然脑子有点昏沉。

    她的手臂,搂紧了张辛眉的脖子,能感受到他颈侧的脉搏,一下下鼓动着,像是连接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她有意无意,把自己的唇凑到他的耳根处。

    拐弯的时候,张辛眉稍微偏头,她的唇就落到了他的肌肤上。

    触感很明显。

    他肌肤微凉,而她的唇是热的。

    司玉藻无忧无虑的心中,添了一抹化不开的沉重,却又在沉重里悄悄开出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到了她的公寓,张辛眉放下了她,她突然从背后抱紧了他。

    她的双臂,环住了他的腰。

    张辛眉愣了下,然后笑道:你又想要什么?别撒娇,用嘴巴说。

    司玉藻沉默着不回答。

    过了很久,她才松开了张辛眉。

    直到张辛眉离开,她心中那个声音才做了回答:想要亲你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明白自己彻底长大了,告别了她那毫无性别概念的幼年时光。

    她心里住进了人。

    她睡了一夜,早起时头疼得要炸开。

    正如张辛眉所言,那些糯米桂花酒看似不烈,后劲却很强。

    司玉藻去上课的时候,都是支着脑袋。

    她浑浑噩噩的,隐约听到了同学说话的声音,好像都挺激动的。

    ......凭什么?这也太过分了!

    司玉藻艰难转过了脖子,听到自己的颈骨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,她看向了身后说话的同学:怎么了?

    男同学一脸激愤:留学名单发了下来,全部都是联合会的人,他们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。另外的同学有点麻木。

    学校去年就有个留学计划,是政府和创办人联合出资,资助十五名在校超过一年的学生去法国交流学习三年。

    这个名额需要考试,一年级的学生就可以参加。

    经过了四次考试,一次次排名下来,已经有了结果。

    不成想,学校临时加了一个面试。

    面试之后有了最终的定数,参加了的联合会成员全部名列前茅,占了所有的名额,把靠着真才实学考上去的同学都给挤掉了。

    司玉藻班上有两个男生,一直很想要这个机会,也特别刻苦,一路都是前五名的,眼瞧着就能成功了,一场不咸不淡的面试把他们俩刷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的同寝室兄弟,都为他们俩抱不平,反而是他们俩自己沉默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沉默,是心灰意冷到了极致,连言语都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司玉藻蹙眉:这应该是政府和创始人一起选择的,联合会的人是怎么插上手的?

    谁知道呢!同学气愤道。

    上课的老师来了,却发现学生们都静不下来,七嘴八舌问起留学名额的事。

    老师也不是很清楚此事,就说学校的安排,肯定是最公正的考量。

    此话毫无说服力,老师自己说完了,表情也是讪讪的。

    这一堂课,教室里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司玉藻瞧着课是上不成了,就偷偷溜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走在路上,瞧见不少人聚集在一起,好像都是翘课了,出门谈论留学这件事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停留,一路去了院长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秋生请她坐下:二年级上午没课?

    有课的,院长,我是有事来找您。司玉藻开门见山,留学的事,您清楚学校的安排吗?

    王秋生道:这个是教育局和创始人勒戈夫先生决定的。

    勒戈夫先生?司玉藻有点诧异,我从未听说过他,他也是创始人吗?

    他父亲是的。他一直有领事馆的差事,不怎么管理学校,他继承学校已经快八年了,从来不插手。但这次的留学名额,是他们家族赞助的,他才露面。王秋生道。

    司玉藻一下子就明白了症结所在。

    他们早就怀疑,是其他人在学校操控联合会,想让它为其所用。

    杜溪上的离开,以司玉藻为首的围棋会成立,威胁到了学生联合会。

    留学的事,算是敲山震虎。司玉藻想。

    这足以消耗掉学生们心中的希望,也足以让司玉藻的围棋会垮台。

    她的眼眸微微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院长:就是他,一直在操控联合会,让它成为施暴团体,欺负和压榨学生,控制学生达到自己的目的,对吗?

    王秋生的表情略有震撼。

    他急忙起身,关上了自己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王秋生虽然没什么魄力,平日却知道避嫌。女学生单独进他的办公室,自然是要开着门说话。

    此刻他却不顾了。

    他反锁了门,压低声音道:司同学,这里是法租界,你知道吗?

    他们生活的大环境,是法国人保护着他们的。

    勒戈夫先生敢如此,自然是有他的底气。

    这是上海!司玉藻道。

    王秋生看着她稚气的脸,心中莫名一阵难过。

    这是华夏的土地,他们这些国人却沦为看别人眼色过日子的可怜虫。

    如果你父母知道,他们也会担心。世道哪有公平?能公平的领域,都是没什么油水可言的。王秋生道,司同学,你莫要给自己惹事。

    司玉藻心中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走出了办公室,心中有团火在燃烧。

    她是没什么本事的,可她的父母有能耐。她从小就是大小姐的脾气,一旦有事就要靠父母。

    她给家里发了一封电报。

    电报是发给她母亲的,很快她母亲就给她回了电报。

    母亲在电报里告诉她,既然她已经找到了症结,且愿意解决她,司家会帮她的,三天之内会有答复。

    她母亲办事效率极高。

    卢闻礼也听说了留学的事,他问司玉藻:你有什么打算吗?

    司玉藻道:我正在打算,你等着瞧吧。

    你打算怎么办?卢闻礼有点好奇,我还不知道你的本事。

    我没有本事,但是我母亲有。司玉藻如实道。

    卢闻礼:......

    果然,三天之后,司玉藻接到了回信,她唇角微翘,忍不住露出了喜悦。

    她急忙去找卢闻礼,让卢师兄陪同着她,找到那十五位打算去留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两天下来,事情就办妥了。

    消息也很快就学校炸开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