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728章 逐客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顾纭不是第一次拉他的手。

    以前也有过,那是他推倒罗主笔的时候,她拉着他落荒而逃。可

    那时候不一样。那

    时,根本没仔细去想什么,事后的思绪也在罗主笔那件事上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同了。她

    的注意力,全在他的手上。他的手掌干燥,掌心暖得灼人,手指也很有力度,死死攥住了她的手。她

    的心不受控制的全乱了,用力抽回了手。

    她一动,白贤就慌张松开了,并且自己后退了一步,解释说:“顾小姐,我并非有意。”顾

    纭支吾了声。她

    已经没心情去计较他话里的对错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你不要去住破庙了。我家房子多,你且住下吧。你也是听命行事,我不会叫你为难的。”白

    贤点点头。

    四叔和四婶稍后才小心翼翼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白贤时,他们俩有点惧怕,用方言跟顾纭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顾纭反复说没事。这

    两个字,白贤听懂了。四

    婶的背有点佝偻,帮白贤铺好了床,让他睡在东边第二间的客房里。而

    顾纭住在最东边那间。顾

    家的屋子,从西往东,分别是主卧,以前香雪和顾纭继父住的;然后是堂屋;堂屋往东,是一间客房,农忙时也做库房;通过这间客房,最东边是另一个卧房,以前是顾纭和她姐姐莲儿住。客

    房和顾纭的房间,连通着一扇门。

    顾纭进进出出,都需要通过客房。

    白贤没做声。他

    一直不说话。顾

    纭可能觉得他天生就不爱言语,也不多跟他说什么,只是和四叔、四婶不停交谈着什么。下

    午四点多,在白贤的帮衬下,顾纭的卧房收拾干净了,堂屋打扫好了,厨房有满缸的米,还有肉和蔬菜,都是从上海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白贤还在四叔的引路之下,帮她挑好了一大缸水。

    忙好了,顾纭拿出一部分肉,两**油,以及一些现钞,跟四叔和四婶出门。

    白贤问:“你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顾纭道:“我既然回来了,就要去趟族长家,否则太失礼了。你不要跟着去了。”

    乡下的宗族概念很强烈,白贤是外人,族长肯定不待见他。幸

    好他不是常住,否则又是一番折腾。他

    在家里,时刻难安。顾

    纭一刻不在他眼前,他就受不了。他自己也觉得自己这脾气很糟糕,像个变态,可他就是想把她圈固在自己身边。院

    子里静了下来,他脑海中就不停回放方才顾纭握住他手的场景。

    他的心,一点点跳跃、发烫,掌心也烫,他很想亲吻一下那个被她触碰过的地方,就像亲吻了她的手。然

    而他没有这么做。这

    样太下流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堂屋里,一点点数着时间,看着顾纭带过来的那个小钟滴滴答答的走。一

    个小时之后,顾纭终于回来了。时

    间到了五点半,乡下应该做晚饭了,四叔和四婶帮她下厨房,她就到堂屋和白贤说话。

    “族长说什么了吗?”白贤问她。

    顾纭道:“没说什么。”她

    其实想说,族长对她的回来很不满意,因为最近不少城里的阔老爷太太们逃难到村子里。族

    长家的房子租出去两间,收了很高的价格。他

    想把顾纭的房子也租出去。顾

    纭一回来,这个念头就要断了,族长话里话外都是觉得她不应该回来,在上海好好工作才是正经事。而

    族长的儿子,使劲盯着顾纭瞧,眼睛里都能冒出光。这

    些都是她自己的事,白贤是奉了张辛眉的吩咐办事,迟早要离开的,没必要让他担心。白

    贤却看了眼她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了乡下,已经是仲秋了。江南水乡,春天种水稻,盛夏收割,到了秋上几乎没什么大的农作物,平日空闲的时候多。顾

    纭离开村子好几年了,儿时的记忆既熟悉又陌生。她

    想到处走走。白

    贤跟着她。他

    们沿着田埂散步,关注小说微信公众号 更好的阅读小说 微信搜 索名称:颜书小说阁(微信号ysg.qianqianxs/0/42815/27209004.html

    62)有次顾纭不小心滑了下,她明明可以站稳的,白贤却往前一站,让她整个人扑到了他身上。

    阳光暖暖的,他身上也暖。

    白贤扶稳了她,退后几步,始终走在她身后。他

    一直贪婪看着她的后背,眼睛一错不错的。

    她头发丝被风吹起,细小的拨动

    顾纭则想起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说,你有个未婚妻的,结婚了吗?”顾纭漫不经心问他。白

    贤一愣。

    他都不记得这茬了。“

    没有。”他道,心里莫名生出了几分希望,“后来就闹掰了,再也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顾纭很想问:你后来那么有出息,你未婚妻怎么舍得放手?“

    怎么闹掰的?”顾纭追问了句。白

    贤对这个话题很抵触。他

    希望可以跟在她身后,默默看着她、想着她,任由自己龌龊的心思疯长,但不愿意分出半分去考虑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”他含混不清的说。

    顾纭心里沉了沉。

    她没有再开口。这

    天晚上,白贤的脑子终于控出来几分,把白天顾纭的话拿出来单独想了想,觉得她可能误会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,第二天早饭的时候,他对顾纭道:“顾小姐”

    顾纭则说:“白爷,我”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“

    你看,您也留了六天了,这边没什么的,我能应付。您能帮我带个信给九爷吗?告诉他,我这边一切安好。”顾纭道。

    这是逐客了。

    白贤的心,一瞬间冰凉。

    他死死捧住了碗,很想将她揉碎进自己的怀里,甚至想要把她一口吞下,这样谁也不能让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内心深处的恶念,像火苗一样窜得老高。

    可最终,他还是选择了最保守的说辞:“那我今天去镇子上,给上海发电报,让我的人来接。他们要过几天才到,这几天还要叨扰你。”顾

    纭嗯了声。

    他吃了早饭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一走,顾纭好像被抽空了似的,站都站不稳。她

    回房去躺着了。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白贤回来了,从镇子上带了不少的蔬菜水果,还有两个不怎么像样子的石榴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几盒新鲜的月饼。顾

    纭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后天是中秋节了。”白贤道。第

    二天,四叔对顾纭说:“我和你婶明天要去你五姑姑家过中秋,小住几天,你要不要去?”四

    叔和四婶年轻时有过个孩子,都夭折了。四

    婶还被土匪抢去过,糟蹋了大半个月,四叔却不嫌弃她,老两口至今相依为命。五

    姑姑是四叔的亲妹妹,常照顾这对孤寡老人,逢年过节都要把他们接去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去了,白爷还在。”顾纭道,“他可能也要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四叔就问:“你也要回去?”“

    我不回。”

    “可年轻的两个人,还没有结婚就分开,这不好。他回去,你也该回去。”四叔道。

    顾纭的脸陡然通红。正

    好白贤走出来,好奇看着他们,顾纭的脸就更红了,顿时局促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个”顾纭解释说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