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816章 我需要自保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颜恺把陈素商带回了酒店。

    他一进门,就倒了杯热茶给她:“暖暖手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道:“我想洗个澡。你出去帮我买套睡衣。”

    颜恺说好。

    他先去放了热水,转身下楼,去了最近的一家女装店铺。

    店铺里没有睡衣,却有比较舒适的连衣裙。

    颜恺估量着陈素商的尺寸,应该跟颜棋差不多,故而他买了件连衣裙,又买了件毛衣和外套。

    等他回来的时候,陈素商尚未洗好澡。

    颜恺隔着浴室的门对她说:“衣裳买好了,不过贴身的要洗一洗。你如果不介意,我现在把连衣裙送下去洗,叫一份饭菜。你可以先穿我的衬衫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颜恺翻出自己的衬衫、毛衣和睡裤,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自己拿着连衣裙先下去,让酒店的人赶紧洗好、烘干,然后又要了份丰盛的客饭,让直接送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忙好了,他再次上楼。

    陈素商已经穿戴好了。

    颜恺的毛衣和衬衫,她能当裙子穿了,只把袖子高高折起至于睡裤,太大了,腰部怎么寄都松。

    她索性坐在床上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陈素商一边擦头发一边笑了笑,“洗个澡好舒服,我已经十几天没洗澡了。”

    颜恺的心,狠狠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弄成了这样?

    “你是没钱了吗?”颜恺问。

    陈素商摇摇头。

    侍者敲门,送了客饭上来。

    颜恺去开了门,接过侍者手里的托盘,端到了陈素商跟前。

    这份客饭里,有碗海带排骨汤,散发出肉汁的香气。

    陈素商端起来,不换气先猛喝了一通,直到见了底。

    颜恺从小没挨过饿,故而挨饿在他眼里,就是大折磨了。

    他真快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一碗汤下肚,身上暖,胃里也暖,脸上就露出了点笑容:“你方才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没钱了吗?”颜恺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陈素商摇摇头:“不是。等我吃完饭,跟你仔细讲。”

    她的确是很饿。

    颜恺在她吃饭的时候,又打电话,让酒店送一份甜点上来。

    陈素商一个人吃完了两人份的客饭,又把后送上来的甜点吃了,整个人撑得不太想动了。

    她依靠着枕头,把颜恺衬衫的袖子放下来盖住手,和颜恺细说这段时间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之后,我师父发现不对劲,好像有人专门对付我们。最好的办法,就是我们全部离开家,隐没在香港的各处。谁找到了什么,再彼此通消息。”陈素商说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是姓胡的,后来又是胡凌生被杀,你确定这件事不是胡家人做的吗?”颜恺问。

    陈素商道:“还不知道,敌暗我明。师父让我装成乞丐,守住这个方位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真乞丐”

    “装乞丐,就要装得像一点。如果没有确切的消息,就不要互通信。我现在也不知道我师父和叶惟他们叔侄三在哪里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颜恺:“”

    他对此不是很理解。

    于是他把自己的想法直言不讳说出来:“你们不可以干脆离开香港吗?”

    “敌人是影子,不是你躲开就能躲得掉的。”陈素商笑笑,“况且,我师父又不止招惹了一个仇人,谁杀过来我们就换地方,我们不用过日子了。还有一点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这个人,没什么道德。他一直让我跟袁雪尧玩,又让我跟雪竺做朋友,我还以为他心中没什么芥蒂了。

    上次分开的时候,他才跟我说,袁家想要破坏香港的护脉,袁雪尧和雪竺是主力军,我们要牢牢看住他们,不能让他们离开我们的视线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自己也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她那不靠谱的师父,摆明了让她利用袁雪尧和雪竺的感情。

    而且,这在师父看来,是很伟大的牺牲,不是什么诡计。

    陈素商就觉得他成天看戏、不安好心,果然没有误会他。

    “袁雪尧?”颜恺微愣,“不是叶雪尧?”

    陈素商:“”

    “什么护脉?跟上次那条公路有关吗?”颜恺又问。

    他突然意识到,他也劝陈素商跟袁雪尧靠近过。

    难道,他无形中也陷素商于不义吗?

    长青道长的确不靠谱,他到底是把自己和素商置于怎样的水深火热里?

    “这个”陈素商有点语塞。她挣扎了半晌,还是不知该如何启齿。

    这件事里,有太多她不好对颜恺说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等以后。以后事情都处理完毕了,我再跟你说,好不好?”陈素商笑了笑,“颜恺,你不是很懂这些事,我也不希望你懂。”

    颜恺的唇线抿成了一条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素商,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心情很不好。陈素商的话,刺痛了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不懂,他希望陈素商也不要懂,这样他们就像是一类人。

    “我以前以为,你只是陈家的小姐。”颜恺好半晌才开口。

    陈素商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,不免笑了笑:“若只是陈家的小姐,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。我有个秘密,你要不要听?”

    颜恺坐正了身子:“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刚到新加坡的时候,陈定的那个私生子陈胧,他想要轻薄我。他力气比我大多了,陈定又偏袒他,我手无缚鸡之力,所以他敢那样造次。”陈素商说。

    颜恺脸上露出了惊愕。

    他从不知晓此事,心里顿时起了层薄怒。

    他也想起,当初他在陈家的时候,陈素商说过陈胧和陈皓月,口口声声野种。

    果然是野种!

    “后来,我用符咒迷惑了他,他被陈定打了一枪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颜恺慢慢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看着陈素商,想要安慰几句,却又不知该安慰什么。

    陈素商继续道:“我和你不同,关于术法,我还是希望我懂。这个世上,别人总有不到的时候,我需要自保。”

    颜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素商,我说错了话。我站着说话不腰疼。”颜恺低声道,“我主要是因为我不懂,总帮不上忙,才说那样怄气的话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说没事。

    她转移话题,又问颜恺:“你怎么又到香港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特意来找你的。”颜恺脱口道,“我打电话给你,一直没人接,我放心不了。霍伯伯说你们回内地了,我不相信。所以逗留了几天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:“”

    她突然有点不自在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