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834章 抱抱我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陈素商看着颜恺,脑子里一根紧绷的弦,一下子断了。

    她茫然又惊悚。

    颜恺的笑容略微淡去,不知陈素商怎么突然不欢迎他了。

    他千辛万苦才到香港的。

    我来的不是时候?颜恺看向了陈素商。

    陈素商真绝望了。

    她自己陷入其中,她的师父、她的生母、她的姑姑,以及她的朋友,全部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已然是她无法承受的。

    颜恺又来了。

    他被困在马尼拉,可以逃过一劫的,老天爷却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陈素商怕自己失态,转身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她跑得快且急。

    颜恺心头的热,一点点退下去,他血液里灌满了冰水,让他呼吸都觉得寒冷。

    道长叹了口气,对佣人道:先带颜少去楼上客房休息。

    颜恺这才回神般:不用了,道长,我去住酒店。

    道长知他误会了,挽留他:住下吧,我还有事跟你说。

    说罢,道长又看了眼叶惟叔侄,你们先回去,回头我们再商量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道长亲自把颜恺带上了楼。

    颜恺冷静了片刻,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陈素商并不是这种性格。

    道长,素商她怎么了?是出了什么事吗?颜恺问。

    长青道长拍了拍颜恺的肩膀,没有把实情告诉他,怕他惊惶,声音轻缓:你先休息,我去看看阿梨。

    颜恺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道长进了陈素商的房间。

    陈素商没有反锁房门,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愣神,目光游离看了眼进来的师父。

    道长坐到了她身边,问她:抽烟吗?

    陈素商在这种情况下, 最想要一根烟了,可惜她不能这样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。

    道长自己点了一根。

    我们要出手。道长漫不经心的说,我们是术士,要保护这些无辜的人,否则用什么良心立世?没有任何的好处,只有会惨死的下场,你愿意吗?

    我当然愿意!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别说无辜百姓,就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,全部都在香港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能失去他们。

    那就打起精神。道长笑道,颜恺一番真心,不要让他难过。

    陈素商叹气。

    她没办法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颜恺的出现,对她打击很大。她和他还没有真正开始,却要面临失去他的危险。

    她真想抱着他哭一场。

    可又有什么用?

    此前最不需要的,就是懦弱。

    我缓一缓。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道长不勉强她,也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陈素商就很自然把头靠在师父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她脑海中掠过很多的画面、很多的人,心绪起起伏伏的,没个停歇,也没个依靠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陈素商站起身:我去看看颜恺。

    等她再见到颜恺的时候,她情绪稳定了很多,也对着颜恺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颜恺请她进来。

    遇到什么难题了吗?颜恺问她。

    他的心态,总是积极而阳光的,不会自怜自艾。

    他想了很久,仍是觉得陈素商这边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很大的难题。陈素商苦笑,你一来,我还要分神担忧你,所以我刚刚失态了。

    颜恺笑道:真担心我?那我现在离开,等你忙完了我再来接你。

    陈素商拉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颜恺一愣,继而紧紧回握了她的。

    陈素商看着他的眼睛,很认真问:你相信我吗?

    信。

    那你不能走,也不能出门,就在家里。等事情解决了,我们一起去新加坡。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这是她说过最明确的话了。这么久以来,颜恺一直在等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好,我等你一起。颜恺道,你会有危险吗?

    师父会保护我。假如师父也保护不了我,我们就是真正的大难临头。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颜恺了然。

    她和颜恺说了很久的话。

    师父敲了敲客房的房门,陈素商才和颜恺松开彼此紧握的手。

    你先休息。陈素商叮嘱他。

    她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师父带着她,去了叶家。

    叶惟和袁雪尧、雪竺都在客厅坐着,每个人脸上愁云笼罩。

    长青道长让他们都到餐厅,然后在桌子上铺开了一张图纸。

    图纸是道长自己画的。

    这是改良的洛书大阵,宁先生教给我的。道长对众人道,洛书大阵,是阴阳五行术数之源,合九宫、先天八卦、后天八卦、四十五数演算星斗之术。与五为阵眼,三数通十五,能对付所有的阵法和诅咒。

    叶惟听了,沉吟了片刻:道长,如果我没有记错,在一千多年前,孔雀河道的大术士,的确是姓宁。您说的宁先生,就是他的后人吗?

    不,是他本人。道长说。

    叶惟:.......

    道长靠谱的时候不多,所以这话,叶惟听听就算了,并未真的走心。

    袁雪尧则问:阵法,可靠吗?已经失传多时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看了眼他。

    他这次说话,比上次还要流畅一点。只要他不紧张或者激动的时候,他就能跟正常人一样表达。

    他不是天生的结巴,而是从小生活的封闭环境造成的。

    可靠,这是宁先生亲自交给我的。道长说,目前只有一个问题......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完,停顿了很久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着他,他仍是不接下文,眉头微锁,似乎在考虑措辞。

    师父,您说吧。陈素商催促他,有什么问题,我们都可以解决。

    道长扫视了一眼众人,笑了下:问题就是,洛书大阵至少需要六个人守阵,而我们只有五个人。这就意味着,有个人需要承担双重的风险。不管选谁,都很不公平。

    一旁的雪竺,默默变了脸。

    她看着道长,死死握住了自己的手,才把满心的话都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关心阵法,没人看到她表情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的确很不公平。我年纪最大,我来守两个方位。叶惟道。

    不。袁雪尧道,我来吧,我体力和术法都好。

    陈素商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她既不是最有资历的,也不是术法最好的。

    在这五个人当中,她是最弱的。

    师父,是每个人都能守住两个方位吗?陈素商问,我也可以吗?

    道长点头:每个人的危险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那我们抽签吧!陈素商道,抽中了谁,就是谁。

    几个人沉默了下。

    道长替他们回答:抽签是最好的办法,让剩下的人没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叶惟和袁雪尧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雪竺有点出神。

    陈素商喊了声她:雪竺?

    雪竺有点茫然,随意道:我无所谓。

    她根本没听到众人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抽签。

    最后,是袁雪尧抽中了,他需要一个人守两个方位。

    他原本也是最合适的人,因为他的术法和体力的确是最好的,也意味着,他的危险是最小的。

    道长把事情说完,打算和陈素商回家时,雪竺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突然扑倒了道长怀里:长青,抱抱我!给力小说 "songshu566" 威信公众号,看更多好看的小说!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