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亚洲必赢252net亚洲必赢252net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布阵的地方,就在山顶,开车上去不过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道长把叶家叔侄三都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家先演算了一遍,确定方位无错,又彼此对照方位。

    “我守中宫。”长青道长说,“阿梨守艮位,雪竺守震位,雪尧离位和坤位,叶惟守乾位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有点疑惑。

    师父说,守两个方位的人很危险,可他自己守中宫,每个方位相和,都要经过中宫,中宫才是最重要的位置吧?

    她对阵法不算特别熟悉,这点疑惑,她也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怕自己班门弄斧。

    况且,这么简单的道理,叶惟和袁雪尧、雪竺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陈素商沉默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在忙碌,直到深夜。

    凌晨刚过,袁雪尧开车,把众人带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选好了地方,正好应对飞星得令的具体位置,叶惟、袁雪尧和道长开始在地上画阵法图。

    图画好了,就只需要对阵。

    雪竺站在旁边,拿着一个手电筒,视线一直落在道长身上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生怕错过了点点滴滴,视线里已经模糊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她流了满面的泪。

    待阵法快要画好了,雪竺突然靠近了陈素商:“素商,我房间桌子上有封信,是给道长的。等你回去了,记得告诉他,让他去拿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诧异:“你别说丧气话,师父说危险不大。”

    雪竺苦笑了下:“我未雨绸缪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觉得,这是个阵法,布完了他们就可以回家。

    但雪竺的话,突然打开了她心里另一个口子:万一,他们都回不去呢?

    她还没有跟她的生母和颜恺告别!

    她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最近的种种,都在挤压着她的神经,她反应都不够敏锐了,陈素商到底不太适合做个大术士。

    等这一切都结束了,她想回新加坡去,跟颜恺过点小日子。

    到时候,母亲和姑姑都在她身边,远离术士的硝烟,平平静静的。也许会跟她婆婆学做菜,将来继承她的餐厅。

    她这么想着,那边的阵法已经画好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站到了艮位。

    道长走到了她身边,把一个玉佩递给了她:“你拿好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没接:“我有一块,上次您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颜恺的那块,你拿着,回头还给他。”道长说。

    陈素商:“”

    听师父的意思,他也是不打算能活着回去吗?

    她又想起袁雪尧说过,他们半个月之后再谈

    难道,他们所有人都觉得,这次是回不去的,所以瞒着她吗?

    陈素商急忙去拉师父的手,但是道长快步避开了,往中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时间到了凌晨两点十分,还有两分钟就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众人的方位相隔,约莫都有一两分钟的路程。

    陈素商只能远远看到师父和雪竺的影子,已然是瞧不见袁雪尧和叶惟了。

    她打起了精神,却突然看到雪竺离开了震位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知缘故,就见雪竺快步冲向了中宫,道长的方位。

    道长背对着陈素商和雪竺,正在跟袁雪尧喊着什么,没有防备,被雪竺突如其来的冲击,一下子就离开了中宫。

    两点十二分,四下里漆黑,碧穹似墨绸,缀满了繁星,而手电筒的光芒,那样微弱且细微。

    “雪竺!”道长发出一声凄厉呼喊。

    陈素商从未听到过她师父用这种声音说话。

    而雪竺立定中宫,回身时,泪水沾了满脸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冷漠而决然:“飞星得令,请道长守震位。”

    陈素商感受到了变化,身后似有疾风,将她推了个踉跄。

    她急忙盘膝坐下。

    雪竺也坐下了。

    阵法一动,再去换人已经来不及了,会让其他三个都陷入危险里。

    叶惟和袁雪尧全部瞧见了。

    “道长,快守住震位!”叶惟高声喊,“改不了了,道长!”

    袁雪尧也在疾声:“道长!”

    长青道长学来的阵法,他最清楚不过了。已经催动了,飞星已经得令,再耽误下去,整个香港的诅咒都解不了,而剩下的袁雪尧、叶惟和陈素商,甚至道长和雪竺,都会被反噬,牺牲在这里。

    道长冷漠寡情,此刻心却软成了一团,眼泪浮上来,遮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急忙奔回了震位。

    这些,陈素商都不知道了,她一入阵就和外界失去了感知。

    她的四周很冷,却不像是早春山顶那种清苦的冷,而是像雪域里冻藏了千年的冷。

    这种冷,直直钻入肺腑。

    陈素商的身子和四肢很快就僵硬了。她不停念着咒语,手里的符咒和法器不肯脱离,全部跟着她苦守艮位。

    外界的声音和人,她一概听不进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和面颊很疼,寒风像刀子似的,要切开她的皮肉。

    她甚至感受到了热血从她的额头落到了唇边。

    她的四肢麻木、脏腑冰冷,肌肤被割,每一样都是酷刑,但她不敢松懈半分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、姑姑和颜恺,都在香港。

    哪怕她死了,只要能催动阵法,她也死而无憾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知自己坚持了多久。

    一开始很难熬,后来逐渐麻木,她的身体是一根木桩,稳稳戳在了艮位。

    阳光暖暖照在她身上,她的眼睫略微动了动。

    眼皮有千斤重,她艰难睁开。

    视线里一片朦胧的白。她用力眨了眨,终于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师父已经离开了他的震位,走向了中宫的雪竺。

    而雪竺,直直倒在长青道长怀里,似乎比陈素商还要僵硬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吗?”陈素商问。

    她一开口,才意识到嘴唇和舌头都没怎么动。

    袁雪尧也离开了位置。

    他朝陈素商走过来,扶住了她,把手里的水壶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一杯冰凉的水,缓缓从口中流入,陈素商打了个激灵,人终于活泛了一点。

    她艰难问袁雪尧:“成、功?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袁雪尧道,声音里却无半分喜悦。

    叶惟一直没有动,还坐在他的位置上,远远看着中宫位置的雪竺。

    陈素商这时候觉得不对劲,搀扶着袁雪尧的手要站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腿脚僵硬,浑身酸痛,好半晌才爬起来。

    她站不稳,仍需要袁雪尧搀扶着,慢慢走向了雪竺和道长。

    道长轻轻搂着雪竺。

    而雪竺的四肢和身体,仍是之前的僵硬。

    陈素商俯身,摸了摸雪竺的颈侧。

    她明明是有心理准备的,要不然她也不会去摸雪竺的脖子。可她真的摸到了,猛然抽回手,被吓到了,难以置信看着道长,又看向了袁雪尧。

    雪竺死了。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