买外围的app > 历史小说 > 冰冷少帅荒唐妻
加入书架| 投推荐票| 错误举报

正文 第1837章 自愿奉献

推荐阅读:夫君,今夜谁伺寝夺舍之停不下来邪帝狂妃:废材逆天三小姐绝色毒医:腹黑蛇王溺宠妻绝宠妖妃:邪王,太闷骚!夜天子续南明抗日之雄霸南洋

一秒记住【风♂雨÷小☆说※网 WwW.44PQ.Co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陈素商回来之后,一直在雪竺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道长和叶惟、袁雪尧在叶家的客厅坐下,三个人沉默抽烟。

    雪竺在偏厅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佣人在打电话,请人过来装殓雪竺。

    陈素商看到了雪竺写给道长的信。

    “关于洛书大阵,我很小的时候听爷爷说过。”雪竺在信里,开头这样写道。

    她那时候不过五六岁,家族有次遇到了大的危机,爷爷让几个有能力的晚辈去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当时,雪竺的父母也在。

    雪竺那段时间发疹子刚好,她父亲最疼她,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她,又因为她生病初愈,对她有求必应,把她带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还小,没人把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爷爷也没让她出去,就只是吩咐她在旁边玩,不许乱跑。

    她听到了爷爷的话,只是记得而已,没想过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提到洛书大阵的时候,她的记忆也是模糊的,爷爷说了些什么,她也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直到道长欲言又止,让她想起了爷爷当时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突然记起了爷爷的话。

    爷爷说:“守中宫的人,若没有孔雀河道老祖的本事,怕是难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雪竺的父亲自愿守中宫,母亲不同意,因为上次很危险的阵法,也是父亲去做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应该公平。

    父亲是长子,将来是族长,他有这个义务承担最大的风险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。”爷爷这样说,“你们太年轻了,进去就是个死。我这一把年纪,也该尘归尘、土归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七嘴八舌的劝。

    爷爷打断了他们。

    他很坚决,而且他术法极高。等这次危机之后,爷爷休养了整整七年,直到雪竺的父亲去世,爷爷才重新接管了袁家。

    道长的术法,和雪竺的父亲相比,可能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这就意味着,他比雪竺的祖父差太远了。

    道长当时顿了下。

    他撒了个慌,说需要有个人守两个方位,还说最少需要六个人。

    其实,洛书大阵根本没有人数的限制,而危险在中宫。

    道长没有明确说出来,意味着他不想其他人有负担,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

    雪竺从不知道什么是爱情。

    然而,那一刻她醍醐灌顶。

    她想:“我可以为了他去死,我爱他,不是少女的小心思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点出来。

    她回来之后,写好了一封信,告诉道长前因后果,以及她身为袁家的女儿,对抗袁家的诅咒,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她妹妹想要屠城,身为姐姐,她才是应该去牺牲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她让道长和众人放松了警惕。

    当阵法被催动的时候,她抓住时机,让自己到了中宫的位置。

    阵法催动四个多小时,等结束的时候,她已然成了这次阵法的祭品,只剩下毫无生机的躯壳了。

    陈素商看着这封信,眼泪一直在流。

    她一直看轻了雪竺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有力气站起身。

    她要去看看雪竺,给她整理遗容,让她漂漂亮亮的下葬。

    她的葬礼,注定不能轰轰烈烈。没人知晓她的牺牲。

    只有陈素商他们了。

    她刚下楼,却见道长和袁雪尧、叶惟急急忙忙站起身,想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陈素商跟了出去,喊住了道长:“师父,你们做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阵法可能会松动,我们要去加固,你留在家里。”道长说。

    陈素商不想留在家里。

    她会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六叔,您是主事的人,雪竺的后事您先操办,我跟着师父去。”陈素商道。

    家里是需要留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叶惟想了下,点点头。

    袁雪尧开车,几个人到了山顶,发现阵法的中宫位置在发黑。

    “这是反噬吗?”陈素商问道长。

    回答她的,却是袁雪尧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人的术法,都不是最厉害的,故而洛书大阵没有发挥出十成十的功力。

    要破掉的诅咒,在死灰复燃,甚至会吞噬这个阵法。

    再想要弄一个相似的,就不可能了,因为他们已经折了一个人,功力会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办法!”道长的表情很紧绷。

    他看向了袁雪尧。

    袁雪尧也想到了:“我来!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不行,我帮你。”道长说。

    说罢,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,利落划开了自己的掌心。

    袁雪尧不再犹豫,也划开了掌心,让鲜血一点点滴入洛书大阵的中宫。

    道长在旁边辅佐,袁雪尧不停的念咒。

    陈素商看着他们俩,又看着中宫处。黑色一层层被压下去,又一点点翻上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这里,上前握住了袁雪尧手中刀刃,也划破了掌心,鲜血滴入。

    袁雪尧表情变了下。

    陈素商则很淡然:“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以前你跟我说过袁家的天咒,我懂!继续!”

    不知是她血液的特殊,还是增加了一个人的生命力,中宫处的黑色褪得快且急,剩下的红,逐渐发亮。

    不过三分钟,阵法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几个人收回了手,分别跌坐在旁边。明明没费什么力气,他们却都像虚脱了似的。

    道长拿出一条巾帕,给了陈素商:“先包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自己,则是胡乱按住伤口。

    袁雪尧坐在陈素商旁边:“阿梨,你既然记得、天咒”

    陈素商心中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她应该很想哭的,然而这个瞬间,她一点流泪的冲动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知道阵法稳定住了,也知道诅咒被解除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让雪竺白白牺牲,也不能让诅咒害死所有人,包括我的亲人和朋友,甚至”她说到了这里,声音低了下去,后面的尾音断在了嗓子里。

    她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什么是天咒,她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他们再次回去的时候,是步行。下山的路,稍微轻松一点,三个人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了叶家。

    棺木已经运到了,灵堂也租好了。

    佣人在给雪竺整理遗容,换上她最喜欢的衣裳。

    陈素商没有去看她,她怕自己失控。

    袁雪尧则拿了药粉和纱布,要大家都处理下伤口。

    道长草草撒了药粉,裹上了纱布。

    他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袁雪尧和陈素商坐在小餐厅里,他用酒精替她擦了伤口,小心翼翼的撒药粉、包扎。

    “你额头的伤口,要不要处理一下?”袁雪尧问。

    陈素商的额头,在阵法里破了个小口子,已然结痂了。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我要去打个电话。”

相关小说:歌声飞扬之1988人生若只如初见大婚晚成:权少宠妻101次非典型萌妻凤权逆河山阿特斯纪元北有繁星,璀璨如炬闪婚甜妻:腹黑老公霸道宠